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法国绿党欧洲议员会见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法国绿党欧洲议员会见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2年9月30日】法国绿党的欧洲议员阿兰-李佩兹先生(Alain LIPIETZ)2000年12月初曾在一封给中国总理的信件中,呼吁中国就赵明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一事接受独立调查并保证中国(江氏)当局不再对和平地坚持其信仰者进行迫害。2002年9月27日,法国法轮大法协会举行记者会,感谢当年阿兰-李佩兹先生的正义之举。李佩兹先生和法轮功学员赵明均应邀出席。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记者现场采访了他们,并于次日在电台对中国大陆和巴黎大区的“法国与欧洲专栏节目”中做出了报道。录音整理如下:

记者:听众朋友,爱尔兰都柏林三圣学院计算机系的硕士生赵明曾因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国当局关押在劳教所两年。昨天赵明在巴黎向媒体讲述了他在劳教所内的经历。法国绿党的欧洲议员,曾一度是法国总统的竞选候选人的阿兰-李佩兹(Alain LIPIETZ)也前来对赵明表示支持。我们就来先听听赵明的讲述。

赵明:我一共在劳教所(被)监禁了将近两年的时间,由于国际社会多方的努力,我今年三月份释放了。我在劳教所里受到了残酷的折磨。在中国劳教所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强制洗脑,他们常用的方法有包括殴打、体罚、不让睡觉、还有电击,我经历了所有这些。有一次警察指使十个监狱里面的其他犯人殴打我,他们用拳,用膝盖撞我,击我的身体、大腿。那之后我有两个星期的时间走不了路,当时有五天就根本没法蹲大便。后来那些人跟我说是警察让他们干的,他们自己并不想这样干。按照劳教所制度他们也不应该这样做。但是他们有的人呢反而受到了奖励,提前释放了。

今年三月份我被释放之前,劳教所里有五个警察,其中包括三个科级干部,他们把我绑在一个床板上,用六根电棍同时电击我的腿、胸、胳膊、肩啊,等等。有一个警察用电棍转着圈在我胸上转,我的呼吸当时就变得特别急促,嗓子跟冒火一样。过了一段时间,我的一条腿就开始抽筋,那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至于不让睡觉,就是非常常见的事情了。在两个星期的一个连续折磨过程中,每天让我蹲着十多个小时。现在我的腿,从大腿中部往下还是很麻,感觉不太好。

在最后这次连续多根电棍的电击的过程当中--在这之前还两天没让我睡觉,我当时头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填了他们要求的那个东西。那么我也借这个机会严正声明,我所填的东西都不是我本意的体现,而是他们强行酷刑折磨的结果。

记者:赵明也讲述了中国当局在法轮功问题上造假新闻的事。

赵明:去年十一月份左右,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又采访我,采访了整整一下午。他们装得特别支持法轮功,问我怎么炼的,有什么感受,什么收获。那我就原原本本地跟他们讲我各方面的收获。

但是,一个月之前,我从布鲁塞尔那边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给我寄来的一个光盘里头看到--是一个中国制造的攻击法轮功的光盘--当时我被采访的镜头被用在这个光盘里头了。我发现里边被剪辑得上下文,我的话的上下文都不存在了,利用话外音把我的话本意完全都改变了。他们就这样造假。

记者:前来对赵明表示支持的阿兰-李佩兹接受了本台记者的专访,在回答记者的提问他及绿党为什么关注法轮功问题时,李佩兹这样回答说:

首先,欧洲议会有关注世界范围内人权状况的传统。我们希望欧洲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大市场,希望欧洲在处理国际事务中能以道德尤其是人权为准则,这是第一个原因。

此外,我是一个经济学家,所以我本人对有关世贸组织的问题很感兴趣。不尊重人权的国家加入世贸,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当(信仰),宗教权得不到尊重时,组织工会的权利就得不到尊重,环境也得不到保护。这样经济的发展就是建立在有损其他经济合作伙伴的基础上。我个人认为,只能在具有共同权利价值观的国家之间才能签订贸易协定。

最后一点,在二战期间,我父亲及其家属由于是犹太人,受到了很多迫害。所以,对于根本不影响到国家利益的私人信仰而受到迫害,这会造成什么样的痛苦,我十分清楚。如果一个国家仅是因为民众的私人信仰和个人行为而对民众进行迫害,如果对这种政府行为原谅宽容的话,这种政府就会剥夺人民的一切自由。

当记者问他打算怎样支持法轮功时,阿兰-李佩兹这样回答说:

我认为我们可以做的是,就具体的事件进行具体的干预。帮助某一个被监禁者出狱,这个办法不是说每次都灵,但是通常情况下还是有效的。

比较难以做到的是让在中国的那些法轮功学员有法律上的保障,不再受到迫害。为什么说这是较难以做到的呢?因为进行这种迫害的那些国家政权通常都有一些荒谬的因素,和荒谬作斗争是很难的。荒谬,这是不宽容的根本所在。这也使得很难在一个较短时间内对一个国家作出有效的影响。但是所有国家最终都会考虑什么是他们的根本利益。所以一定要让中国知道,中国迫害法轮功或西藏人只会给它带来不利。总有一天它会知道,如果它想继续融入世界,就必须放弃迫害这种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