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才能讲好真相


【明慧网2002年9月30日】师父新经文《快讲》发表后,有的个别同修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偏激地悟法,在讲清真相中,不理智,走极端。看到经文中有“讲”字,又有“口中利剑齐放”,就理解为,师父告诉我们要用口讲,而且经文中还有一个“快”字,就极端地认为:现在到了只有用嘴快讲的时候了,从而放弃了以前发放真相资料等一些行之有效、比较成熟的做法,一门心思地“快讲”去了。

另外,师父在法中还讲了“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所以,有的同修,不分场合,或不看对象,也不管别人愿不愿听,不管如何才能让对方更好地接受,只顾自己一厢情愿地见谁跟谁讲,而且在讲的过程中,也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理智”、“智慧”、“慈悲”地去讲,或者主观地认为讲了就自然会好。

这些走极端的做法,也给其他同修在以后的讲清真相带来了很大的障碍,给大法、大法弟子的整体形象带来了不应有的损失。

还有的同修听到坏人说,发一份真相资料就判刑,心里因此而产生了怕,就想采取迂回的办法,抱着侥幸心的心理想,我用口讲,他们就抓不着把柄了。实际上带着这么不纯的念头,能讲清真相吗?抱着这么强烈的怕心,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吗?

在人间,不论你采取什么方式,也不管你认为多么安全可靠,那都是人的东西,都会受到另外空间生命的制约。另外空间的邪恶是盯着你的心态的,它是冲着你的心性而来的,所以,只要你的心态不纯、不正,它就找着它执著要迫害的借口了,结果往往你反而落得“欲速则不达”。

当然了,邪恶的迫害我们是要坚决否定的,是要坚定破除的。但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要用纯净的正念去讲清真相,同时我们在人中的言行无漏,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才能使邪恶无孔可入,才是最安全的。

师父曾谆谆告诫我们:“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们讲清真相的基点是慈悲救度众生,如果不用心,或者执著什么,结果因为自己的个人因素,反而让听者产生了反感、恐惧、厌烦等逆反心理,那其实可能起到的是破坏讲真相的作用,是对众生对自己的极不负责任。

尽管你的愿望是好的,但结果却不是好的,这样,不但没有拉近世人与大法的距离,反而将世人推离大法,适得其反。我们讲清真相不仅要注意形式、过程、数量,而更应看重的是效果。

师父还明示我们:“如果所有的华人学员都能在平时的行为中注意一些、整洁一些,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别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风范。”(《对“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请愿学员的一些讨论意见”一文的评语》)

“可是大家有的时候,由于我们自己学法跟不上,就在某些洪法与救度众生的事情上象常人一样对待,就使我们许多本来是很神圣的事情,达不到那么神圣,做不到那么好,同时呢,也使社会上的人对我们产生一些不理解。这样一来,自己提高不了,还给大法造成一些个损失。”(《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抓紧救度”是根本目的,而“快讲”也不只局限在用口讲。只要能起到“抓紧救度”的作用,都应采用。

其实用口讲清真相不是个简单的事情,不是想当然的,不是我用嘴把自己想说的话讲完了,就算讲清了。

在讲清真相之前,自己心里要清楚众生存在哪些迷惑和误解,而且在讲的过程中,正念要强,思路要清晰,深入浅出,要因势利导,以自己的“理智”、“智慧”、“慈悲”打动对方的心,使其内心发生改变,生起对大法师父、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正念,只有这样,才能收到“抓紧救度快讲”的效果。

以上仅为个人在目前阶段的浅显认识,不正之处,请同修们慈悲归正圆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