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轮回研究漫笔〗过去、未来和宿命


【明慧网2003年1月2日】“当他凝望四周,房间变得恍惚,久远的过去的景象浮现出来。突然他仿佛置身于一座皇宫的庭院中,在他面前是一位美丽白皙的女子…… 他还可以快速浏览这个女子的一生,宛如看一部电影。”

这是迈可.坦博特(MICHAEL TALBOT)发表于1991年的《全息宇宙》[1]一书中所描述的波兰特异功能者奥所维奇(OSSOWIECKI)超越时空的解读,当时是1935年2月14日,当拿到一小片人脚的化石后,他看到了上述的景象。

华沙大学著名学者庞尼亚妥斯基(PONIATOWSKI)教授曾经用各种石器和燧石等出土文物对奥所维奇的功能进行测试。奥所维奇拿到这些文物后,可以超越时空,看到与文物有关的场景,他对文物的年龄、文化渊源和地理位置的描述和庞尼亚妥斯基在笔记本上记录的专家鉴定相符,仅有的几次不符都是因为教授的笔记有误,而奥所维奇则是正确的。有一次,教授给了奥所维奇一片麦格德林(MAGDALENIAN)文化的石器,这个石器时代的文化曾经在公元前一万到一万五千年活跃于法国一带。奥所维奇告诉教授说那时的女人有着很复杂的发型。这听起来荒诞不经,但后来出土的雕像显示奥所维奇是对的。在整个测验过程中,奥所维奇提供了100多条这类信息,那些细节乍看起来和已知的史实不符,但后来都被证实是准确的。

《全息宇宙》还记录了另外一个类似的例子。多伦多大学人类学教授、加拿大考古学会的发起副主席易默生(EMERSON)曾和一位叫麦可幕兰(MCMULLEN)的特异功能者合作进行考古发掘。和所有受过正规训练的学者一样,易默生教授开始的时候很怀疑麦可幕兰回顾古老过去的能力,但通过与后者的合作,他对这种能力深信不疑,并在1973年的加拿大考古学者的一个年会上讲述了他们的合作经历。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些人不仅可以看到过去,还可以看到未来。《全息宇宙》记录了荷兰特异功能者克洛斯特(CROISET)回首过去、展望将来的事迹。欧美的很多研究者对他进行了严格的“座椅测验”。实验者首先从一个即将召开公共集会的大厅中随机地挑选一张椅子,这个大厅可以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而且座位是不被参加集会的人预定的。实验者不告诉克洛斯特这个大厅的名字和位置,也不透露这个公共集会的性质,只是问克洛斯特什么人将会坐在那个座位上。在25年的时间里,克洛斯特被测试过许多次,几乎每次他都可以对将要坐在指定座位的人的性别、面容、衣着、职业、甚至这个人过去的事件给出准确的预测。

比如在1969年的1月6日,科罗拉多大学的艾森伯得(EISENBUD)教授对克洛斯特进行了测试。他告诉克洛斯特他选择了一个即将发生在1969年1月23日的一个集会中的一个座位。当时远在荷兰的克洛斯特告诉艾森伯得教授说,将要坐在那个座位的人是个身高5尺9寸的男子,他的黑发向后梳过去,镶一颗金牙,他在科学界和工业界工作,有时他的工作服会染上绿色的化学物质。这个预测后来被证实了。

古巴出生的特异功能者考德鲁(CORDERO)预测未来的能力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具有了。当时他看到了即将发生的共产主义者夺取政权的情景。“我告诉我的家人,共产党将占据古巴,家人不得不离开,很多亲戚会被枪杀。我实际上看到亲戚们被枪杀。我能闻到那种味道并听到枪声。我觉得我就在当时的环境中。我可以听到人们说话,但他们听不到我也看不到我。我好像是在时间中穿行。”考德鲁说,当他看到未来时,就如同在他的头脑中看一场电影。

看来,过去发生的和将来发生的一切都被宇宙以全息影像的方式完整地记录着,有超常能力的人可以看到这种记录。对于这种现象的成因和意义,如果只是从特异功能的角度来探究,我们会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现象放置在轮回转世这个更为广大的画面中来看,一切都顺理成章。

关于轮回转世,在过去几十年中,许多学者对此做了大量有价值的研究,并有许多相关书籍发表。其中维顿博士和费舍合著发表于1986年的《转世之间》[2] 一书大概是第一本讨论轮回转世之间的彼岸世界的书籍,这本书记录了维顿博士十年的研究成果。维顿博士可以把受试者引导入催眠状态,这种状态颇类似于《道德经》所说的“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维顿博士发现受试者的意识在这种状态下不仅可以回忆一个个前世,而且可以重历转世之间的彼岸世界,那里的壮观往往令受试者惊叹得无以言表。

离开人世进入彼岸世界的生命可以极为详尽地回顾自己的前世。那种回顾从时间和空间来讲都是全息的,一生中事无巨细瞬间完全的展现出来。人们在精神世界的道德觉知远远超过在俗世的自己,他们不会为自己的过错找任何借口,只会深深地痛悔。更高层次的生命会安排他们的来生,以弥补以前的过错或更好地提高自己。这种安排就如同一个剧本,在一个人的往世中与之发生各种纠葛的人们会陆续出现在他的下一世,扮演各种重要的角色,清偿彼此的恩怨,并提高各自的精神层次。

从轮回转世的角度来看,人世就如一个巨大的舞台,人们反复地登台退场,在舞台上演绎着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平衡着各自的相欠,同时学习各种经验和教训。为了生命的还债和提高,发生在舞台上的一切都必须被记录,而在舞台上将要发生的一切也都必须被安排,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宿命。有功能的人则可以看到过去的记录和未来的安排,这就是宿命通。当然,未来的安排只是一个大致的剧本,它决定我们在舞台上将会遇到哪些人,将会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但我们有自己的自由意志在待人接物上做出善恶的选择,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将要为我们的选择和行为负责。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宿命通的功能是不能也无法追求得到的。在彼岸世界那个更高层次的空间里,每个生命都具备这个能力。但当生命进入人世这个大舞台,他们就必须彻底地进入角色,暂时忘记更真实的自我和更根本的现实。当然,他们在这个舞台上的举手投足仍然受到真实的自我的左右。只有这样,生命才能在这个迷幻的舞台上学到其应该学到的精神知识。

对于宿命通和轮回,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一书中讲解过:

“在一个特定的空间当中,人们做完这个事情,就是人一挥手干什么事情,都是物质存在的,做什么事情都会留下一个影象和信息。在另外空间里,它是不灭的,永远会存在那里,有功能的人一看到过去存在的景象,就知道了。……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

“我们还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当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定空间当中都有他一生存在的形式,也就是说,他生命到了哪一部分,该干什么,那里边都有。谁安排他的一生啊?很显然,就是更高级的生命做的这件事情。”

“宿命通功能的形式是在人的前额部分有一个象电视机的小荧光屏。……也就是说,这种功能出来之后,还有一种功能作为载体,把另外空间中看到的景象反映过来,所以就在这个天目中看到了。看到一个人的将来,看到一个人的过去,看得非常准确。”

李先生讲解这些现象的目的是为了阐述修炼的法理。如果您想对此有更深入的了解,请阅读李先生的著作。

参考书目

[1] Michael Talbot,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1991.

[2] Joel L. Whitton, M.D. Ph.D. and Joe Fisher, Life between life: scientific explorations into the void separating one incarnation from the next. Doubleday & Company, Incorporated, 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