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大法弟子在郊区法院内外正法纪实

【明慧网2002年9月3日】2002年8月28日,安徽省合肥市郊区法院非法审判了七位大法弟子。他们是中国科技大学的李传峰(博士后),李国峰(硕士),赵刚(博士),薛庭霄(博士)以及新疆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李阳,和安徽建工学院毕业、现在省轻工业设计院工作的张进,省民政厅的左其香。这次非法审判从上午8点30分开始到晚上7点30分结束,共计9个多小时。大法弟子们在法庭上体现出的金刚不动,坚如磐石,令邪恶胆寒,有力地震慑了合肥地区破坏大法的邪恶势力。这7位大法弟子整体上做的很好,无漏,邪恶找不到迫害他们的借口,更显大法在人间所体现出的慈悲与博大。以下是合肥这次开庭前后纪实:

一、法庭内外的正念之场

在开庭的前几天我们就得到开庭的消息,在开庭的前二天合肥地区大部份学员都得到集体发正念除恶的消息,有条件的可以近距离发正念。开庭前一天有几位大法弟子去了郊区法院观察场地,发真相。发现院内有五个法庭,不知在哪个法庭开庭,正在踌躇,看了有几个法院官员来检查明天开庭的准备情况,就听到其中一人说:明天人多,走廊上多放点椅子。当时确定这里就是明天开庭的场所,大法弟子们走进了法庭并在法官和公诉人的桌子上,放了真相资料。后来又仔细观察了地形位置,哪里适合放录音,哪里适合拍照?哪里可以和车上下来的大法弟子见上面?……

第二天上午7点30分左右就有人进入法院内外,有大法弟子,学员家属,还有公安特务,610代表,公检法各部门也都来了人,有的人曾多次迫害大法弟子。8点15分左右二辆警车突然出现,直接朝着昨天预测的方向开来,由于大法学员们事先有准备,在那儿等着与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打招呼,鼓励他们(这批大法弟子自去年8月被抓以来,第一次与这么多同修见面),当时警察很多,拦成人墙,就这样大家还是突破障碍大声喊大法弟子的名字,合十鼓励他们,这次开庭每个家属发三张入场券,没票不准进,有二位年轻女大法弟子跑到警察面前责问他们,你们墙上不是写着“公开,公平,公正”吗?为什么不让人进?难道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让百姓入内,为什么审判不公开?!……”

警察反复解释,说是上面有指示,并推开大法弟子,强令离开。这时开始进场,我看到有的同修虽然没票但发正念也进了场内。其实无论邪恶怎么猖狂,在大法弟子正念面前什么也不是。

开庭不到一个小时,法庭外突然骚动,在法庭内许多便衣蜂拥而出,不知发生什么了,正在这时,法庭内听到了远处传来了“普度,济世”音乐,后来整个曲子全部被放完。门外的很多大法弟子进不去都在外面发正念,为了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知道正法口诀并鼓励他们,外面的大法弟子就高喊正法口诀。结果法庭内的邪恶之徒非常紧张,胆寒,恶警开始用手机打电话求援,不一会儿来了一批警察来抓大法弟子,其中有一位在庭外的大法弟子拍照片被恶人发现,邪恶之徒强行夺走相机并曝光了底片,还要抓走这位大法弟子,这时另一名大法弟子紧紧抓住该大法弟子的手不让邪恶之徒带走她,拉扯之下惊动了610的邪恶之徒,最后他们喊来了郊区公安分局的恶警周言诚和一批便衣来抓捕大法学员。在路边群众围观指责声中,在一个6岁小女孩跟在后面哭着要妈妈的情况下,在恶警邪恶面孔暴露无遗的情况下,他们把这位女大法弟子强行拖进旁边的包河分局里。

二、“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

这次开庭,七位大法弟子的真实境界在法庭上一一展现。被非法关押一年的左其香、赵刚、李传峰、李国峰、李阳从来未屈服过邪恶的迫害和旧势力的安排,无论邪恶严刑逼供,拷打,诱供,他们从未动摇过对大法的正信,从未向邪恶低头妥协,每次提审,邪恶警察均毫无所获。

大法弟子张进在法庭上义正辞严地揭露迫害,并说在2001年8月下旬被市公安一处绑架到合肥新世纪酒店,被市局一处梁文明、罗健二恶警严刑逼供、诱供十四天,恶警从精神上折磨他,后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承认了别人说的事。他在法庭上提醒法官,这份提审材料不能作为证人证言来给大法弟子定罪。根据刑事诉讼法46条“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从而全盘否定了这份诱供证据。

大法弟子薛庭霄和妻子同样被市局一处绑架到新世纪酒店严刑逼供诱供七天七夜。在法庭上,他同样也驳回了公诉人的起诉。

公诉人上庭准备好大一堆文案,没想到现场大法弟子的全盘否定,令他们措手不及,下午开庭还换了公诉人,开庭过程中,公诉人在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场中始终处于被动状态。

大法弟子左其香在法庭上揭露在武汉被铁路公安抓捕,严刑拷打12个日日夜夜,炎热的夏天被扒光衣服让蚊子叮,用狼狗咬,几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后被邪恶用茶叶水喷醒,再审,再折磨……

大法弟子李国峰在法庭上一直堂堂正正抵制邪恶迫害。有一次,公诉人提出一个问题,他没有及时纠正公诉人,公诉人就说他态度还好,大法弟子李国峰回答公诉人:“这是对我人格的不尊重。”

大法弟子赵刚2次赴京上访,2次被抓,在法庭上也纠正了律师的辩护。那位善良的女律师本来是好意,自己私作主张,代替赵刚表态说“不炼法轮功了”,没想到,赵刚坚持原则,在最后的陈述中纠正了自己的律师这一言行,并说:“我从未说过不炼法轮功了……弄得在场的所有的律师(包括这位善良的女律师)都笑了。

新疆大法弟子李阳也是在去年2001年8月被绑架,他曾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释放后来合肥讲真相,被非法抓捕。法庭上他亮出了自己被邪恶之徒迫害时被打掉的二颗牙齿,然而每当他揭露迫害时都被法官打断。(这次开庭,法官一边倒地偏向公诉人,严重践踏了法律的公正。)

大法弟子李传峰在整个开庭中是表现最冷静、智慧的一位。被抓一年来,无论邪恶怎样迫害,他从未动摇正念。邪恶根本找不到迫害的理由,他的提审材料上总是写着“我不知道,我不想说,我不愿回答”等这类的话。法庭上每当公诉人在问到李传峰的问题时都是很快绕过去,有一次别的学员的口供上承认了自己曾和李传峰在科大的草坪上看《转法轮》一事,当公诉人问到,别人都说到你了你还有什么可争辩的,大法弟子李传峰在法庭上理智冷静地回答公诉人:“我没有参加过任何非法组织。”师父说““好人”一文话不多说明了一个理。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三、大法弟子是个整体

师父说:“你们是个整体,就象师父的功。当然你们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举个例子。就象是我的功,同时都做着各种事。有在庞大的宇宙中不断地向微观、向更高更广以巨大之势冲击的,气势非常庞大,速度非常快,超越一切时间正大穹的,有的在这种冲击过后,去消除不同层次生命的罪业,平衡生命在不同层次纵横交错的一切关系,有的同化生命、有的重新摆放着生命的位置,甚至于在生命的最微观,各个层次中都做着不同的事,有的在低处空间做,有的保护学员,有的在清理邪恶,各方面的功都在这样的做。就是说一个整体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但是无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称号。”(《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这次合肥大法弟子整体正念很强。一方面我们整体发正念清除邪恶强加给大法弟子的迫害,虽然庭也开了,但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大地削减,在开庭的前后学员们非常理智、智慧地去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揭露邪恶,真正做到了正念正行,如看地形、做真相、清场,开庭过程中法庭内外大法弟子整体近距离发正念,放喇叭,拍照片,以及大法弟子在法庭上表现的对大法的正信、正悟、坚不可摧……,都体现了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们不讲什么常人的团结,那是一种强求的表面形式,你们是修炼者,你们有更高的境界。”师父还说“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是用钱在做,这一点他们永远也比不了。”(《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在法庭内外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正行的震慑下,这次审判最后只好草草收场。七位大法弟子对“真、善、忍”宇宙大法坚不可摧的正信极大地震撼了法庭内外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使他们如此坚定地卫护自己的信仰?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使他们被非法关押一年后仍如此地坚定?在这里,我们强烈呼吁更多善良的人们来关注这件事,帮助他们获得自由;同时,我们也坚信必将有更多的世人通过这件事真正了解到法轮大法在中国正遭受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我们更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站在公理及正义一边,为早日结束这场千古奇冤而尽心尽力,为自己美好的未来奠定基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