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西喀木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1月18日】我是1998年6月,经朋友介绍炼的法轮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得的过敏性紫绽,就不治而飞了。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原先得的偏头疼、关节炎、肾炎等疾病,也随之消失了。家里的人也感到太神奇了,孩子也随之炼功了。她是属于半开着修的,她说她天天到另外空间炼功,除恶,还看到许多大神仙。她能看到法轮,说有时大,有时小。自从炼功以来,我们家变得快乐、温馨。我非常感激师父,暗下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1999年7月20日,独裁者动用大批军、警、特务抄家、毁书,电视、广播不停地肆意宣传。把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当成了阶级敌人。亲朋邻居们不敢照面,怕惹麻烦,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经过反复验证,我们老师讲的都是让我们做好人,更好的人,一心为别人的人。与电视看到的,真是风马牛不相及。我觉得这对李老师太冤枉了,太不公平了,我决定进京上访,希望国家能给予一个正确的说法。我于10月26日出发,被人举报,中途被截回,被劫持到双鸭山市看守所,经提审六次后,因我还说炼,就被判劳教一年。送我到佳木斯市西喀木劳教所。

被非法劳教期间,恶警不允许见亲人,想见的话,必须得是放弃炼法轮功。可干警们却胡说炼法轮功的不认亲人。在这里,有冤无处诉,有理无处说时,我们绝食抗议。绝食到第六天,恶警强行灌食,劳教所出动大批恶警,112救护车在院内守候,干警们手持警棍、电棍、皮腰带,对不配合的,就大打出手。伊春南岔的付丽华因鼻饲时搜出大法书籍,被大龙等恶警用皮带抽的满地打滚,仁淑贤因不配合,被拉到走廊里,五、六个警察一起用电棍毒打。毒打后回来强行鼻饲,灌的是盐水。后又强行灌二碗小豆粥,吐出来了,劳教科徐科长,就用电棍电,我也被强行鼻饲,原劳教所关所长,站在板铺上说要对我们无产阶级专政,他用鞋踢我们,把我的嘴都踢肿了,他们还从早到晚地播放谎言,逼看反对大法的录相,上反对大法的课,进行精神摧残。佳市的王玉洪因说公道话、制止不让放诽谤大法的录相,被四名恶警强行捂住嘴、鼻子,憋得她直蹬腿,差点背过气去。北京的刘让芳,因拒绝上诽谤大法的课,被关进小号。晚上小号内的灯全部打开,门窗全部敞开,她被铐在“大”字型的床上,动弹不得。佳市劳教所的蚊子又多、又大,把她咬得全身是包,痛苦得直哭。可恶警们却装听不见,只要是坚定炼法轮功的,无一幸免。佳市劳教所的所谓“转化率”,就是在这样的逼迫下得来的。

从我被释放回来后,一到所谓的敏感期(年、节、人大会)610犯罪组织、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就不断骚扰,邻居们被他们吓得都不敢随便来敲我家的门,怕给我惹来麻烦。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经过了三年多的迫害,威逼、恐吓心脏病突发,一直用药维持。每一遇到有人敲门,就吓得直打哆嗦。

请伸出您的援助之手,呼吁世界所有政府、人民共同谴责人权恶棍江泽民,制止江氏集团的犯罪。世界需要真、善、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