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的吊绑、电击和洗脑无法改变大法弟子的正信

【明慧网2003年1月1日】2002年8月男干警进入七队,无理要求大法弟子背什么《劳教人员守则》内容有“认罪认错”,和对大法攻击的言论,如果不背马上就强制去小号,双手用手铐反手铐住吊起来,用透明胶带封住嘴,用电棍不停的电。

大法弟子朱纯荣50多岁,被恶警折磨两天两夜,晚上坐在铁椅子上,不许睡觉。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只要坚持不按恶警的要求去做,面临的就是绑吊、电棍电、铁椅子,这些大法弟子只因坚持自己的正信,就被邪恶没完没了的折磨,接下去就是强行写三书,即是所谓的“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在万家300多名大法弟子除极少部分人外(几十人),几乎都经历这野蛮的迫害过程,不写三书就是绑吊。

有一位姓申的大法弟子,不写三书被恶警用手铐反手铐住吊了起来,用水往身上浇湿,然后用电棍电,5-6名刑事犯毒打小申,他们是用来专门毒打大法弟子的,小申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被放下来后就休克了。

大法弟子郝佩杰也是被绑吊后,5-6刑事犯毒打她,被打的眼底充血,脸打青,过后很长时间行走都非常困难,腿被电棍电起了大泡,过后化脓。

在三楼集训队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一句话说的不符合恶警的要求,便是拉出去毒打。8月以来每天从早到晚强行看电视录像,内容都是99年7月20日以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编造的谎言,邪恶之徒明知道是假的还是在自欺欺人,用这种强行往脑子里灌的办法,想达到改变人心的目的,真是妄想。这样持续到了11月中旬,一天齐队长给大家发考试卷,有三种选择的题:1、内容有攻击大法;2、大法好;3、不清楚。让打对勾。之前告诉大家要说心里话,结果大法弟子几乎全部答出了心里话。

男管教看后非常狂躁,提问为什么这么写,有一位大法弟子说这不是你们叫我们写的心里话吗?管教听后毫无办法,开始迫害,有的罚站,晚上很晚不让睡觉,白天坐小凳上不让动,手放在膝盖上。腰挺直,用这种强制想改变人心的想法只是恶警的痴心妄想。气急败坏的恶警说:“几个月来,天天看录像,写认识,这不是全都白忙吗?全都反弹了,最后否定了三书。”我们修炼是在做好人,只为一句真心话,不该迫害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真修向善没有错,往哪里去转化呢?最后连万家所自己都否定了三书,到期不放,还要答题,写认识。现在万家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很难,3天一次考试,写真话马上就迫害你,在你无法承受的情况下还要重新答卷,写保证书,下次答题按邪恶之徒的无理要求做,但是无论他们采取什么办法,是无法改变人心的,这些他们自己也知道,有一次谈话中赵科长自己都说:“如果不强制,十年也不可能转化。”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最好的见证,6-7年的修炼过程,不是靠谎言与假象所能欺骗得了的,大法已深入人心,任何办法都无法改变,这就是真理的力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