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批评,向内找和看清旧势力: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明慧网2003年1月1日】(一)接受批评

最近很多学员觉得我在和其他学员的交往中显得傲慢,爱指挥人。我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方式说话。纵使我的观点不错或悟得挺好,可是因为我不考虑他人,而且太强调自己的观点,就使得别人很难接受我的意见。有一位学员说我经常有一些好主意,但没人愿意响应,而同一个主意被别人提出来后,大家就会一起合作把它完成。

我的这种举动恰恰破坏了我原本想要做的事。最近,我们当地的西人学员试图改善我们西人的修炼环境。每当我想分享我的理解或试图朝某个方向引导或调动学员时,我最终总是冒犯他们。原因是我说话时总是带有很强的情绪,把自己的理解看得很重要。当我觉得某事很紧迫和重要时,就总是把那种情绪强加在他们身上,结果就冒犯了他们,使他们干脆远离了集体环境。事实上,这破坏了我想帮助改善集体环境的初衷。师父说:“首先要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不要有在学员之上的心。”(师父经文《如何辅导》)当我真能做到的时候,我觉得他们是我的同修而不是一群听我指挥的人。然后,我就能看到大法在强有力地圆融着我们的环境。

我曾经认为那些离开集体修炼环境的学员是那些跟不上正法进程的人,而且那是他们的问题。我的态度是“有些人可以做好,有些人就不行。” 最近,一个曾经离开的学员又回来了,她告诉我们她为什么离开和为什么回来。她说的话好像是在泛泛地批评一些人,但是她讲话的时候眼睛总是直接看着我。

从表面上看,我认为我是在为大法和同修们服务,但实际上我是在试图从我对大法的理解中得到满足。尽管看起来我不象是在满足我人这边的利益,但我看到虽然我是从修炼中悟到的,可我还是在用一颗人心在追求。我为自己悟到的东西而激动,并用情来对待大法和正法。

我执著于自己的东西,甚至在自己的心里“淘汰”那些没达到要求的学员。我的举动就如同旧势力一员的所为。

(二)向内找

最近我在修炼中有了一次重大突破。我可以看到我修炼中的许多缺点和一些主要的漏和变异。当我悟到的时候,它们看起来很大。我可以看清我过去某个阶段的修炼。当我看到这许多缺点和这些缺点所造成的问题时,我内心翻滚,简直难以承受,整个人就象一壶愤怒的滚水。我竭力不向妈妈发火,只是发正念清除内心不良的愤怒情绪。这起了作用,使我平静了下来。

一次独自出门在外,我不知不觉开始了反思。我从一个不同的角度不断看到自己的缺点和问题。阵阵痛楚的感觉不断涌上心头。我知道我是在突破又一个层次,有那种感觉是正常的。我们在前进的路上往回(下)看时,可以看到我们过去的不足,但是这并不能缓解我内心的痛楚,因为这一次痛苦的根本原因是我为自己曾容许旧势力利用我的执著干扰师父正法而感到深深懊悔。

我看的只是我修炼过程的一个片断。我把它看作是我修炼的某个“周期”。我把它叫做“周期”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多次经历过同样的事情,亦即我修炼过程中反复出现过的修炼状态。例如:我的情绪、观念和欲望在周期开始可能是很强烈和污秽,慢慢变得不那么肮脏了,然而变得越来越淡,直至消失。在周期结尾我总是在修炼中得到突破,悟到新的东西。然后第二天清晨醒来或一阵小睡之后,又感觉自己回到了周期开始的地方,从新来过。

开车的时候,我过去经历过的许多周期历历在目,我那伤透的心又变成一壶愤怒的滚水。当我看到旧势力在修炼过程中随时乘虚而入,多少次利用我的缺点来干扰时,一切是那么清楚和令人沮丧。这不仅让我心碎,让我哭泣,更让我感到愤怒,我开始捶打着方向盘来缓解痛楚和沮丧。

事实上当时我很情绪化,甚至有点极端。但是不论如何我还是觉得这是旧势力的一个安排。后来我冷静了下来,可以用一种更平衡的眼光看问题,但还是觉得这个“周期”是我无法控制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很失望我还是在这个状态中徘徊。在过去,我会被动地接受这个“周期”,把它作为“我修炼成一个神的过程”,但是我不能再这样看待了。

(三)看清旧势力

我悟到,我们人的一面是用来使我们能待在这里,参与正法和救度众生的,而不是给旧势力伺机利用来干扰的。

我以前和旧势力有过多次对话,但是几乎千篇一律。有一次,我和其他两个学员在驾车去中领馆发正念的途中,我们被一部车从后边撞了。我们没有人受伤,也没有人心动。对方受了伤,我们还照料了他们。救护车把受伤的人拉走了,我们在原地等了一个多小时。当学员同处理事故的警察办完了所有手续后,已经是晚上6点11分了,发正念的时间刚好结束。当时我的驾照8个月前过期,我因此得了一张300元的罚单。

我马上对旧势力说它们太坏了。它们不承认。我说你们就是坏。它们说,她在修炼中有不足,我们必须给她指出来,她的修炼是为无数生命负责。我迅速审视这一观点,差点儿同意了。然后我对它们说,你们干扰了三个学员去中领馆清除邪恶,这才是你们真正害怕的地方,你们无法隐瞒。你们的所为干扰了正法,这就是错的。它们无话可说。所以它们是试图挽救在中领馆的一些邪恶,使它们免受消灭并继续胡作非为。

这真的让我感到愤怒,因为旧势力利用学员做得不好的地方或修炼过程中人的东西来干扰正法。

师父说过,“我早就告诉他们不要这样做。任何生命,别说人,再高的生命,只要他是宇宙中的生命,我在正法中都能从本质上、生命的本源上、构成他生命的一切因素上把他纠正过来,去掉不纯,改变过来。”(《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那么我现在从我个人遇到的所有这些困难中悟到的是,每次发生对正法不利或企图干扰我或其他学员的事情时必须保持清醒,必须十分清醒地知道一点也不能接受旧势力的所有这些安排。我认为这个原则是不可动摇和正确的,然后我正告旧势力这一点。

同时,不接受他们的干扰或安排还不够,因为师父说过不承认他们,“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建议》)

当我开始准备这篇发言稿时,我停止打字,闭上眼,告诉旧势力我根本就不承认它们。立刻我觉得自己处于一种空的状态。我有点害怕。我该相信什么?经过短时间的不适后,我想到了师父,然后变得更害怕了。我马上告诉师父我完全相信他,其余的什么也没有。在这一刻,我感觉到功贯通我的身体,空的空间充满了明亮的功,我在天目里看到一个闪闪发光的中文字。我不认识这个字,所以马上写了下来。

后来有位学员告诉我那是生死的“生”字。后来我悟到这是我的一个新开端。

悟到我必须信师父,这听起来不象一个修了四年的学员在正法最后时期的应有的悟。在认识到要彻底否认旧势力后,我发现自己漂浮在空的状态并有点害怕,老实说是因为我一开始不知道该信什么。在发掘内心后,我看到了原因。

我的正信从来没有这么纯正过。当我最初读法和看师父九讲录象时,我就感到完全有道理,自自然然地就接受了。我总是告诉别人就算我不信,他也是宇宙大法;就算我不信,他也是真理。师父就在这个世界,他的书就在我的手中。一切都是那么清晰。

师父讲了法后,我只需要去实践这个原理并看到他的威力。如果我未明白,我会等到我明白为止。但是我从来没有盲目地信,因为我从来没有感觉到盲目。但是当我处于空的状态的时候,我看到我对师父的正信有一点迟疑。但是一旦我坚定了我的正信之后,我就焕然一新。

看起来从根本上我对自己融入大法充满了正信,但是我付出全部努力或更多还是不够。当我漂浮在空的状态里时,我看得最清楚。虽然我可以作出正确的行动,那也只是我,那也只是空空的我。但是怀着对师父的毫无条件的信,我得到了新生,变成了宇宙中一个新的生命。我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