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加持下 我正念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3年1月19日】在2002年10月29日晚11点半左右,警察七、八个人翻墙进入我家,以找我爱人为名(因我爱人被迫流离失所),非法抄家,这是第三次。警察抢走了我的师父像,一本《转法轮》和三盒经文带等,当晚强行将我和孩子绑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我对屋里所有的警察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准他们对大法犯罪。从门外进来一恶警问我经文等东西的来源,我没有回答。他气急败坏地吩咐:“把他的衣服扒了,鞋脱了!”我不配合他们。此恶警狠毒的照我右太阳穴就是一脚,我当时感觉头“忽”地一下热乎乎的,我看到一个大法轮在头前转。接着他又用脚踢我的小腹,用拳头打我的太阳穴、软肋、前胸等部位。打完后,他们把我反铐了起来,不让穿鞋,不让扎腰带,把我关在了值班室。坐在地上,整个过程我都在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我身上一点也不疼,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

10月30日下午,前一天晚上打我的恶警对我说:“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儿子全说了,就看你说不说真话了。”这是在撒谎,我知道我孩子是不会说的,他是修炼人。我指责他们说:“你们太过份了,连一个小孩子也不放过,我们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做好人没有错!”又一警察说:炼法轮功是犯法的,你知道吗?我说:“法律上那一条说着炼法轮功犯法了?背出来我听听,你们半夜爬墙进入我家,干扰我们的正常生活,法律上哪一条允许你们那样做?犯法的是你们!”恶警问:经文哪来的?我还是不回答,恶警就打我的脸,踢我的腿,用手狠狠地捏我大腿的肌肉,见我不屈服,还威胁我说:你真的能顶住?!我没有回答他。这时我想起师父在经文《正念正行》中说:“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我不但要顶住,还要清除在另外空间操纵你们这些破坏大法的人的邪恶因素。这次他用拳头打我的前胸,用皮鞋后跟踩我的脚面、脚趾头,用鞋后跟碾脚趾头等,我没有疼的感觉,只觉得双脚麻木。邪恶之徒又没有达到目的,垂头丧气的走了。

又有一恶警对我无礼,我同时发出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要清除迫害我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把邪恶之徒对我的迫害打回去,叫邪恶之徒自己承受,我一点也不承受。马上感觉到邪恶之徒用脚踢我时,没有疼的感觉,当他抡起巴掌打我的后脑时,只感觉有一股风,好像有东西垫着,一点不疼。

傍晚,派出所的恶警又非法把我送到洗脑班。到洗脑班后,我发正念清理环境,清除洗脑班的邪恶因素,这儿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随师正法,救度众生。

有一个姓丁的是610派到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他拿出三本610炮制的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书叫我看,按照邪恶的要求写“三书”。我连书名都没看,立即发正念,清除三本书背后的邪恶因素,清除另外空间操纵洗脑班的邪恶之徒的邪恶因素,叫邪恶的洗脑班解体。过了两天,姓丁的见我不看邪恶的书籍,不写保证,他看见我的眼睛又青又肿故意问我: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我说,在派出所被恶警打的。他说,你不会像济公那样,别人打你的时候你用功能打在别人身上?有能耐你叫我们都睡着,你跑了。他虽然是在讽刺我,可是我明白了,我应该用正念走出洗脑班。有一个人说他自己是检察院的,如果我不写“三书”,继续修炼法轮功,就是和国家对抗,要劳教我三年。我说:“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怎么是对抗国家?难道国家不希望公民有一个好身体吗?国家不希望好人多吗?好人是不应该被劳教的。”公安局一个姓王的干警说:“我看过《转法轮》,也看过李师父的许多讲法,就是真相碟,真相材料我都看过不少,只是现在国家不让炼,那就算了。”我说:我修炼法轮大法,修的真善忍,不做坏事做好事,事事先考虑别人,用善心对待任何人,没有错。人人都需要真善忍,真善忍是法!反对真善忍的人是没有好处的,你看过大法书,也看过真相材料,你应该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他笑了。

在洗脑班只有我自己是大法弟子,其余11人全是被邪恶利用的。在六天当中,他们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威胁、利诱、恐吓、围攻,他们都失败了。610姓丁的说:你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写,我们转化不了你,就把你向上汇报!面对邪恶恐吓,我没有多想,“大法的原则不允许,宇宙的特性在制约一切。”(《精进要旨》)邪恶之徒说了不算。

在这几天中,我总在找机会走出洗脑班,摆脱邪恶的迫害。可是脑中不断地翻出一些不好的思想念头:如果被他们发现会不会加重迫害?会不会给家人、亲戚添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正因为有这些干扰,造成了我有时正念不稳、不强、不静。我在行动时,他们总是有两三个人跟着,没有机会摆脱。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原来是怕心在起作用,怕这怕那,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在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中说:“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我先发正念清除自身的一切不好的思想念头和怕心对我的干扰;清除外在邪恶因素对我的干扰。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说:“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我是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正的生命,是来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被旧势力非法关押迫害的。第六天我决定走出魔窟。“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晚上,我睡在一张单人床上,有一个姓马的,他怕我走脱,硬跟我挤在一张床上,盖一床被子。我发正念叫所有值班的人都睡着不要醒。深夜,当我准备走时,他们全都睡着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机会叫我走。我到院子里一看院门锁着,没有人,我就越过墙头。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平安地走出魔窟,又回到了随师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