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秦皇岛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判刑和酷刑折磨的案例

【明慧网2003年1月18日】河北省秦皇岛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判刑和酷刑折磨的案例

自1999年7月以来,河北省秦皇岛邪恶组织610及公安系统,为了自己的私利,以所谓的执行公务为借口,明知道修大法的人在单位、家庭有口皆碑,仍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至少有5人被迫害致死,几百人被拘,被判劳教或判刑,许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逼的家属气得都想把迫害自己亲人的恶警废掉,在大法弟子的劝慰下才忍住。

被非法判刑的有多人,下面仅举两例:

武兴菲,女,40多岁,秦皇岛市电机厂职工。因坚信大法,多次进北京被拘留受尽了酷刑折磨,秦皇岛市公安交通分局恶警刑讯逼供,把她打的多天不能行走,后来被非法判5年。

郭洪山,男,40多岁,秦皇岛市耀华公安处职工。他是因被派到大法弟子内部监视法轮功学员的活动而走进大法修炼中来的。99年7月20日以后他和妻子毅然去北京护法,后来被拘,无条件释放。2001年5月,恶警再一次抓捕他,期间受尽酷刑折磨,据说,一条腿被打折,可邪恶之徒仍把他判了10年重刑。

被非法判劳教的多人,以下仅举几例:

大法弟子计严,女,33岁,美容美发师,就因坚信大法,多次被拘。2000年判劳教送进唐山开平区劳教所,经过了100多天的绝食,体重只有25公斤,生命垂危才被送回,几乎致残,可邪恶之徒还经常去她家骚扰。

付伟萍,女,40多岁,秦皇岛市公交客运公司职工,在唐山开平区劳教所几次镇压中受尽酷刑折磨,10多个恶警用三个电棍电她直到没电为止,嘴肿起很高,不能说话,吃饭,后来造成小脑萎缩,下肢神经致残不能行走。最后连唐山工人医院的大夫都说:她就是个练法轮功的,你们也不能这样电她。2001年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无条件释放。但邪恶之徒怕曝光还经常去家里威胁,骚扰。

毕艳珍,女,30多岁,秦皇岛市工商银行职工,大专文化,为人和善,口碑皆好,业务精干,因坚修大法被解除公职,因去北京护法,多次被拘留,受尽了非人的折磨。2000年被非法判劳教送进唐山开平区劳教所,在劳教所的几次镇压中多次被打,被扣,被吊在树上,因绝食遭毒打。2001年5月绝食40多天抬回家后,邪恶之徒经常去家里骚扰。2001年12月秦皇岛公安再一次把她送入劳教所,所里拒收,秦皇岛公安二处给劳教所交了5000元才收下,最后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也没改变她对大法正信,无条件释放。

赵玉环,女,30多岁,秦皇岛市第七中学的老师,大学文化,在单位工作十分出色。因坚修大法,多次被拘。2001年被送入唐山开平劳教所,受尽了折磨,后来又被转到高阳劳教所继续迫害,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后抬回家,没多长时间,又被恶警抓到洗脑班,由于坚定正信,再一次被恶警送入劳教所。

张德意,女,40多岁,因坚修大法多次被拘留,受尽了酷刑折磨,2001年被送到开平区劳教所,因坚持炼功遭犯人毒打,三次被送进劳教所,也无法改变她对大法的正信。

王玉荣,女,40多岁,多次因去北京上访被拘。2000年被送入开平区劳教所,受尽了迫害,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后,于2002年初再次被送入劳教所,一个多月后再一次正念闯出劳教所。2002年8月,首恶来北戴河,她再一次被绑架到山海关小湾洗脑班,再一次也正念闯出,现在邪恶之徒还经常去她家骚扰。

马长永,男,40多岁,他所在单位秦皇岛三五二四工厂,认识他的人都说这个人真好。他每次单位发的东西都给大家用,助人为乐,就这样一个好人因坚信大法多次被拘留,在秦皇岛第一看守所,邪恶之徒毒打他,用很长的铁针扎入他大腿,都没有动摇他对大法的正信。后来被送到开平区劳教所,受尽了折磨,后来又转道高阳劳教所——河北的“马三家”,恶警用三个电棍电他,用带钉子的板打他,身上有许多钉子眼留下的疤痕,他从来都没有屈服过,一个字都没写过,被关押了两年零五个月后,于2002年10月无条件释放。

崔传奇,男,30多岁,秦皇岛市一建公司职工,大专学历,因坚修大法,2000年被送入开平区劳教所,2001年11月转入高阳劳教所,受尽了毒打迫害,于2002年7月正念闯出。

孙淑芹,女,49岁,她和丈夫孙章柱都是秦皇岛耀华玻璃集团的职工。现已被停发工资1年半,只因坚修大法,女儿孙卉扬,高考考入河北师范学院,因坚修大法不写保证不准入学。三年来,一家三口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孙淑芹只因说了一句真话,多次被拘留,后来送开平区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拒收。2002年7月份魔掌又伸到她家,一天她正和女儿在市场买菜突然遭绑架,她被直接送到唐山再一次被劳教。女儿被抓到山海关洗脑班,更令人发指的是公安在单位(耀华公司)的配合下又来到她家抓她丈夫孙章柱,并欺骗他说:“你妻子出车祸了”,完全丧失了一个中国人做人的最起码应具备的道德,等到他急忙跑下楼后,却被几个公安恶警绑架到警车上送到山海关洗脑班。多天不让睡觉,最后送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正告邪恶之徒不要太猖狂,你们也有父母、妻子、孩子,也会有退休的那一天,更有被审判的那一天,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苦口良药,绝不是咒你们。当然善良的警察还是有的,我们也决不会忘记,你们的善良将得到福报。

李紫英,女,50多岁,因坚修大法多次被拘,被迫害得现在有多种病,2001年8月公安不顾她身体有病,竟然把50多岁的老太太塞进后车斗闷起来,而且还戴着手铐,经过200多里的颠簸送入开平区劳教所,劳教所一看这个人实在不能收,有生命危险,子宫颈瘤都很大,可公安还是说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达到目的。十六大之前,邪恶再一次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从路上绑架她,关押10多天后,身体极度虚弱才释放,期间因拒绝灌食遭管教毒打,脸都肿起很高,面部青紫,鼻子里插的都是血……

孙淑凤,女,40多岁,秦皇岛市海监局,大学学历,精明能干,在单位有口皆碑,现在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沈淑艳,女,30多岁,抚宁一农村大法弟子,曾带动许多人去北京护法,现被迫害成植物人。

李瑞兰,女,因坚信大法,被秦皇岛公交分局严刑拷打,上绳子吊起来,现关押在一看。

孙玉芝,女,50多岁,现被关押在一看,恶警刑讯逼供,脸上都是被烟头烫的伤痕,迫害她的人听说是刑警大队的人。

现在被抓的大法弟子有刘淑敏,余红艳,郑丽萍,孙卉扬等多人,分别在山海关洗脑班(在中心庄和昌黎洗脑班)。

据公安内部统计有100多人“失踪”,以下只是部分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

谢景珍,女,50多岁,秦皇岛电机厂职工。多次进京护法,受尽了各种酷刑的折磨。后因身体不合格未被劳教,流离失所已三年多,家里一点音信没有。

孙扬,30多岁,开平区劳教所出来后,写了严正声明。邪恶之徒经常去家里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杨玉珠、连宝昌、何秀华等许多大法弟子在邪恶的迫害下,有家不能回。

孙扬的母亲,邪恶之徒在抓孙扬时没能达到目的,就把她母亲抓走,其母胳膊被打折送回家。现在迫害的两眼看不清东西,孙红(孙扬的姐姐)也被抓走。

邓文阳,男,30多岁,山海关桥梁厂职工,因坚持大法而被送开平区劳教所受尽了酷刑折磨。后来又转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加重迫害。他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于2002年堂堂正正闯出了劳教所。

王树芹,女,40多岁,多次在北京上访,受尽了酷刑折磨,身体被迫害的很不好,但邪恶仍经常去她家骚扰。

叶富玲,坚修大法,多次遭恶人迫害,身体被迫害的很弱。

高树玲,女,48岁,原来疾病缠身,得大法后不治自愈,7.20以来多次在北京护法,后在家又多次遭绑架,山海关拘留所恶警用烟烫她,满身是伤,她都没有屈服。

左洪涛,男,44岁,坚修大法,在山海关第三拘留所受尽了迫害。

门小芳,山海关一区院护士,因坚修大法受尽了迫害,现被关在唐山开平区劳教所。

以上只是小部分大法弟子的情况,还有许多许多遭到迫害的大法弟子,披露出来是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受的不公对待;同时正告恶人,善恶有报终有时。

犹大张兰心,十分邪恶,出卖许多大法弟子,造成多人被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