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美好的家

【明慧网2003年1月1日】尊敬的师父好,精进的同修大家好:

我叫林恺馨,今年45岁,家住澎湖,得法至今三年多。第一年得法,以单纯、宁静的心精进学法,效果是好的,每每读到某段法了解了内涵,心里的升华感,实是笔墨难以形容。那种从生命最微观向外扩散的美好感觉,常常忘了周遭的一切,每个细胞活力十足地溶于法中。那一段日子打下了在法中坚实的基础,成为后来正法中做的更好的有利条件。前年法会在征稿,没想发表心得;平日在网站写修炼文章,是因修到那有所体悟,而随笔就写,但要刻意写自己修炼历程似乎不那么起劲。修炼后大法一直改变着我,看事情的角度就更不一样了。举个例说,以前人家赞美你的衣服好漂亮!我会说:真的吗?谢谢你!现在我会将这份荣耀归于设计师,想想他听到这话时的高兴。充其量不过是我把它穿的得体,在适合的场,合适的搭配,将衣服的风格特色穿出来而已。而自己在大法中助师正法,做着大法中的事,这一切不也是师尊给予的吗,没有师尊,没有法,那千万年的等待仍是空,因为天体大穹不能纯净,生命不能归正,是无意义的。因此深刻体会《洪吟》中的“做而不求——常居道中。”那个内涵。一件事做完了,不一定得让人知道是你做的,或觉得你了不起。自己亦不觉得做了什么,无须被肯定、被认同,那是真正无求的境界。因此要写一篇自己的修炼心得实是不知从何着笔,走过了,也就过了,回过头看看真的没有什么!今年又在征稿,更没想要写,只想听听同修们精彩的修炼史。仔细思量,发觉最近每日除确保学法、发正念的质量、炼功及上班外,下了班忙完家事后,一坐在电脑前就是三五小时,在网上讲清真相每每忘了时间总到深夜。经常在修炼中有所体悟,却苦无时间成文。向内找,其实是有点懒、有点求安逸,不想动脑花时间,就觉得赶快上网讲真相较重要,好像有点顾此失彼。却忘了写文章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也是静下心来好好看自己的过程,唯有不断向内找,不断发现未去的执著去掉它,在圆满的路上才能走的更好,才更对得起师尊,对得起殷殷企盼的众生。另一方面这也是证实法的一个方式,几经思量就写了这篇修炼心得,其中定有多处不足,请同修慈悲包容并指正。

三年多前在4.25中南海事件中,无意中在媒体看到了美国纽约某处公园内有一批人静静的、闭着眼在炼功,虽只有几秒钟的画面,可却像插头插了电般震撼着我,镜头中无声的宁静、祥和,像世外桃源般的吸引住我。于是开始打听,因身处小岛资讯缺乏,只能请台北同学打听。一星期过去了毫无音讯,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现在想来一切都是缘,都是安排好的。就在急的不行时,一天,先生兴奋的告诉我:有了,找到了,每周六在中正纪念堂有人在炼功。我二话不说,买了机票到台北借宿同学家。隔日到炼功点去,就这样开启了我的修炼路程。那一日点上只有三人,闭着眼没搭理我;心想,一趟路来,隔日就回,无论如何也要炼炼,跟着抱轮,不想一抱震撼无限。之后炼静功,所出的现象更让自己惊喜的久久不已。心里直嚷着:找到了,真的找到了。得法后才知道,想修正法的那一念一出,炼功当下师父法身即为我净化身体,并且下法轮。证实了师父说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地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地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转法轮》)因此想修炼的那一念多珍贵呀!过去20年在心灵的提升中寻寻觅觅,接触许多法门,东闯西奔,总感觉不是自己最终所要找的,因此苦苦等待追寻,总修不出高层境界来。而今,短短一小时半却体悟满满,全身能量流打开了,那当下感觉与宇宙相通。炼完功后还知有本指导心性修炼的大法《转法轮》,心中更是兴奋感动无比,就这样找到了多生无数劫等待的性命双修的宇宙大法。

从小生命总在边缘徘徊,体弱多病,也过了几个生死关。得法前身体虽无绝症,但器官好似无一完好。生了二女后,更是折磨得不成人形。失眠十四年,百日咳十四年,头痛、心脏痛,因生产的尿失禁、子宫长瘤、肝脏有黑点,最痛苦难耐的是颈椎及腰椎每月固定发作一次,处于完全不能动弹的状态;那时人生是黑白的。从小心灵的苦更多,父母离异,亲人暴力相向,毫无亲情可言。一切的苦从小就承受着。可这些都打不倒我,每次过不去时,总觉得身后有人看顾着我。得法后才知师父早就管着的。现在修炼后的我,不但无病一身轻,气色好,皮肤光亮亮的。睡眠时间减少了一半。一段时间没见的朋友一定会说:你怎么更年轻了?以前先生总数落我,三百六十五天没一天是好的。现在这句话早早消失已久。想来这一切都在证实大法呀!

修炼后,消病业,高兴地承受,身体上的苦咬咬牙就过去了。慢慢地病业没了。心性关开始一个接一个来,有时苦到刨心挖骨,但等过去后回头看看却不免笑自己,有什么吗?怎当时就那么难过呀!这也证实人在生命长河中积攒了多少执著,每一个执著在修炼中都得挖出,去掉,因此用常人方式显现就是关、就是难,承受起来,每个当下就觉得苦,而当那个执著去掉了,修炼者却在其中升华了!有时觉得自己越精进,层次要更提高时,师父管的更严,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马上就现时点化,必须随时保持严肃的心对待修炼过程,时刻向内找,哪怕别人来撞击你,当下你不觉得是那样,也都得先承受再向内找。由最初的伤心、难过到可以表面忍着勉强接受,到坦然不动、心平气和再到化彼此的矛盾于祥和,再到善意地理解,那是一条缓慢、辛苦的历程;也唯有走过,才体悟什么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什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而这一切都是在《转法轮》一书所揭示的法理中所证悟的。这是一部真正引人实修、度人离苦的宇宙大法呀!

师父在《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说:“其实不管怎么样,无论一个生命他在常人社会中承受多大的痛苦,我告诉大家,和你们圆满了以后的果位相比,不成比例,真的不成比例!大家想一想,过去一个修炼的人经过一生的修炼,甚至于几生的修炼,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像一场梦。”我深切的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承受的,是师父给的,我的承受太少太少了,不算什么的,只有更精进,尽快修好自己才能报答师恩于万一。

正法中自己一直留心跟上正法进程,每个阶段被安排了该做什么事总会有同修来提醒。在明慧网中每看到同修可歌可泣的正法事迹,经常落泪。感叹自己在如此安逸的环境下再不好好助师正法,好好救度众生,实是有愧师尊为我如此诸多付出。记得当师父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明慧网发表那天,我打开电脑,兴奋地看着新经文,看着看着,看到了法中揭示的真相不禁痛哭失声,其中那一段:“正法弟子不能走过正法时期是没有下一次修炼机会的,因为历史上已经给了你们一切最好的,今天在个人修炼中几乎没吃什么苦,而你们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业也没叫你们自己承受,同时以最快的方式给你们提高着层次,保留你们过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层次中又给你们补充更好的,修炼中一直都给予你们每一境界中最伟大的一切,圆满后将使你们回到你们最高境界的位置”。看到这,心中对师父伟大的给予,及真正体会什么是度人的内涵,流下了深刻、感恩的眼泪,久久,久久……。因此每当自己不自觉安逸、松懈、偷懒时,就想起师父说:“而且从正法以后宇宙的整体时间都是被推快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前,一天是过去的一秒钟。现在还在不断地加快,目前的一年大约是过去的一秒钟,这还是平均数,而且还在加快。”(《北美巡回讲法》)想到这,我还能求安逸、放松自己吗?还有多少众生待救呀!

此次美国休士顿正法之行,在当下也是个放下生死的考验。在得知须有美国签证的同修支援时,是当日早上十点多,只有几分钟的思考时间。那几分钟内想到了邪恶无所不用其极地迫害大法弟子,想到了正法中需要你时,你在哪?想到是否还在维护常人什么?当下什么都没考虑了,尽管有金钱关的问题,但随即参与正法的强烈念头打败了一切。每一次克服了常人的困难走了出去,就像一次的决裂人,就像一次放下生死,每一次参予的过程,就是一次去执著的过程。记起师父在《路》中说:“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当下毅然决定参予此次如此紧急之休士顿正法行,当日下午我们澎湖四位同修,紧急请假搭机前往美国。想起师父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当一个修炼人在一个没有邪恶场的环境中谈能放下生死,就像在我们今天这样正的场中你谈放下生死,说起来非常轻松,因为没有任何压力。如果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布满了邪恶因素的环境里面,你再去证实法,敢于走出来揭露邪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中,虽然它非常邪恶,可是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也很难得呢?真的很难得。过了这个时期,那么也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国内的同修每每用生命捍卫法,他们是真正做到了放下生死,他们真正的做到了宇宙的保卫者同时为宇宙正的因素负责。自己的一点点参予又如何相比呀!在休士顿那几日,在恶劣的天候中,感受邪恶的猖狂,正邪分秒的较量,大法弟子密集、近距离的发正念除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那一刻忘了安逸、丢了私心、少了执著,一颗纯净的心与师父与同修们除恶、正法。

去休士顿之前,每日密集发正念及学法,尽量做到了质与量的要求。事后证实平日的基础在至关重要时刻会考核与检验自身状况的好坏。平时做的好可确保在每场宇宙正邪较量中的能力。每场战役在人的这面会感到累、疲倦,这时正念的足与不足就很重要。平日的静心学法及对师父、对法的正信,更是时刻考验着大法弟子。

常常觉得自己太幸福了,在大法中修炼,又有师父管着,看上去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但我深刻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段时间,慈悲、伟大的师父让众弟子参予是在法正人间前给弟子建立威德的机会。同修们切莫失去这伟大的机缘呀!

以上是我修炼中粗浅的体会,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