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学员:“我本就应该站出来”


【明慧网2002年9月30日】97年5月我从朋友那里得到一本《转法轮》,当天用一夜读完。当时我很激动,终于找到了我多年所寻找的。我发誓:炼!从此开始了我的修炼道路。

在2001年前,我纯属个人修炼。我每天读书,炼功,平日也注意做好人,重德,行善等等。我平日也不与修炼人联系,也不知道炼功点在哪,甚至不知道在中国有一亿人炼法轮功。在99年7.20江氏集团打压开始时,我感到很奇怪。我知道法轮功好,为什么不让炼?我没有停止,仍然看书炼功。但我并没有悟到要走出来证实法,也没有看到师父的任何新经文。后来发生天安门自焚事件,方才悟到,不对啦,这背后一定有原因,可能是假的。所以在不同场合当有一些朋友问到有关天安门事件时,我就告诉他们说;“我认为是假的,炼法轮功的人不会这样做。我也炼法轮功,只想做好人,而且很理智清醒。”

2000年底我来丹麦办公司。2001年6月中旬,我终于与丹麦法轮功学员联系上了,我很激动,就像失落的孩子,找到了家。当我第一次与其他大法弟子一起炼功时,我立即感到了大法能量场的力量。

我碰到的第一大关就是走出来讲真相。当时有人告诉我大使馆前有和平请愿,问我愿否参加,我听了没有表态。我当时有一种感觉,进退两难,一方面认为应该去参加。另一方面想到中国对法轮功的态度,如果我去使馆被他们知道怎么办?回国会怎样?生意怎么办?想到此,我不知所措,爱人也极力反对。这次活动没去成。当晚,我彻夜未眠,心里头就是难受,不知道什么滋味。之后我见到这位大法弟子时说;“我没去使馆,心里总是难受,但又不知怎么办。”她建议我回去看一看师父新经文。

我从“我的一点声明”看起,不知看了几遍,突然明白我是修大法的,面对江氏对大法的迫害,我本就应该站出来。我豁然开朗,心头的压抑全部消失。其它的一切对我都不重要了。几天后,我们又要到使馆前进行和平请愿。我心里感谢师父重新给我一次机会。这件事我明白了,但我爱人没有明白。她当时又哭又闹,要死要活的一直闹到深夜。我坐在外面开始只是着急生气,后来忽然想到:我是修炼人不应争吵,应该讲明为什么去。于是我的心情平静了,她哭声也小了。我平静地对她讲:是修炼法轮功使我变了一个人。现在中国迫害法轮功,我作为一个修炼者,是其中的一员,能不闻不问吗?……

站在使馆前我心静如水,那种感觉告诉我:我早就应该来。值得高兴的是我爱人也加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从那时起,我才开始进入正法修炼。从意大利到希腊,从格林兰岛到台湾,由日内瓦到柏林我就这样一步一步在讲清真相中走了过来。

师父多次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对此我深有体会。同样是修一部法,可我在中国几年什么都没悟出来。在国外,我了解了许多同修为了护法、证实法不畏生死,他们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他们可歌可泣的壮举时时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找到了差距,开始了真正的学法。我每天至少读一讲法并且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按顺序通读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师父说过,只要你学法你就在变。果真如此,我在不知不觉中明白了许多。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进要旨二·排除干扰》)

只要是讲真相,只要是正法的事,悟到就做到。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不管炼功学法,洪法及讲真相我们都应保持一个正念,用心去做。我运用智慧分批拉开距离给国内邮寄真相光盘。寄了多少我也不知道,也许几千,我心里只有一念,坚持不懈,一定会有有缘人得救。

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发表后,我悟到要到使馆去发正念。我每天坚持到使馆发正念一小时。有一次感到像坐在天安门前直接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还有一次感觉好象在一个很大的空间场中,只知在其中,悟到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做的就是其他弟子做的,我中有他,他中有我。我是正法中的一个粒子,溶于法中。

我在丹麦是以办公司名义签的工作签证,自今年3月就到期了,我从1月底申请签证,一直没有消息,怎么办?不管,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就做应该做的。有一次使馆官员与我交谈,我想这正是给他们讲真相的机会,我正面解答他们的问题,最后他问我,你在这没有定居,不批你签证怎么办?我当时很坦然地说,没关系,批签我就在这,不批签我就回中国,对我来说都一样。他吃惊地看着我没有一句话。

我爱人在丹麦5月生了一个女孩,9月份我爱人到中国使馆为女儿申请护照。由于他们不认识我爱人,说没有问题。可当他们看到我们的文件和我的护照时,一下停住了不给办了。后来出来一位使馆官员,说不能办,没做任何解释。我几个月的女儿成了被剥夺享有国籍权的孩子的又一例。

8月7日,中国安全局在8月5日将我在大陆相关的公司查封了,将营业执照、帐务文件等,全部拿走。职员每天到单位接受他们的审查,不许与我联系。原因就是我在丹麦炼法轮功。8月11日我又得知我在中国两个合资企业也同时被查封了,审问公司的职员,公司不许汇出任何款项。如有款项进入,要汇入他们的帐号。原因是我炼法轮功并在丹麦参加了法轮功的请愿活动。我中国合作公司方面转告我说,他们有中国驻丹麦使馆提供的录像和图片,由外交部出示证明指定安全局直接办理我的事,并要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引渡回国,我直接见证了他们是如何在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

我是修炼大法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路只有师父能安排,旧势力不配考验我们。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的使命就是要助师正法救渡世人,面对邪恶的迫害我只有一念,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按师父安排的路走到底。我因法而生,随法而去,用师父的诗《如来》来结束我的发言:“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

谢谢大家。

(2002年欧洲法会发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