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修炼过程中的一些超常现象


【明慧网2003年1月12日】

(一)飞旋的法轮

1999年2月12日,那是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一天,我决定要修炼法轮大法了!早上起来后,一看天色很黑,路上行人也很少。我很害怕。我想师父的法身一定会保护我的。我终于鼓起勇气走出家门。到炼功点上,当我做到头前抱轮时,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另外空间,一瞬间功就炼完了。做腹前抱轮时,我的天目开了,我看见大法轮在旋转着,同一时刻我小腹部位的法轮也在转着,由于法轮旋转得太猛烈,我站不稳了,同修扶着我才没有倒下。这以后,只要我炼功静下来时,我就可以看到旋转的法轮,各种颜色都有。

一天晚上,我和两个女同修学完法后回寝室。经过一个公园时(这个公园很不安全),我们都有些害怕。我鼓励她们俩,我说:有师父法身保护不会有事的。当我进公园门时,我就看到我的右前方一个大法轮在旋转着跟着我们一起往前走,一直到出公园门,就看不见了。

(二) 学法的重要

我试着背书,一次当我背完一段法,我看到我左侧的胳膊,微观中是无数的星系,一瞬间都同化法了。

每当我看书很静的时候,我就能看到书中有五彩缤纷亮点飘到我的身上。有时速度很慢也很真切,我似乎都能触及到他。

(三)发正念

一位同修没有承受住刑讯逼供,把我出卖了。我尽量的帮助他发正念。一次,我看到他的体系中无量的众生都在给我跪着,恳求我。

当我发正念定下来时,我的元神就离体了,不断地往上飞,我体系中同化法的空间也在不断向外扩展。

(四)正法的殊胜

我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我很坚定的一念是:我知道我有什么漏洞被你们抓来,但是我有漏洞也决不允许你们迫害我,我是师父的弟子。当所长审问我时,我静静地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所以我一点也不害怕。这样我始终占据上风,他也老实了,不再审问我了。

我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加上亲属与家人的不理解、未婚夫的背叛和一些同修的误解与传言,我已身心憔悴到了极点。我真感到修炼如此的艰难。一个哥哥告诉我,有个地区很需要我。我当时状态非常不好,我甚至都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怎样继续修下去。我想到了我的责任与使命,几天后我决定要去那里。就在我坐在车上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天上无数的神、天兵还有天将一起簇拥着我,为我助威。表面上看似很平淡的一件正法事,而在另外空间却是如此的殊胜和伟大。真很难用言语来表达这伟大的正法!

妹妹在邪恶的魔难发生后接触大法的。那一年她17岁,还是贪玩的年龄。我向她弘法。书看到第二讲时,她对我说:“姐姐,我的前额感觉到发紧,我看到卍字符了,睁着眼也可以看到。”我第一次教她炼第五套功法时,她的动作不标准,我就帮她纠正。炼完功她严肃地告诉我:“姐姐,我炼功时你不要碰我。我本来都飞走了,轻飘飘地,你一碰我的身体,我又回来了,……我看见我站在卍字符上往上飞。”我只有一个录音机,她炼完静功后,我再炼。待我炼完静功后,妹妹高兴地对我说:“姐姐,我看到你的功柱了,绿颜色的,和头一样粗。”她兴奋地比划着。又接着说:“我的功柱是紫颜色的,一直到天上,没有你的高。你的可高了,再往上我就看不到有多高了,看不到头。”到了晚上,妹妹在炼功,我在一旁静静地看书。炼完功后,妹妹问我:“姐姐,你看到了吗?”我疑惑地问:“看到什么?我看不到。”她接着说:“我看到菩萨了,她在屋里,那么多的手。她看着我想对我说话,但没说。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让我好好炼功。后来,她又带着我往上飞。”

夜里,妹妹跑到我的房间,搂着我害怕的说:“姐姐,我看见两只红眼睛,看着我呢,我害怕。”安慰她一番后,平静下来了。早上起来,炼完功后。妹妹说:“我一炼功就能看见莲花池,我穿着粉色的裙子,头发可长了,到小腿了。菩萨领着我往上飞,我昨天看到的眼睛是兔子的眼睛,我抱着它一起往上飞。”过年时,再去妹妹家,我佩带着法轮章,妹妹一见到法轮章就说,我看到师父的法身了,法轮章上法轮是旋转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