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黄秀超受迫害的事实──来自加拿大的儿子的呼唤


【明慧网2002年9月7日】我母亲黄秀超今年是六十六岁的老人了,在今年春节前(2002年2月6日)被中国广东省遂溪县公安局抓走,被遂溪公安局关押近五个月。今年六月十号遂溪法院在亲属不在场、不知情的情况下,判我母亲四年徒刑(和我妈同时被判的另一位43岁的女学员也长达3年6个月)。过了上诉期后,在六月二十八号法院才通知我的家人,期间我弟去看她时,看到她的眼角有出血,很憔悴。

我母亲是在99年720期间学法修炼。她的瘦弱多病的身体得益于修炼大法而有极大的变化。当时由于我父亲的身体不好,我介绍我父亲炼法轮功。我父亲在家里看了《转法轮》,但是不会炼动作,就在7-20开始的前几天,我就把我父母接到我家里住,一是为了休养,同时教给我父亲炼功的动作。99年720期间,电视天天连续播放对法轮大法的诬蔑宣传,制造恐怖的局面,我母亲就在这样的环境里也看完了《转法轮》,并学会五套功法。7-20镇压开始后,我家里的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由于我是4-25前两个月学会炼功,这样的恐怖面前我的压力很大,我父母在我家里学法炼功压力也很大,不得已我把他们送回湛江的家里。我父母就这样在我家里一个月的时间里学会炼功的动作,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在湛江家里,我的父亲由于对真相不了解,在家庭生活压力和政治压力下停止了修炼大法,而我母亲还在坚持修炼大法。我母亲文化不高,勉强看懂书中的字,她的身体虚弱矮小,在家里还得带孙子,做饭做家务,店里的活还得帮忙,全家为了生活一天忙到晚。家里是用租来的房子做生意和居住,条件不是很好。我母亲经常是晚上十一、十二点才能休息, 为了学法炼功她得早早在四点钟左右起床,早上七点多她得准备做家里的早餐,快七十岁的她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修炼。

母亲以前脾气和身体不太好。是法轮大法把我妈改变过来了,一炼功她的脾气开始好转,身体开始变好,修炼法轮功给她的身体和精神带来的一切使得她对大法深信不疑。她有时问我“为什么我老是改的不够好呢?” 她在想怎样才能变成更好、更好的人,更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的人。有一次她说,她跟别人说法轮功,别人怎么都不听,她说,法轮功叫别人做真善忍的好人,别人点了点头。她在试着告诉别人大法好。由于从上压下来的政治压力,老人家她感到压力很大,我记得我约在出国前两个月,见到她时,她的眼睛里有眼泪,带着血丝,在这样大的压力下她在难受,这么好的功法,她告诉亲人大法好,告诉儿女大法好,还遭到儿女的误解。她常说,我不会讲话,不会说话,她在为此焦急,怎样才能让别人知道法轮功的真实的情况呢,知道法轮大法好呢?她就这样学着做讲真相的事。我母亲一直是安分守己的人,胆子小,我很了解她,她以前的脾气不好,但她心底那份善良,对生活苦难的默默承受的意志一直令我骄傲。

当我知道我那胆子小的母亲因为贴介绍法轮大法的真相材料被抓时,我很吃惊,冷静下来我为她那份勇气而高兴,接着更为她的安全担忧,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残酷折磨,被打,被折磨致死,她那瘦弱的单薄的身体行吗,我会不会失去我的母亲? 同时我也在担心与我母亲同时被抓的另一位43岁的法轮功学员梁景秀,谁能帮她呢?

我母亲年纪大了,需要照顾。她一生吃了太多太多的苦,大法给她带来快乐,带来在苦中快乐地活下去的力量、信心和勇气,大法使得她身体健康,大法使得她改变她以前不好的脾气,然而却因为她为大法说公道话,告诉人们大法好而被抓,被判刑。

妈妈,我一定要救您!身在囹圉中的您,您能听到在加拿大的儿子的呼唤吗?

在加拿大有那么多善良的人,善良人的力量是巨大的,听到我的呼救的加拿大人民一定会向您伸出援手,您的苦难将不再延续。我坚信与您一同承受苦难的梁景秀的苦难也不会延续,成千上万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苦难也不会再延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