坚修大法紧随师── 用慈善与真理面对暴虐

【明慧网2002年9月26日】我是1998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之前的我是一个多种疾病缠身,一年到头被病魔摧残,曾几次想要离开人世的弱女子,丈夫为我找偏方,求名医,最终还是一个不治之症。如今我身体健康,走路一身轻。我深感到法轮大法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而且还唤醒了我的佛性。

1999年7月20日,以江罗为首的邪恶集团,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大法及大法学员。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放弃修炼,没有离开大法,时刻背诵老师的经文和学法。当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时,我知道了如何走出来讲真相。当时我用手抄写的真相资料到周边的乡村讲真相,一边用口讲,一边给人们发资料。由于不够理智,一次在外地,把资料送到了乡政府的几个不法官员手中,当场几个邪恶之徒要截住我,但我并没有害怕,说了一句:“做好人还要抓吗?”恶人说:“要是都学法轮功,干部也不需要了。”我说了一声“那当然了”就走了。过后,恶人用电话联系乡政府,后来乡政府的不法人员把我给抓了,毒打逼迫我说出是谁叫我干的。我说是自己。他们就强迫我跪在地上,五个年轻的打手用尽各种手段打骂我。我没有向他们屈服。最后他们只好把我送往派出所,非法关押了我二十多天,并强行罚了二千三百元款才放人。

去年有一天我不在家,几个恶人闯进我家,把门打破,在楼上楼下乱翻,乱砸,把我家值钱的东西抢劫一空。不甘心的恶人们在当天晚上就把我抓回乡政府,逼我骂师父,我不理,几个邪恶之徒打我、用脚踢、抓头发。当时我说:“你们把我打死,我也不会骂我师父”。乡里的邪恶之徒没办法,当晚把我送往县恐怖组织610。县“610”的手段更狠,强迫我跪在地上,两手要伸直平行,邪恶之徒脚踢电棒击,大头针往手上扎,烟头往手背烧,这样把我折磨了一天。我时刻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邪恶之徒还是没办法,最后把我送往拘留所,二十天多后我回家。

刚回家的第二天晚上,“610”几个恐怖分子因国道上出现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将我抓到办公室,强迫我跪在地上7个小时,并且几个邪恶之徒狠狠地打我。有一个暴徒说:“把手打痛了,就拿刀子来割眼皮,拿皮带来抽。”当暴徒们拿着皮带正准备打我的时候,我说:“你们打死我,我也不知道。”当时我的确放下了生死之念。暴徒们却不再打了。正如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进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几小时后我就回家了。

同修们,讲真相、救度众生就是珍惜大法、维护大法,也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