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真相歌


【明慧网2002年9月5日】

花费您一点时光
请您来了解真相
人生之路这一瞬
可使未来变顺畅

二十年前见到台湾同胞
大大吃惊他们花钱的大方
十年前到了美国
才看到他们是多么的富强

回想我们这一代人
当初却是白梦一场
真以为别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豪言壮语地要将他们解放

到底是谁如此的歹毒心肠
让老百姓上这样的当
打土豪分田地
刚一解放地就给了党

大炼钢铁亩产万斤
三千万百姓死于饥荒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五十万右派送入牢房

文革号角一声响
全国处处成屠场
国家主席冤死班房
三千万生命枉死于疯狂

终于盼来了改革开放
原以为咱百姓有了希望
谁知道坦克车开进了天安门广场
最可爱的人的子弹射进了学生们的胸膛

阴险小人摇身一变高高在上
不懂装懂外行领导内行
捧我者昌批我者亡
假、恶、暴横行看谁敢声张

从此贪官们更加疯狂
无数国家财产卷入私囊
工人大哥纷纷下岗
农民弟兄背井离乡

追金钱把宝贵的道德扔在一旁
笑贫不笑娼全国一片黄
假话假货假药假新闻
毒品毒药毒米毒思想

幼童玩耍掉入浅水坑
活活淹死时竟有上百人观望
孤女闹街受恶徒凌辱
众人围观如看免费闹剧一场

我亲爱的乡亲父老啊
是谁把人们变的如此麻木沦丧
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啊
这样下去还有什么希望

如此乱世更显大法威德
法轮大法洪传于人间天上
谆谆教导人们遵循宇宙特性真、善、忍
无边佛光荡尽迷雾照亮众生心房

伟大佛法“闻者寻之,得者喜之”
短短七年大法弟子已过七千万
多少人从此不再迷茫
勇猛精进大步走在返本归真的大道上

修炼者道德回归重德行善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做到无私无我
佛恩浩荡救度天下苍生
真修者无不前后判若两人

吸毒浪子终于迷途知返
暴虐之徒变得温文和善
婆媳相敬众邻称赞
夫妻和睦合家平安

黄、赌、毒一点不沾
名、利、情全部看淡
身居要职者一文不贪
穷困的下岗者乐于为政府分忧解难

瘫痪十六年炼功不久就能站
半辈子的驼背如今挺直了腰杆
多少身患绝症者恢复了健康
千千万万老病患告别了药罐

光是医药费就为国家省了每年千亿千万
更不要说修炼者道德提升后社会风气的好转
如此高德大法于民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
当政者本应该大大提倡以安定动荡的社会

谁料到当权者妒忌心中烧
一夜间把无数学员投入监牢
开动国内国外全部宣传机器
铺天盖地对法轮功中伤造谣

区区几万元稿费被诬陷为敛财
普通公寓房说成是豪宅
精神病患者杀了人电视上给法轮功学员栽赃
无端的自杀案件被报纸利用对修炼人诽谤

九九年七月多少学员穿过黄河跨过长江
骑车走过漫漫沙漠赤脚趟过泥泞的沼泽
上百万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公民
千辛万苦冒死上京告诉政府法轮功无罪
可叹是那窃国小人独霸朝政权比法律大
恶警对学员精神洗脑肉体折磨双管齐下
在恶魔的指示下多少公安警察人性全无
竟然在天安门伪造自焚编造谎言害众生
成千学员被活活打死政府竟然不了了之
数十万修炼人被非法判刑入狱回家无门

我亲爱的父老乡亲啊
请您千万要明白这些真相
真心修真善忍的人中没有坏人
推行假恶暴的邪恶之首才是真正的罪人

也请你静下心来问一问
为什么九九年以前没听说过什么自杀自焚
为什么公安把法轮功的书全部没收
为什么不让人做好人

为什么把人投入监狱还说学员不顾家庭
为什么一人炼功当局株连九族反诬人不要亲情
为什么当局只敢口头传达“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密令
为什么法庭不准学员有辩护律师而偷偷对学员判刑

还想告诉您以下情况
法轮功已在五十多个国家洪传
光在美国就获得六百多个各级政府褒奖
法轮功创始人两次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我亲爱的父老乡亲啊
请您花一点点时间回想
几十年来每次被欺骗
哪一次到头来不是百姓遭殃

我那苦难深重的民族多灾多难的同胞啊
心存真善忍会善有善报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
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

花费了您的一点时光
真心希望您明白了真相
把法轮大法好记在心中
从此您的人生道路会越来越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