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北老家讲真相

【明慧网2002年9月27日】一、因材施教讲真相

我学法轮大法,家里人因受电视中谎言宣传的欺骗,总担心我,时不时打电话让我放弃。看来他们受电视媒体的毒害够大的,在电话里又说不清楚,我决心回一趟老家,于是我带着真相光碟就上路了。

人的一生争争斗斗,年纪大了很多都落下一身病,加之现时的生活压力,所以对身体的状况越加重视、敏感。年纪一大身体有病后半生咋过,这成了现代中老年人的一大心病。我是家里的老大,近六十的人了,因家里人及亲戚都熟知我这个人过去身体不好,甚至吃米饭都不消化,严重的萎缩性胃炎、乙肝、心脏病等都是些疑难病,药也不知吃了多少,自炼功后现在三年多连一粒药都不用吃。他们这次见了我身体这么好都非常羡慕,并且他们看着我对着电风扇吹了好长时间竟没有任何不适觉得更奇,因为他们的身体个个都不能对着电风扇吹。我就此给他们讲了我学法轮大法后祛了病,净化了身体。生活上对任何事情想得开,不记得失,处处为别人着想。考虑问题的方式变了,心态就好。既然他们执著自己的身体,我也就讲多一点,举了几个师父为我净化身体的例子,他们听了很是惊奇,也相信。

在这个基础上我就讲起了江氏集团如何陷害法轮功,导演“自焚”,“傅怡彬事件”等。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里说:“现在救人也很难,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通过这样讲真相效果好得多,而且他们都有将来炼功的想法,给以后得法奠定了基础。另外根据他们信神的底线高低决定给他们讲什么,使他们更加信服,发现效果更佳。

二、清除媒体谎言

有个亲戚(他原来是街委会主任)问我:“你们发材料是谁给你们发钱”,我说没有人给我们发钱,全是自己的钱。他说:“不是说原来法轮功的头(辅导员及站长)都发钱吗?”我说根本没影儿的事,我们干什么事情都是自愿的,辅导站不存钱不存物,站长也没有人给发钱,都是诬陷。可见独裁者控制的媒体大肆造谣的宣传毒害了不少人。

三、真相渐入人心

我表妹告诉我她有个关系好的朋友,被公安分局五天内折磨致死,死时头部、脸部及身体均有伤,不让家属拍照,说是“跳楼自杀”。要不是有人偷偷打电话告诉她的家人,公安分局根本就不会通知她的家人。我表妹的家里一提起这事就非常气愤,并说现在有好多大法学员无故失踪。我表妹没有学大法,但她看过《转法轮》,并有时看到传单掉在地上她会把传单放到别人家的门里。这次她把我剩下的光碟放到了其他住户的门里。她说:“我不害怕,我怕啥。他们[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太坏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