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开平劳教所和高阳劳教所遭受的野蛮摧残

【明慧网2002年9月8日】

各位亲友:

你们好!几年来我屡遭迫害,也牵动了各位亲朋好友的心。现在我虽然流离在外,但在几年的磨练中,我已能平静的对待这一切,你们每天被江氏谎言所笼罩,此时能否明辨是非,关系到你们的未来,这也是我最忧心的。所以我想把我的亲身经历讲给你们,希望能使你们三思。

98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在几年的修炼中我努力的按照《转法轮》书中的要求,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更高尚的人。自修炼大法以后,我不再怨声连天,变得宽宏大度,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然而一年后江XX独裁政权开始打压信仰真善忍的群众。使我原本幸福安宁的小家从此不再安宁。单位、公安三天两头找我逼迫我写“保证”、写“认识”,不写就被送到洗脑班。在说话无门的情况下,为了表达我的心声,我于2000年7月份只身一人来到天安门前炼功。同年十月份我被公安带走,被迫离开还未断奶的孩子,开始了做梦也想不到的不见天日的牢狱生活。


在这里我目睹了邪恶集团对大法弟子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劳教所对于坚定的不放弃信仰的修炼者实行严密监控:用减刑的方式来利诱普通劳教犯迫害大法弟子,利用他们大骂大法弟子,不允许大法弟子之间说话,严密控制我们与外界的联系,不给我们纸笔,私自扣押我们的申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几次给人大等部门写血书申诉冤情,但都被劳教所给私自销毁了。

2001年1月份以来,压抑已久的百余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并提出“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等要求。2001年1月16日、18日开平劳教所对我们实行了两次惨无人道的迫害。1月16日中午,劳教所徐(许)所长亲自带领一群男恶警闯进女子中队三中队,12班的大法弟子首先被他们带上手铐拖出,当时我们看到后高呼“不许迫害大法弟子”。一帮恶警蜂拥而至,把原本就狭窄的宿舍挤得满满的,暖瓶被踢得劈啪爆裂,水桶被踢倒,水洒了满地。大法弟子逯桂娥首先被恶警强行拖至菜园口附近,时值严冬身着棉裤,但她的内裤都被磨出了几个洞,几个男恶警先嬉戏着将她抬起又使劲礅到地上,来回很多次,又左右开弓打了她很多耳光,然后一个叫王学礼的恶警将其两臂反吊后绑在树上,那种姿势无法描述,致使她几个月后胳膊还时常疼痛。事后,该大法弟子将磨露的衣裤给队长周俊明看时,她们紧急将衣服抢走,以免事情败露。接着,我们相继被拖出。当天菜园里,操场上吊满了大法弟子。严冬,夜里十分寒冷,有十几位大法弟子被吊了一宿。

第二天,劳教所不顾多数大法弟子都在绝食,开始了每天7、8小时的强制军训,其中有一位63岁的老太太有高血压,已经绝食10余天,也未幸免。1月18日,大法弟子郝建玲被吊到操场树上,大法弟子付伟平及同班的大法弟子站出来问因由,却被恶警王学礼带着几个男恶警摔倒在地,连踢带打,并一个个地被带进屋里用电棍电,郝建玲被他们用三根电棍电,致使满脸形成大水泡,头发大量脱落,神智模糊,之后她被单独关进一间屋里。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在这期间,郝建玲的家人被拒绝探视。付伟平被他们电得嘴唇肿起很高,致使不能进食,被打得解不出小便,腿、脚走路困难。在劳教所里江氏集团的流氓面目尽显无遗。2001年1月份一位叫齐玉娜(音)的大法弟子因炼功被恶警王学礼用电棍把她电得猝死,心跳、呼吸骤停,恶警们慌忙将齐送到劳教所医院抢救。齐在苏醒过程中听到王学礼说:“她要过去,我可得进班房了。”站在一边的闫红利(此恶警已遭恶报出车祸)说:“没事儿,我给你作假证,说她心脏病发作。”

2000年5月底,开平女子中队将大批坚定的大法弟子转入男子中队,开始了更加严密的强化管理。这里的主管恶警闫红利不顾多数大法弟子已绝食近一个月,身体虚弱,每天强迫我们走队列,我们站那稍休息一会,只要她看到便会强迫我们继续走。我们班十余名大法弟子转到男队后继续绝食。一次灌注浓盐水后全班连拉带吐。李艳香被插管后腹痛难忍,在我们一再要求下,狱医才带其去医院检查,狱医与医院大夫狼狈为奸,检查结果说是“正常”,但李艳香回来后,仍然腹痛,有时痛得大汗淋漓,直至第二天才缓解。第二天我们全体拒绝灌食,并向他们讲明强迫灌食的危险性。他们不予理睬,闫红利领着一群普教犯将我们一个一个地拖出按在椅子上强行灌食,以后每天如此。劳教所每天让两个男犯人给我们插管,他们根本不懂医术和卫生。一次性的硬塑料管插完这个插那个,有时管子上还带着刚被插完的血丝……

2001年6月份我和几位的同修被调到高阳劳教所,在路上就听说那里是河北省最残忍的地方。刚到那里便感觉到那的阴森恐怖。几个恶警领着普教犯勒令我们脱光了衣服搜身,并把被子拆得乱七八糟。晚上劳教所里热闹非凡,他们虚伪地组织联欢,“欢迎”我们几个从唐山转过来的大法学员。在我们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时,第二天晚上我们便被置于恐怖之中,当晚雷电交加,大雨滂沱。我们几个新转过来的大法弟子被他们带到大门口,五大队的杨大队长(男)、王大队长(女)、李教导(男)等亲自带领一帮打手,男恶警手里拎着长电棍带着一帮女恶警,把我们一个一个带到小屋里。有的被逼迫骂我们师父,有的被强迫写“保证书”,不骂不写他们便用电棍电,由于我已绝食一个月,身体虚弱,他们便恐吓让我吃饭以便实施迫害。我识破了他们的伎俩,没有被他们所动,最终经过艰苦的一百多天的绝食,在家里亲人的帮助下被获准保外就医。高阳劳教所经常用残忍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那些恶警兜儿里总是揣着急救药,一旦把大法弟子电的猝死过去,便塞上一片。一个大法弟子因为声明“悔过书”作废,便被他们用手铐铐到操场的地环儿上,白天在大太阳地儿上晒,晚上蚊虫叮咬,就这样铐了7天7夜。这里大法弟子每天要干重体力活,背沙袋,并时常被强迫在大太阳地儿上晒!在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每天早晨5点起床,夜里12点才让睡觉,每天强迫听诽谤大法的材料,动辄便会遭受打骂!这里随时都有被迫害致死的可能,我知道在那里我不放弃修炼将会遭受什么样的折磨,所以我只能绝食!这就是他们在电视上宣传的所谓的“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其实是“腥风血雨的摧残” 。

已经三年了,血腥般的残酷镇压在中国还在继续。就像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一样,法轮功的修炼者被关押、囚禁,多少个象我一样的大法弟子被迫离开家人;多少个孩子失去了母亲;多少个家庭被恶人们迫害得家破人亡。反过来他们却编造一些谎言蒙骗群众,说我们不顾家庭,这不是典型的强盗逻辑吗?就象6.4学潮一样,XX党收买了一些地痞把部队的军用车焚烧,他们借口说学生闹事、焚烧汽车且有一位士兵被烧死,便开始对大学生们进行残酷的屠杀。我虽然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但常听老人们谈起,所以也略知一二。那时候不也是搞的群众斗群众,甚至搞什么“划清界限”跟家里人决裂、否则就被株连,历史的教训够深刻的了,“今天的人们会有很强的分辨能力,过去他们有过信仰、有过失落,有过盲目崇拜也有过经验教训。”“今天经历过各种各样政治运动的人们,叫其随便就相信什么这可能吗?”“其实搞政治的人所宣扬的迷信,那不是迷信,而是一顶政治帽子与政治口号,是专门在打击别人时所用的政治专词,大帽子一旦扣上就和科学对立起来了,就可以大打出手了。”大法弟子们就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就被江XX秘密下令“打死算自杀”。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国政府的政治流氓头子为首的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功民众以来,上亿的人被无辜地迫害,十几万人被送进监狱与劳教所和精神病院,上千的人被迫害致死,而且这种迫害还在继续着。

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向各国政府及人民讲述着中国发生的这一切,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了解到了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的这场迫害真相。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在谴责这一切非人恶行!今年3月份长春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切入有线电视8个频道同时播放真相纪录片:法轮大法洪传世界、自焚真相等,插播时间50分钟左右。这一举动使江罗震怒,靠谎言维持的家伙怎能敢让老百姓看到真相。于是又下密令“杀无赦”。随后长春抓了近千名大法弟子,近几个月又有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恶人们已经失去了理智、近于疯狂,但是迫害终究不会长久!他们用钱在做事、用谎言在维持;而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用心在做,用我们坚定的正信正念开创一条反迫害、讲清真相的路!由于迫害的升级,邪恶再一次要抓我回劳教所,我不得离开刚刚相聚在一起的家人,再一次离开幼子……

现在世人都在冷静的思考这一切,在狱中有的普通劳教犯也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因为她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希望我的亲朋好友能够重新审视这一切,不再受谎言的愚弄,心中永记真善忍,让自己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此致

大法弟子
2002年8月25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