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

向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是目前正法的当务之急

【明慧网2002年9月3日】师父说:“所以讲真相的事每个大法弟子都得重视起来,这是你们最应该全力做的最伟大的事。众生的被救度,你们自己对应的天体的圆满,都在其中。大法弟子人人要做。不放过一切机会。”(《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下面谈一谈自己在讲清真相中的一点做法,旨在与同修交流,更好地做好讲清真相的工作。

一、不放过一切机会。

我的做法是固定时间讲与随机讲结合起来。每日早晚六点发完正念后,我便到家附近人最多的地方讲上两个小时左右。其它时间便随机而讲,或街头巷尾,或菜场商店,或机关学校,或拘留所门口,或610办公室或汽车、火车上……,只要是我接触的人,我就不放过一切机会。

二、去掉怕心与急心,时时向内找。

我在批发市场与一布商讲真相,对方不接受。这时又围上来七八个人反对,我越讲他们越不接受,而且人越来越多,我处在被动局面。这时我冷静下来反思:这里人多,我担心有便衣,想早点讲完快走,是怕心导致了急心,所以才陷入被动。我又想,这些人不明真相,这里就是真有便衣,我也要慢慢地给他们解释清楚。念头一出,不到一分钟,便柳暗花明了。人群中过来一位年轻人说:“自焚在一分钟左右就将全过程拍摄下来,记者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肯定是假的。”其他人一听,噢,真是。我再讲其它的真相,全都接受了。

三、放下私心,用智慧讲清真相。

一次我去丈夫单位办事,我悟到其实是那里的人需要我救度,不能错过机会。我求师父加持,帮我创造一个讲真相的环境。中午大餐厅里有一百多人在就餐,这正是讲清真相的好机会。如何切入呢?我想起师父告诉我们“用智慧去讲清真相”,我就从丈夫对我的不理解谈起,让他们单位的人给评评理。可又一想这样做丈夫能否接受得了啊?用师父的法理衡量,这不是为私吗?丈夫一个人丢了面子,可一百多人能够得救,这不值得吗?我双手合十,先向各位致意,并说道:“各位朋友,谁都有父母妻儿,教育孩子是父母的责任,可我家孩子不听话,丈夫说孩子不听话是由于我半年不管造成的。我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只因为法轮功说句真话而被关押半年,不是我不管孩子,是他们迫害我,我没有办法管孩子。这能是我的错吗?”接着我便讲起了真相。最后说:“为了更好地教育孩子,请各位帮忙劝劝我丈夫。”这时丈夫气得拿出手机就要报警,我说:“你报吧,我等着。”一同事把住丈夫没有报成。我离开大餐厅到处级干部的小餐厅和外围的三个小餐点讲真相,在师父的呵护下,谈得都很融洽,人们听着、问着,最后都接受了。两个半小时顺利归来。

四、危难之中讲真相。

我在精神病院被非法关押期间逃出医院,流离失所,后返回家中(租的房子)。一天下午两点,当地派出所警察包围了我的住宅,执意要进屋抓人。我拒绝,他们用开锁大王一开,我就在里面反锁,同时发正念清除邪恶的物质场。这样一直僵持到次日早六点一刻。我想起师父说邪恶最怕曝光。我让儿子看着门锁,马上卷个纸喇叭坐在阳台里对着马路上的行人揭露邪恶、讲真相。我高喊:“乡亲们你们好,大家都来给评评理吧。警察执法犯法,现在就在我家门前没有任何理由撬锁,侵犯公民权利,迫害良民百姓。我是一名优秀教师,只因炼了能够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的法轮功,就遭到如此迫害。天理何在啊!”楼前的人越聚越多,有的警察也跑来听了。我喊累了,便回去休息一会儿,七点多再次揭露邪恶、讲真相。接着我进屋学法,刚读了四页,所长敲门要与我“和平谈判”。他说:“没办法,我是执行公务,核实住户。”我知道这是搪塞,没有上当。我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了他们,他们找来单位领导让我到阳台上去核实。经过二十四小时的围困,在我讲真相、揭露邪恶与同修齐发正念中(在这期间我电话通知他们),大法显出威严,另外空间的邪恶自灭。我即刻走出家门,讲真相又有了新的话题。

同修们,这宇宙的正法只有一次,对修炼者而言,千万年的等待机缘只有一次,对等待我们救度的世人又何尝不是呢?如果我们救度的是一个主、一个王,真正被救度的将是无量的众生啊!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精进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同修,抓紧慈悲救度,切莫机缘再误啊!用我们口中的利剑揭穿烂鬼的谎言,放下一切执著,迎接法正人间的早日到来。

以上为个人体悟,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