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


【明慧网2003年1月19日】我身边有一位同修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使我非常感动。自己的文化水平有限,但我还是想把她的故事写出来。

99年7.20以后,邪恶独裁者对大法进行迫害、对师父进行诬蔑诽谤,这位同修在家再也呆不住了,她要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99年4.25、7.20以后她先后几次进京护法,9月份和同修一起走进了国务院信访办,在信访办门口被本市的驻京人员拦住后带回本市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里大法弟子一起学法炼功,有一次被警察发现后,监室里的17名大法弟子都被电棍电了。拘留期限到后恶警又把大法弟子转移到收容所关押。这期间被劫持在收容所的大法弟子又被送回看守所关押,才知道恶警根本就没有释放大法弟子。所以,看守所里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才被释放。释放后,她被当地派出所接回,由单位24小时看管不让回家,这期间邪恶之徒逼她写保证书,她始终不配合,一个字也没有写。最后在单位看管人的眼皮底下走了(当时也不知道发正念,就想我不能呆在这里,我应该回家)。

2001年9月,由于被犹大出卖,被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两天两夜的迫害中,她始终坚持正念,不出卖同修。后来她被送到看守所,她进行绝食抗议,被邪恶之徒绑在床上强行灌食,这样她坚持了半个月。

邪恶之徒为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把他们的案子移交到检察院,要给她们判刑。大家通过学法悟到:不能让邪恶之徒任意的摆布、迫害,最后决定集体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在集体绝食的日子里,大家互相鼓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在一次次的打针灌食中抵制迫害,在痛苦的时候她想起师父时时看护着弟子,不知师父为弟子承受了多少,她第一次哭了。半个月后,她们被送到了监管医院,在医院里她抵制迫害,邪恶之徒为了达到目的给她打“安定”,让她睡觉,好给她灌食。她发正念:一切药物对她不起作用。结果打了针,邪恶之徒也没达到目的。在两次的绝食中,从原来的140斤到剩下100斤的体重,监管医院怕出人命就和办案单位联系,由派出所取保,家人交2000元押金接回。在回家的第三天,检察院就让她去做笔录,派出所也经常蹲坑、打电话骚扰,她坚决抵制邪恶。

2002年4月邪恶之徒以怕她去北京上访为由,又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她就开始绝食。一个星期后,看守所把她送进医院里,恶警用手指粗的胶皮管子给她灌食(前几批绝食的大法弟子都被这根管子灌过食,非常痛苦,结果绝食都没能坚持下来,又都被送回看守所,最后都被判了13年以下不等的刑)。这时邪恶之徒更加疯狂的叫嚣:“到我安康医院的就没有一个成功的,使劲灌。”胶皮管子把鼻子全插破了,血顺着管子往下流。这时她想:不能让这根管子再迫害别的大法弟子。于是她用尽全力把管子从胃里拔了出来,然后用牙把胶皮管子从中间咬断。这时邪恶之徒和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知所措。这时上来一个毒犯(这是个戒毒所。因拔管子的时候从胃里带出的东西溅在这个毒犯身上)。这个没有人性的歹徒,一上来就打她的嘴巴子,也不知打了多少个,就觉得两眼发黑,但不觉得痛,这时悟到又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自己一定要坚定正念从这里出去。在绝食的第十三天晚上,在被强行灌完之后,她想:师父我不能呆在这里,外面正法的事等着我去做。这时就出现了气短、昏迷的症状,但头脑非常清醒。邪恶之徒用针扎她的人中穴、虎口穴,那真是钻心的痛,她忍着,一动不动。心里请师父加持并发正念,经过两个小时的抢救,她醒过来了。这时办案单位、610、法院、看守所的人全来了,以为她不行了。天一亮,就给她办理取保手续,把她送回家。

2002年12月,邪恶之徒又一次闯进她家,将她绑架到了洗脑班,她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写到这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同修们,我们是主佛的弟子,生在大法洪传之时,我们在外面的同修只有更加精进,助师正法走好自己的路,才能对得起师父。记住狱中的同修在用生命捍卫大法,兑现史前的诺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