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同修寻瑞林

【明慧网2003年1月16日】三年多来,在江XX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的残酷迫害中,有数以万计的大法弟子被致伤、致残,有些甚至被毒打折磨致死,河北邯郸成安县大法弟子寻瑞林就是其中一个。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邻县的一个法会上。他性情温和,面带祥和,开会时总是往后坐,不怎么多说话,给人的感觉总是平平静静,好象天大的事他都不会与别人争执,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为做一个好人、为了坚修大法,被成安县和临漳县恶警残酷折磨夺取了生命。

记得那天大家在一起切磋时,我们坐在一起,这使我了解了他的一些修炼情况。
自96年得法以来,他一直精进不止,他家就是炼功点,妻子和两个儿子先后都走上了修炼的路,一家人和睦幸福。可自99年7.20开始,他们再也没有了安宁的修炼环境。在修炼以前,他性情比较怯懦,而且非常胆小,甚至晚上出门都害怕。可现在大法遭到迫害了,该怎么办?经再三考虑,他决定进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由于天性胆小,一说去北京腿就开始哆嗦,尽管这样,他克服思想上的阻碍,一次次冲破各种阻力,三次进京上访,他说:“在路上,腿止不住的颤抖,可一到天安门就什么都不怕了。”每次被抓回后,他都是以绝食的方式抗议所受的迫害,堂堂正正的闯出看守所。

他不但自己修得好,还带动全县的同修共同精进,在目前艰难的形势下,将全县同修组织起小型的学法炼功小组,将明慧网上的文章及真相资料及时送给各位同修,有时甚至不睡觉也要把师父新经文送到学员手中。在他的带动下,全县的大法工作开展得很好。

2002年上半年的一个敏感日,县城的几位同修商量要把真相标语贴出去,由于同修都知道他胆小,所以告诉他:你贴后街吧,前街我们去贴(前街有县委、县公安局等)。从头两天商量好后,他的心里就开始紧张(在他给我们讲时,我们都笑他,当然是善意的),但他心里知道,再怕也得去做,还必须得做好。那天晚上吃完晚饭,他就开始把标语往身上装,一边装着腿还在哆嗦,他心里明白,这不是我在怕,是旧势力的干扰,一定要战胜它,就这样一路发着正念来到后街。说来也怪,一开始贴心里什么都不怕了,腿也不抖了,心里只有一念:我做的是大法的事,不许任何邪恶破坏。他感到自己又高又大。晚上外边的人很多,他一路贴过去,却没有一个人问他,真像没看见一样。后街贴到头了,他又转到前街贴,当到公安局门口时,看到停着一辆警车,旁边有几个人在说话。他感到那几个人非常小,与他不在一个空间。他发着正念照样贴过去,真的没有人干涉,他也更体悟到了正念的威力。

两条街都贴完后回到家,几个同修正在他家学法,问他干什么去了,他说:“不是贴真相标语吗?”同修说:“不是说好十点吗?你怎么先行动了?既然两条街你都贴了,别的都交给我们吧,”说完就分头去做了。原来他们约好吃完饭先学法,他听差了。

第二天早晨人们一出门看到了满县城的大街小巷贴满了大法真相标语,连外环路都贴上了,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师父经文“快讲”发表后,他听到同修们在法会上谈到如何在公共汽车上洪法讲真相发材料,就想:我为什么总是不敢呢?于是再坐车时,就在包中装上真相光盘传单等。可是,鼓了几次勇气,还是不敢象同修讲的那样面对整车的人大声讲,于是就给身边的人聊天,慢慢地将话题引到大法真相上。这时他发现很多人都在听,就说:“我这里有材料,你们看不看?”很多人都愉快地接受并表示感谢。哦,原来并不象自己想象的那样,真是众生都在等着被救度啊!以后我还这样做。

2002年8月31日,成安县的同修组织了法会,由于走漏了消息,被恶人举报,成安县公安局、刑警队全部出动,近70名弟子全部被抓。老寻在成安县公安局受尽折磨,但他牢记师父的教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进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时刻保持正念,不吃、不喝、不说一句话。恶警没有办法,在市“610”头子牛玉宝的指使下,又把他转到临漳县公安局,他继续绝食,又被恶警毒打、电、灌食等折磨,几天后被折磨致死。这是江XX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欠下的又一笔血债。当家人看到遍体鳞伤的遗体时,恶警竟恐吓家属,不准说是他们害死的。

就这样,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我们的好同修先行一步了!当我们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掉泪了,但同修助师正法的坚定及从不向邪恶低头激励着我们,我们将继续前仆后继地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我们深信“大法弟子的前程一定是光明的,绝对是光明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同修啊好同修,今日合十与君别,来日家园庆重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