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月15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自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以来使我身体得到健康,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心性得到提高,家庭和睦。我知道法轮功无论是对人民、对社会、对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使我不知所措。我在思索:法轮大法没有错。电视还诬蔑大法不让吃药,又说什么敛财,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后来我通过看中国的宪法得知公民有上访的自由,和公民有信仰的自由,公民人权得保障。于是我带着无限的希望,带着一个百姓的满腔肺腑之言来到了北京信访办。万万没有想到“信访局”变成了“抓人局”,去的人纷纷被抓,不知这些善良的人们身犯何罪?只因为他们说真话吗?我没有办法,只有到天安门去告诉世人真相: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

那是2000年12月11日早晨在天安门广场,身穿警服头戴国徽的恶警,开始强盗般抓人打人,使出小人的计谋和卑劣的招术。见到行人就让骂师父;拿师父照片叫人上去踩、往上吐痰,吐的就放过,不吐的就抓起来,就连伸个懒腰,也当是法轮功学员抓起来。当日我被警察带到天安门派出所,他们审讯的时候说:“你不是要让说话吗?你说吧。”我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向善做好人,使人身体健康给国家节省医疗费。法轮大法无论是对人民、对社会、对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家住哪里?那时我轻信了他们,就把真实的姓名和住址告诉了他们。可是,没有想到,他们把我们都遣送到当地公安机关处置,说是“扰乱社会治安”,被处以行政居留15天后放回家。

我以为就没有事了,可是没过几天警察多次到家里来骚扰,我连生活的权利都没有了。马上就要到2001年的春节了,就在腊月二十七那天下午两点多钟,我正在家中忙家务,突然恶警闯入我家中,骗说让我们到镇政府开会。说下午四点就送我们回来,可是到了那里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原来,他们事先印好了的有“保证书”和骂师父、骂大法的话。让学员在上面签上字或按上手印。不按手印、不签字的就送劳教所。

一共我们一行五人没有签字、也没按手印,就被送入拘留一个月。我们不服,质问道:我们身犯何罪?他们回答不上来。于是我们就开始绝食、绝水抗议。结果一直绝食7天,身体出现症状,他们把我送到公安医院。当天,他们收了医疗费500元、饭伙钱100元以后把我放回家。

我回到家以后,警察照旧像以前那样三天两头上家里骚扰。就在2001年12月10日那天晚上,我和同修去粟园村发传单被一恶人发现报警,我们向他讲真相告诉他不要迫害佛法。可他就是不听,最后把我们抓到海阳派出所。他们打我把脸也打青了,鼻子也打出血了。于是我就报了化名,说我叫王玉。问我哪来的传单,我说捡的。可是,另一个同修说出了他的真名实姓和地址,结果被抄了家、抄走了大法的书和资料、录音机,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我俩被送到拘留所拘留一个月。于是我俩又开始绝食、绝水,并不断地发正念清除邪恶。奇迹出现了,那位同修求师父帮帮她,说这里不是她住的地方,她要出去,还有正法的事情等着呢。就这样那位同修开始吐血、严重心脏病出现了,恶警害怕了,就把她放回家去了。第二天我也是身体出现症状被放回家。回到家恶警还是三天两头的来骚扰,他们总是跳墙不走门。每逢节假日和中央开什么会和暑期,都把法轮功学员抓起送到拘留所去。

话说到了2002年的暑期,那是2002年6月26日,恶警又跳墙而入说区政府要办洗脑班叫我参加,我说我不去。他们说了句“你准备一下”就走了。就这样我被迫离开家,在外面躲着。结果他们不分白天、晚上、半夜,多次抓人也抓不到,就连亲属都受到牵连。我就这样流离失所,暑期撑过去了。可是不能总这样,我是一个公民。转眼秋天来到,我得回家收秋去。就这样十六大马上就要召开了,就在2002年11月5日那天晚上9点钟,恶警跳墙而入,我在床上睡觉,他们从床上把我拖走。也没穿衣服,光着脚把我抬到车里。我大喊:真是没有人权!他们把我的嘴给塞上,就这样他们强行把我抓入洗脑班。据他们说上级拨下了五、六万元的钱。大家想一想,老百姓含辛茹苦忙一年为国家交税,可是他们却把从老百姓那里征收的税在干什么?在打压手无寸铁的百姓!打击那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对付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百姓。他们几天不让学员睡觉,逼学员写“三书”,同时找来叛徒瓦解大法弟子的意志。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江泽民一伙想把法轮功赶尽杀绝,我们都是受迫害的铁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