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所至、金石为开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这是我给一位艺术家朋友讲真相的故事。

认识的一位朋友平时在外州做生意,每年有两、三次来纽约和这里的朋友一起过节。未曾相识之前,听其他朋友讲过此人是颇有造诣的艺术家,且为人风趣。见到时才发现,原来这位艺术家的形像与我在现实中或是屏幕上看到过的艺术家完全不一样。聊天时听这位朋友提到,他曾在一部电影中演领班的狱卒。我当时心想:可能整个剧组里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角色了。

这位艺术家历经人生中的大起大落,深知处世之道,对朋友行侠仗义,却又是为了达到目地什么都有可能做,看上去对自己的艺术成就满不在意,实质上却因这些成就而颇为自负。我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向他讲真相。

有了一颗要讲真相的心,讲真相的机会总是有。在和朋友聊天时,话题时不时的会转到法轮功上来,我也不失时机的澄清一些事实真相。我发现,刚开始时这位朋友还能听進去一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总是和我抬杠,我说的话也不再接受。原来是他认识的另一位学员对他讲了一句:「炼法轮功吧,可以提高你的境界。」简单的几个字却令他非常生气,甚至可以说是恼怒,因为伤了他的自尊心。

这位朋友又一次来纽约休假时,正赶上我们准备举办《正法之路》图片展。展出之前,这些图片暂时放在我家客厅。因为这位朋友的日程安排,无法参加图片展,我就借着朋友来访的机会,一边把图片给他看,一边根据照片向他讲述着大法在国内的洪传、大法遭受迫害前中国对法轮功的肯定和支持、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迫害的残酷和世界各地的褒奖,……

我发现,在讲解图片时,我是那么的专注,心无杂念,就是在向一个不了解法轮功的人讲真相、讲真相。不知道我们用了多长时间浏览了这百余幅的图片,而这位朋友竟是一改平日滔滔不绝的习惯,变的非常平静,间断的问一些问题,我一一做了回答,每次听了我的回答,他都会仔细想想,然后点点头。当我被问到江××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时,心想:跟他说邪恶势力他也听不懂呀。于是说了几个他能听的懂的原因。没想到,这位朋友听了我的回答后,低头想了想,对我说:「你的回答说服不了我。」我心里很是吃惊。我在回答他所有别的问题时都讲的是心里的话,我用真诚回答他的问题,而唯独回答这个问题时没用我心里面的话。我心里真正想回答的话是:因为江××被宇宙中的邪恶势力操纵所为。但由于担心这位朋友不理解,照搬了其他同修的一些看上去常人能听的懂的答案。

想了想,我再一次用我的真诚与朋友交流:「我刚才讲的是别人的答案,给你做个参考。我也很想问一问江××他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其实,有机会的话,你自己看一看《转法轮》这本书,你会自己找到答案的。」他听了,点点头:「嗯,有道理。」

在图片讲解接近尾声时,这位朋友转过身来对我说:「你看,象你这样,你懂法轮功,可我不懂啊,象你这样好好告诉我,多好。」还说:「虽然我不能去参加画展,可我觉的,你们的画展一定会受到欢迎的,一定会办的不错。」在那一刻,我从那张写满沧桑的脸上看到了祥和,从那双自认为看透了世态炎凉的眼睛里看到了善良;在那一刻,我被眼前活生生的例子所震撼,深深体会到「善」的力量;在那一刻,我和身边的一切都沐浴在佛光之中。

事后,妈妈告诉我:这位朋友临走前,向妈妈借了本《转法轮》。

为了不再被抱怨说我不关心朋友,我尽量抽出时间打电话问候一下。在电话中得知,这位艺术家朋友把自焚真相告诉他在当地的中国客人,他打电话给在中国的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老友时,劝告老朋友不要跟着形势走,不好。后来,老朋友告诉他:已经主动申请调离了新闻部,做娱乐节目去了。

前几天,听到这位朋友在电话中说:《转法轮》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觉的书中讲的前后矛盾的时候就看不下去了。我知道他的自尊心很强,比一般的人更不能碰,就告诉他:我认识的一些人开始看书时也有过同样的感受,看过几遍之后,发现原来是自己当初理解错了。他想了想说:「这倒是有可能。」接着听他讲到,他们当地的一名法轮功学员由于言行上一时没有体谅别人,结果使得一位对法轮功很感兴趣的美国人产生了反感,跑到这位艺术家那儿去抱怨。这位艺术家开导他的美国朋友说:那你也不能说法轮功不好啊!你能说一个基督徒做错了事,你就去指责耶稣吗?

真相讲的好,不仅可以让世人充份了解法轮功真相,知道了真相的人还会尽自己的一份正义的力量,甚至可以帮助挽回不必要的损失。

给这位艺术家朋友讲真相的经历让我体会到真诚的威力。当我的心里有一杆秤,把人的相貌、年龄、地位、背景作为砝码去讲真相时,起不到让人了解真相的效果,因为人是改变不了人的;当我的心里什么都没有,将我的「真诚」全心呈献时,我讲的话都能被接受,因为当我纯净到成为法中一粒子时,就会体现出大法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