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就是在找这个


【明慧网2003年1月20日】小的时候,晚上睡觉很害怕,常常看到其它空间的东西。

我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受的是正统的教育,从小到大不曾打过人、骂过人和欺负过人(我是男同胞),但意志坚强,为人中庸。家庭中势利、“小资产阶级思想”的一面我没学到,反而使我诚实、守信用,品德高尚。

在我读研究生期间和参加工作后,同学和同事们都说我思想太纯净了,象大山里出来的一样,没有受到社会的污染。尽管身在城市,我却常想:一个人能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在清静的小茅屋生活多好呀。

我们家族中有许多人烧香拜佛,但我从未烧过香拜过佛,也未去找人算过命,对佛道的认识只是从几本古典名著,如《西游记》、《封神演义》等中有一点了解,认为哪些都是神话。我是学理科和工科的,学的全是自然科学,但通过其它的有关知识,我相信真正的占卜和世外高人是有的(不是在街头哪些以算命为名来骗钱的)。

90年,在读研究生期间,曾看过一本当时流行的很厚的气功方面的长篇纪实小说,产生过向往能在深山里与清晨的露珠、松柏、白鹤生活在一起,长生不老的想法。当时叹息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能达到此目的。现在回想我之所以能看到那本书可能是当时的气功热是为大法洪传铺路的吧。

96年,一次同学聚会,谈到法轮功,觉得应该看看此书。并立即到书店买了当时全套的四本书。回家后,几天内把《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功(修订本)》和《法轮大法义解》学完,当时心里豁然开朗。以前所学的各门学科、天文、地理、哲学、神秘的大自然、历史、文明、伦理道德等等,在头脑里都是支离破碎的,互不相干的,现在站在很高的大法基点上一下系统圆融,融会贯通,许多在人生中不得其解的问题在大法中迎刃而解,我的整个人生观和世界观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从此知道了人为什么而活着。当时的感受是非常激动,真不知道怎么形容,直到近来看到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的一句话“我一生就是在找这个”,能准确地概括我当时的心情。

《转法轮》里提到的许多事情,如:史前文明、第三只眼、特异功能、唐山地震后调查等,以前都知道,一直认为是大自然的奥秘,在法中师父轻而易举地就讲明白了,当时真是佩服呀。

我曾在师范物理系学习过,对原子核物理、相对论、量子力学、心理学等都有所了解,但刚开始修炼时我就明白了:常人的各门学科再发展下去,也只不过在无限靠近佛法在人间的最低层的法,而佛法的博大精深只有修炼人才能体悟。大法是超常的更高的科学。

“缘已结,法在修”(《洪吟》),带着一颗纯净的心,我从此走入了修炼的路,大风大浪中从未犹豫和怀疑过大法,在正法路上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一切。

(注:由于刚得法时,头脑里有比较深的常人科学的思维方法,在修炼过程中认识到了这根本的执著,通过学法,不断地在予以清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