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关于正法弟子应如何面对家庭的个人看法


【明慧网2003年1月12日】有两件事促使我写这篇文章。第一件事:2002年夏天的一次法会上,有几个同修发言中都谈到家庭方面的障碍。有一个同修参加这次法会就是无奈编了个其它理由出来的,所以到点就得走。由于还有人有类似状态,主持人明知大家还有体会切磋,也得适时休会。

第二件事:前几天听一个同修说,某女同修又要《精进要旨(二)》来了,刚刚新给她的那本又让家人收走了,咋处理的还不知道。这个同修从看守所出来后,不敢当着家人的面儿学法炼功,更不用说出去讲真相了。后来见面时,我曾指出问题不在对方而在自己,她也认识到这一点。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突破这个状态,反而连大法书籍都没有保住。没了,就再要,这也太不严肃了,我和那个给她经文的同修心里都很难受。同修们慈悲,看她还要修就帮她,可我想到,如果总是不能学法、同化法、证实法、铲除邪恶、助师正法,作为真正的正法弟子,这法又总是任其得任其失,是不是连给她法的我们都对法不严肃、不珍惜、不敬了呢?这法得的真是太容易了!没有法,哪有正法弟子的一切,正法弟子要用生命保护法,不能保护法的还是正法弟子吗?

由此二事,联想自身在家庭中的一些经历,认识到: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如何面对家庭,是不能回避的问题。很多不为人知的生活细节和很多隐蔽很深的执著,都在家庭这里表现,因而家庭也是邪恶最易钻空子干扰破坏的地方。其问题表现得更隐蔽、复杂、不易察觉。没有正念或正念不足,真是很难突破。做正法的事时用人的观念、办法在家庭中周旋,是人的行为,往往是这个麻烦过去了,那个麻烦还会来。其原因是我们有的同修有时只注重在外讲真相救度众生,却忽视了家里这一块。在家里只要你不干扰我学法、炼功、发正念就行,有阻力就去克服(也许是人的办法,也许是发正念)。这实质是在被动应付,消极承受,任其邪恶干扰迫害。不是正法弟子应有的状态。这就无异于任邪恶在身边得到滋养寄生并对自己对别的同修和世人去做坏事。我们助师正法,是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怎么能忽视我们的身边呢?真正的正法弟子,应该主动地积极地在家庭中“正一切不正的”,救度家庭成员及对应的庞大天体,铲除隐藏于此的一切邪恶,这不是为自己开创环境,而是就应该这样做。

通过学法实修,我还体会到,在家庭的复杂环境中,确实还有我们个人提高的因素含在其中。所以出了问题首先要找自己,心性上是否有问题。提高就在除恶的过程之中。

以下是我的几点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们切磋。

一、首先要问自己,有没有怕?能不能堂堂正正地做到不怕。

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去掉最后的执著》)“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以切身体验深刻理解了师父的这两段话。家庭中的一些干扰,很多是因为我们自己有这样、那样的怕心。2001年有一次我下班后,先办了一些有关正法的事情,在途中我就先想了,回家后,家人又得埋怨不按时下班,又不打电话。结果,回家后果然如此。也就是这以后,我认识到了,怕心是产生魔难的根源,就不再怕了,结果这以后再也没有类似魔难。

举一反三,我做其它正法的事,也首先去掉怕,就是堂堂正正地去做,结果没有干扰。如全球大法弟子夜间十二点发正念,我为保证时间,一般十二点前不睡觉,学法、写文章或做其他事。一开始我就没有怕家人反对的想法,结果一直都顺利。倒是有时几次自己放松了,中途睡着了,引起家人指责。接下来有一段时间我有了迁就常人的想法,结果就出来反对行为了。我坚定正念后,又恢复了十二点前不睡觉的生活规律。

这样的例子很多,总之,我体会到一句话:当前,你有怕心,邪恶就有了迫害你的借口,所以你怕什么就来什么。所以家里一出现干扰,首先要问自己,有没有怕心?能不能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做到不怕。

二、不为肉眼所见迷惑,始终保持正法弟子清醒的头脑

不能突破家庭阻力的同修,往往把家人的干扰当成人本身的干扰,每遇麻烦就埋怨家人如何如何不好,心不正,脾气坏,业力大等等。师父说:“大家知道这场迫害当中,有许多学员认识不清,把它当作是一种常人对人的一种迫害。实际上这场迫害完全是旧势力安排的对大法弟子前所未有的邪恶考验,而被其利用的邪恶生命不叫其知道真相,它们真的在破坏。”(《北美巡回讲法》)过去我们不清醒,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里讲明了,我们应该清醒了吧,可事实上有的同修一遇到矛盾就又当成人对人的是非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体会到,原因是我们至今有时还被肉眼所见迷惑,认为肉眼看到的都是真的,而看不见背后的真相。关于这双肉眼,师父在《转法轮》中也给我们讲得明明白白:“恰恰我们人有了这个物质空间的这双眼睛之后,就能给人制造这样一种假象:让人看不见。”(《转法轮》)“掉到这里边来之后,给你创造了这双眼睛,不让你看到其它的空间,看不到物质的真相”(《转法轮》)。出了问题的同修,没有用师父讲的法改变自己的观念,而是执著于人,走不出人,因此,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思维方式、习惯,时刻在阻碍其突破眼前假象看到真相。

能不能突破肉眼所见,这是人神之差,突不破就走不出人。能突破肉眼所见,就突破了现实这个迷的空间。这才会清醒地认识自己是神,才能运用师父给予的一切神通除恶正法。正法进程到了今天,我们应该是神的思维看待一切了,时时刻刻都应是这样。不是这种状态的时候,就是人在想事、做事,就会被邪恶钻空子。

三、面对家庭干扰,必须跳出个人修炼的圈子,清醒地知道自己是正法弟子。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个同修来家里谈体会,谈到如何对待身体上的病业反映时,不止一次说出“舒舒服服就想长功呢”这句话,我当时就指出了问题的所在。记得还有同修在遇到什么家庭的、外边的什么麻烦时,也说:这关过得好或不好等话。通过我的切身体会认识到:这正是我们在思维中自觉不自觉地还停在个人修炼状态呀,同时,也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我想,如果我们现在把来自家庭中的阻力都认为舒舒服服不能长功而当关过,那自然是消极承受了。旧势力迫害你可就有借口了。(明慧网发过很多这方面的认识文章,这里就不再重复谈了。)而且我还看到,家庭干扰的表现形式还不只是表现为某个家人本身的种种干扰,其形式各种各样。如某家庭成员突然有病,突然遇麻烦事、久不来往的亲朋突然来访或办事,甚至家庭某设备突然损坏,出现故障或丢失等等,如果你都当个人修炼中的关去过,那就会浪费你很多时间和精力,影响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的大事。由于我跳出个人修炼状态,时刻保持正法弟子清醒的头脑,及时识破邪恶的各种干扰破坏形式,及时发正念,有效地排除了各种干扰。一些发生的事情都超常地有了变化。有一次,我家电饭锅出现故障,红灯(煮饭)亮一下就变成绿灯(保温)状态,怎么查也无故障,就是不正常工作了。家人说明天拿某处去修。我悟到是干扰,就把锅端到书房里,插上电,眼睛看着它怎样由红灯变绿灯,谁知它不变了,一直到饭熟才跳出绿灯,直到现在还正常工作。这件事也使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为什么一开始就没有想到是干扰呢?结果耽误了我两天时间。邪恶干扰就是钻你这个“没想到”啊!这件事总算用正念排除了,如果按常人思维走,拿出去修理,那还得耽误更多时间,正中邪恶下怀。

面对家庭干扰,如果我们停留在个人修炼状态,就会被邪恶钻空子,承受不该承受的。反之,如果头脑清醒,正念很足,很多事也不会发生,你也不会有那么多麻烦。

四、修炼人不能混同于常人。

师父说:“我在法中告诉你们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从未说要符合什么常人。和常人一样那还是修炼的人了吗?”(《去掉最后的执著》)对于师父讲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不同层次有不同的认识和行为,我这里要说的是,我们有的同修,往往是以符合常人状态为借口掩盖着自己的符合常人。其表现为:在家中,常人的事是第一位的,而正法的事,是忙里偷闲,插常人和常人事务的空儿,躲躲闪闪为之。

我们每一个同修,是因为修大法而使身心发生本质改变的,我们的变化,第一个能看到也受益的就是自己的家人。那我们应该理所当然地在家中把有关正法的事摆在重要位置,能不能做到,这里有我们个人提高的因素,也是一个不断正念清除邪恶物质干扰的过程。

我想每个同修都有体会,从修炼开始后,有很多不符合炼功人心性标准的事我们都不做了,这是同化法的过程,家人一开始可能不理解,但后来看到我们越来越好的实质后就认可了。事实是我们越做得好,常人越赞赏、钦佩,因为他们在我们身上看到了大法的正。可在这个过程中,哪一步不是我们正法正念突破常人,同化大法的过程呢?只要我们心立足正法而不是符合常人的水平,常人心就动不了我们。

在整个修炼过程中,凡是不符合炼功人心性标准的事情,我都明明白白地告诉家人,这事我不能做,不符合法轮大法对我的要求。特别是在正法修炼过程中,也明明白白地告诉家人,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外出和同修联系等这些事是我必须做的,不能动摇的。有人找我就得出去,我想出去也得出去。结果家人不再干涉,有些事情还给予支持。我真的深刻体会到了师父说的正念的威力。这里事关我们自己的心不能正念对待法、正念对待自己的问题。

在家中为别人好、不混同于常人,还体现在我主动地向家人讲真相,经常讲,在讲的过程中清除家人头脑中对大法的一些误解及其他不好的思想。同时,也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因素。家人对大法、大法弟子的看法、态度在改变,有些问题得到解决,有些观念正在受到冲击。如:“法轮功好就在家炼,还上北京、上外边发传单干啥呀?”、“善恶有报,报啥了,坏人还在坏呀?”、“说法轮功好,能咋的,有福报,报啥了?啥时候报啊?”、“咋炼都行,没有钱能吃饭吗?能生活吗?”等等。随着这些问题的解决,家人的言行也在变化。表现如:协助向亲人讲真相,参与帮助做一些正法的事等。

当然和家人讲真相,要注意方法。和家人朝夕相处,说话机会多,有些话可随时结合生活话题,有时一两句,有时正式讲,见机行事。涉及到法理上,不宜讲得太高,只说他能理解接受得了的东西,这要掌握尺度。

五、无私无我的本性反映在一言一行,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座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丰碑。

在这里我只讲两个真实的故事。

其一:前不久,甲同修(女)在街上碰到乙、丙同修(女)。互相交流中,乙、丙二人说每天看四讲多书,而甲因给儿媳带孩子时间受影响看不了那么多。乙、丙同修指责甲说:都什么时候了,时间这么紧,你咋还给儿媳带孩子啊!这两个同修还告诉甲:不要往外送真相传单(为了安全),就用嘴说。甲回去后很闹心,因为带孩子确实占她很多时间,影响看书,她反复斗争,最后和自己的亲生女儿(不修炼)商量说:“不给你嫂子带孩子了,影响看书。”女儿一听急了“那还了得,那咱家不得翻天啊?我抽时间来帮帮你,省你点时间看书。”几天后,甲同修和我见面交流时说了此事和心中的苦恼。我表示不同意乙、丙二同修的意见,正谈我对法的认识时,乙、丙又来了,话题自然很快又扯到带孩子的问题。乙、丙又帮助甲,其中一人分析说:“你想啊,你天体里多少众生都在等着学法呀?为了她一个孩子影响多少众生得法呀?”这句话可令甲同修无话可说。我发言时还是坚持我的意见,特别针对这句话说:“如果她因为没时间看书突然不给儿媳带孩子,儿媳肯定不满意,儿子也不满意,儿媳会和自己的家人、亲朋好友、同事说老婆婆因炼法轮功不带孩子,那些人会对法轮功什么看法呀?如果他们对大法产生不好的念头儿,那这些人对应着多少庞大的天体呀?那又是多少众生呀?”当天,甲同修认识到:孩子还得带,关键是自己在法上怎么看这个问题。而乙、丙二同修还是坚持己见。

回去之后,我对乙、丙同修的言行真是想了很久。在带孩子这件事上的态度,反映了她们的一个“私”。没有为大法考虑,没有为普度众生考虑。实质是为了个人的圆满而学法。她们也说为自己庞大天体的众生而学法,可是学法而不同化法,不能真正放下自我,做到无私无我,自己对应的庞大天体的众生能够得法吗?能够得救吗?

就在我写下这几句话之前,我方才想到:为什么我看到这件事情,我是不是也存在这个问题?我检查了我的言行,我已觉察到了隐蔽很深的“私”。我在正法中一言一行,所作所为,是发自内心地完全为众生得度,还是为自己在法中不至于被落下?我做到无私无我了吗?我已感受到了自己的差距。

其二:几天前,我又见到两位同修(夫妻),他们在交流中告诉我:二儿媳前几天发自内心地对男同修说:“爸呀,我妈变化可太大了,这回我彻底信了!”他们让她看《转法轮》,她一天之内一口气看了一遍。这个女同修原患类风湿,久治不愈,有两个儿媳。修大法后,心性升华,顽症消除。她和丈夫尽心尽力为儿媳们带孩子。就说这个二儿媳的孩子吧,由小带到现在已经上学,还在带,全面服务,供吃、住、接送上、下学。儿媳打心眼满意。最近二儿媳还在班上夸赞婆婆修大法后的巨大变化。紧随正法进程,事情越来越多了,他们没有因带孩子这事影响学法、炼功、发正念、外出讲真相。女同修最近还写了一篇文章,谈救度世人就是无私无我的体会。他们在交流中说:“我们就是尽心尽力地为她们带好孩子,让她们放心工作,无后顾之忧,让他们在我们身上看到大法的好。处处体现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

那天我去看他们,正赶上两个儿子儿媳都一齐回来了,不请自到,说是要和他们一起过团圆年。

师父说:“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如果我们一边讲真相救众生,又一边不能在言行中体现大法弟子应有的善,我们的家人甚至就因为对我们的一些言行不满而气恨地说了对大法不好的话,那不是自己在抵消自己讲真相的作用吗?

如果我们的一言一行,处处为别人着想,为大法着想,都体现出无私无我,每天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那我们每个正法弟子都是一座人们天天摸得着、看得见的证实大法、体现真相的丰碑。我们“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也三言两语》)企图在背后操控世人的邪恶和它们制造的一切谎言都会不攻自破。我们的家人及亲朋好友都会从心里明白大法好、迫害邪恶。这时候,正法弟子的家庭才是一个正法弟子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