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法轮功学员特刊:看看来访者何许人也 【明慧网】

德州法轮功学员特刊:看看来访者何许人也

【明慧网2002年9月26日】本文是刊登在最近一期休斯顿法轮功学员制作的一份揭露江氏迫害法轮功真相的特刊上的文章:

最近,休斯顿记事报和CNN等新闻报导说,今年十月底,预计中国主席江XX在访问布什总统在德克萨斯州克罗福德(Crawford)附近的农场之前,会到休斯顿来。我们对这名即将来访的客人了解多少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又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

首先,他不应该被称作“总统”,尽管他自己很喜欢别人这样称呼他。一个政府的总统是人民选举产生的国家领袖。而在中国没有这样的选举程序。江是由中共元老们任命的。既然如此,我们对他的称呼应该是他的真实身份,例如:“中国共产党主席”,“中国军队首领”,“中国中央政府首领”。所以,我们应该称他为中国的“主席”或者“首领”,而绝不是“总统”。

1989年6月4日,成千上万名中国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注:说北京的市中心可能更确切)被屠杀。重载着武器弹药的坦克碾过手无寸铁的年轻学生,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道,以至北京消防部门用高压消防栓在广场清洗了三天后,空气中仍然充斥着血腥味。这段时间,当时任上海市长的江XX关闭了一家自由报社,并对支持采取和解措施的人施以软禁。这样,江获得了中共元老们的青睐,登上了中国--这一拥有12亿人口的国家的最高位置。

八年后,也就是1997年,当江在一个明媚的春天对哈佛大学的学生们微笑招手时,为民主而挺身呐喊的中国学生们正在中国的监狱里倍受艰熬,酷刑的折磨使他们如同生活在人间地狱之中。当一名西方记者质问江XX对一名20岁的女学生在狱中被五名男犯轮奸作何感想时,江毫不犹豫地答道:“她是罪有应得!”这就是江首领的真实面目。

这就是正在统治着中国的所谓“政治家”。让我们来看一看滋养他的环境和他最近的所作所为。尤其是让我们看一看有关江首领所发起和操纵的一场血腥迫害-一场对修炼和平的法轮功功法、坚定不移地遵循“真、善、忍”原则的男人、女人和儿童的残忍迫害。这是发生在一个休斯顿公民身上的真实故事。

一位休斯顿公民的真实故事:在黑名单上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美国人。我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办公室工作,开一辆97年的Geo Prism型号的车。我和我先生一起住在休斯顿一个安静的郊区。我喜欢看橄榄球,因为我先生是一名热衷棒球的球迷,我也不得不看些棒球比赛。我还喜欢阅读和烹饪。应当说,我过的是普普通通的日常生活。然而,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不好的事)三个月前发生在了我身上。我发现我被一些特工人员监视和跟踪,这些特工人员为一个外国政府工作并秘密在休斯顿活动。听起来是不是很像一部间谍小说?不幸的是这并非虚构,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我是怎么陷入这个困境的呢?你看,我喜爱炼习一个中国传统的功法,叫作法轮功。每次我炼完五套柔和的功法后,我感到我被从里到外清洗了一遍。你知道你的皮肤在冲了一个热水澡以后的感觉,是吧?那正是我炼完功后的感觉;唯一不同的是,那种感觉是来自内部的。在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我的健康有了极大的改善。此外,简单而又深奥的法轮功原理“真、善、忍”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指导我不懈努力做正确的事情。我做得有时成功,有时不够好。但总而言之,在我开始炼法轮功后,我更加喜欢现在的自己,我的朋友和家人也更加喜欢我。

当江XX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正式下令镇压法轮功时,象很多其他人一样,我认为中国政府只是犯了一个错误并会很快纠正这个局面。然而三年过去了,迫害的程度在持续加剧。已经记录下477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我们都知道消息在中国被封锁得有多么严。每一个在中国境外揭露出来的死亡案例的背后,都很可能有5个、10个,甚至更多的被迫害致死、但不为外界所知的法轮功学员。

很长时间里,我不知道我能为此做些什么。当我读到中国法轮功学员日复一日地被迫承受可怕的残酷暴行时,我经常是泪流满面,我感到我的心都要碎了。但我仍对这个情形感到无能为力和无助。当我得知江XX将在2002年6月即将访问冰岛,而且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将进行一个和平的请愿活动呼吁停止迫害时,我认为这是我做些什么的机会。我用自己的钱买了一张冰岛航空公司的机票并利用我的几天假期参加请愿活动。

6月13日,当我从休斯顿到达巴尔的摩国际机场,准备搭乘冰岛航空公司的班机飞往冰岛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我把机票和我的美国护照交给入口的工作人员。她看了一眼,然后告诉我,“你的机票被取消了。”我感到十分惊讶并问她是什么原因。她进去带了一名白发的先生出来,我想他可能是值班经理。他说我的名字在一个提供给冰岛航空公司的名单上,在名单上的人近期都不允许登上冰岛航空公司的班机。我问他是什么原因并且是否能够给我看看这个名单。他拒绝出示名单,但说不允许我登机的原因是因为江即将访问冰岛。然后他拿出一封来自冰岛政府的信,信上说法轮功学员在下个星期被禁止进入冰岛。后来,我发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并非绝无仅有。有100多名学员,包括另一名来自休斯顿的美国公民,或者被拒绝签证,或者在边境被禁止入境,或被关进一个临时的拘留所,或在欧洲和北美的很多机场被拒绝搭乘冰岛航空公司的班机。这100多名学员中包括美国公民,加拿大公民,英国公民,法国公民,瑞典公民,德国公民,香港居民,新加坡公民,日本公民和澳大利亚公民。根据冰岛媒体“The Visir”6月8日的一份报导所述,这份至今都没有公开的名单是由中国政府搜集的,并在中国主席江XX访问之前早已提供给了冰岛官员。

在冰岛之行以前,我主要是在家里或家附近的公园里炼功。我的名字从来没有作为义务联络人出现在法轮功网站或其他法轮功资料上。然而,有人认出了我,并把我列入黑名单,这很显然是在休斯顿范围内做的。他们是怎么得到我的私人信息的?还有谁被中国政府监视?他们还想在德克萨斯州做什么?

宋蕊女士
休斯顿居民

附评论:邪恶的病毒

真正令人警觉的是,这不是一个独立的事件。法轮功学员还在波士顿、芝加哥的奥黑尔机场、明尼阿波利斯、巴黎、伦敦、哥本哈根、法兰克福、斯德哥尔摩 - 世界各地被拒绝登机。很清楚,江XX的黑手已经远远延伸到中国国境以外的其它地方。这些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是发自他们内心的正义感,不惜付出自己的一切,用自己的钱和他们自己辛苦得到的假期,让世界上的人们知道正在中国发生的暴行,并请世界人民和他们一起要求江氏政权停止这场无理性的残酷迫害。这正是中国独裁者江XX最害怕的——他害怕自己的罪行在世界范围内被曝光。

作为美国公民,我们的祖先用巨大的牺牲换来的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权利是不可侵犯的,这些权利是应该受到珍惜和保护的。所发生的事很明显是中国政府在美国领土上对美国公民的权利的侵犯。他们搜集了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和他们的旅行计划,然后公开使用。在这个国家,个人的信仰应该是个人的事情。他们是怎么得到这些私人信息的 -- 他们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监听了我们的电话,偷看了我们的邮件,在我们家里和车子里放置秘密微型麦克风,对我们使用监视器,或者还有更阴险的行为?这些都是在外交特权的掩护下做的。我是一名美国出生的美国本土公民,中国领事馆因为怀疑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而拒绝发给我进入中国的签证。我是一名过着安静生活的57岁的统计分析师,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么多有关我的情况的?他们是怎么搜集到19岁的伊万.蒙太克,一名密歇根大学的一年级学生的情况的?他的名字也被列入了冰岛航空公司的黑名单。他们还在做什么?他们攻击的目标还有谁?现在,这些为邪恶工作的特工人员在世界各地践踏人们信仰自由的权利。我们怎么能让这个病毒蔓延?它到哪儿才会住手?我们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我们要携起手来,共同制止正在中国,在德州,和世界各个地方发生的迫害。请寄一张明信片或传真给您的参议员、国会议员、州议员、市长和市议会成员。请他们向世界,包括中国的主席声明,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对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的骚扰必须停止。必须立即停止。

戴安娜.罗伯茨博士
休斯顿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