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回到正法中来


【明慧网2003年1月12日】我是99年1月份得法的。99年7.20以后单位让写不炼功的“保证”,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就顺从了,在此声明所写、所说的一律作废。同年11月份就下岗了,因当时没有在法上好好悟一悟,下岗后就不修了。2001年7月份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回到正法中来了。我为耽误这两年时间而懊悔,回到大法中之前时已是百病缠身了,有严重的妇科病、颈椎增生、肩周炎、胆肝都不好、高血压、冠心病、脑梗塞、植物神经紊乱等。每年医药费要花去几千元钱,家里经济也空虚了,我爱人也整天愁眉不展。就在我最困难的时刻,我回到大法中来了,是师父救了我及我的全家。这样一个使人心向善,做一个好人,对政府及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江氏集团却要打压诬陷,我当弟子的就应该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回到正法中来后,我意识到应该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众生(我现已退休,退前在医院工作)。我可以接触一些患者,每一位患者都是我讲清真相的对象,用我亲身的经历讲:大法教人做好人,使我身心健康,电视全是一些骗人的谎话。我的经历很有说服力。

2001年12月18日晚7:30分左右派出所、保卫科、电视台一伙十多人拿着录像机闯进同修家,我们当时在炼功门也没有锁。进屋不由分说把同修家翻了个底朝天,给我们录了像,翻了几本大法书,录音机,录音带,不干胶等等。然后把我们带到派出所,理由是“扰乱社会治安”。我们跟他们讲真相,善恶有报是天理,师父教我们做最好的好人,他们无言对答。第二天我与一同修被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所接触的犯人也是我讲真相的对象。有一名送往南方的犯人,在看守所暂关几天,我跟她讲真相和做人的道理。她当时就说:“大姐,如果我早认识你,我就不会犯这个错误了。”我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出来好好修炼吧!她说:“谢谢大姐。”我临走那天早上,她把她的金耳环、手表都要给我,让我出去后给她家送去。我说:“你别给我,这里有你十几年的朋友,你给她吧!咱们才接触几天。”她说:“大姐,我谁也信不着,我就相信你了,拜托你了。”没有办法,我只好接过来,我知道她相信的是大法。这样我被关了10天回来了。出来后我直接到她家,把东西交给她姐姐,她姐姐感动的热泪盈眶,说:“你真是个好人。”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好人。”这样我又回到正法中来了,讲真相,发传单、贴标语……。

2002年4月9日,早5:30分,派出所片警敲门,当时我还没有起床。我问他什么事,他骗我说谈一谈,我说“要谈就在这谈,我不跟你走”。他一看没有办法,又把王恶警叫来,王气急败坏的硬拉我上车。7:30分我被第二次送进看守所,在途中我问他们上哪去,他们不敢讲实话。到了看守所,才告诉我教养一年,没有什么理由,只是说上次的事没完,他们对大法弟子不讲法律。他们当时说没车送,将我暂关看守所。我深知是师父在保护弟子。进去后我开始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在那里是人间地狱,受到了非人的待遇。看守所狱医非常恶毒,他让5、6个犯人强行灌食,而且还放很多很多的盐,还恶狠狠的说:“看她们还说不说话,让她们喝。”我当时只能吃四两的饭,他们一灌就是1斤多,灌完后有一种象随时都有胀破的感觉,呼吸都困难。恶毒的狱医反而还说:“真能吃。”

当时大法弟子有十几个人绝食抗议,有同修被灌后吐出来,狱医就让犯人用洗脚盆接着,给下一位同修灌。我当时不配合迫害,狱医就向所长诬告说我打人,所长气乎乎地问我说:“你想打人?”因狱医是无中生有,被责问的我当时根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就反问他一句:“怎么回事?”所长说:“他们说你打人。”我说:“我修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还没说完,所长转身就走了。

我绝食抗议的第二天下身就开始流血,还吐血,冠心病时常发作,同监室的犯人都看不下去了,汇报给管教。管教说:“死了就往出抬。”他们又跟狱医汇报,狱医说:“谁看见了?”那位犯人说:“那好,就让你看一看。”狱医转身就出去了。他们根本不管大法弟子的死活。我当时就一个正念:有师父在,有法在,我一定能堂堂正正出去。

4月24日,我被送到佳木斯劳教所。我当时已不能行走,由犯人背到车上去的。我们一路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保护弟子,送不进去。在师父的呵护下体检拒收,又返回看守所,关押了52天,这时下身已流血45天,吐血半个月,身体非常虚弱,由家人背出来的。交保释金1000元,我又回到正法中来了。

2002年7月15日中午12.30分左右,派出所全体出动。开着警车十多人来到我家,拿了一些所谓的搜查令,我问他们搜什么,他们说有人举报。我问举报什么,他们不回答。把我家翻个遍,搜走了两本大法书。我家人和他们理论起来,恶警人多,把到我家串门的妹妹都带到了派出所。恶警对我们拳打脚踢,用扣子扣住,然后又把我拉到派出所。下车后我不走,请师父加持我。他们三个人都拉不动我。由于我正念不强,时间一长还是被拉到屋里。进屋里后他们用扣子扣我,又准备送看守所。我又请师父加持,我哪也不去,我得回家。在师父的呵护下,当时冠心病症状出现了,要抽的症状也出现了。他们也怕出人命担责任,赶紧找来医院大夫诊断,高血压、冠心病太重,得住院治疗。这样派出所又向家人勒索2500元钱。

我又回到正法洪流中,现在在正法洪流中,我变得越来越成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