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虞超──呼吁营救因坚持信仰而遭受迫害的清华大学校友


【明慧网2003年1月21日】在明慧网看到2002年10月4日的报道《月圆之夜人不归──忆被绑架的清华校友虞超、褚彤夫妇》一文后,心里非常难过,特别是当看到他们4岁的儿子的照片时(长得很象虞超),便更加回忆起我曾与虞超的几面之缘。

那时我住在新加坡。记得大概是在1998年6、7月份的一天(新加坡法会召开前),那时我住在新加坡。我们家是学法小组,正在连续播放师父9天讲法录像。这时,我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看到一位穿着整洁、很斯文的小伙子,我以为又是上门推销产品的销售员,还没等我讲话,他便微笑着说:“自己人,我也是大法弟子。”我连忙请他进来。看完录像后,他才自我介绍:这次是因公来新加坡技术培训的,我过几天就回北京。在新加坡的大法网站上找到了你们学法炼功点的地址,所以就找来了。随后我们非常高兴地互相交流了得法的经过。

虞超说他第一次听师父讲法是在北京,由于是最后几天了,他去的比较晚(大概是在某公安厅的礼堂),当他到达门口时,正好有一对像警官样子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连忙走上前去问里面是不是在办法轮功学习班,那两位说是。然后,他们拿出一张照片来给虞超看,照片上有明显的法轮。虞超接着说,“我当时还问,是真的吗?是不是使用了特别的技术加工成的?”那两位年轻人看了他一眼说:“怎么这人这悟性呢?”说完,便拿回照片走了。进了礼堂,他第一次见到了师父,并被师父所讲述的法理所折服。后来,带着一些问题,虞超又参加了师父在天津举办的传法班。在一次中间休息的时候,虞超走到了后台,清楚地看到师父穿得非常简朴,正拿着一个最普通的大搪瓷缸子喝水,虞超走上前去,问师父说:“老师,我觉得您讲得很好,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师父笑着整了整虞超的棉袄领子说:“小伙子,好好修吧。”我当时听后羡慕地说:“你的缘分真大啊!”虞超接着带着点儿遗憾地说:“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师父。”随后的几天,他每天下班后便来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结束后便一起炼第五套功法,我发现虞超用一根带子将双盘在一起的腿捆住,看着我惊奇的眼光,他说:“这样腿就不会滑下来了。”我惭愧地想:国内的学员真是精进啊!那时,正好刚刚得到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的录音带(那时书还没有正式出版发行),虞超很高兴,如饥似渴地在有限的时间内听了两遍。回国前,他给我留下了电子信箱的地址,但由于那时我家没有电脑,所以一直没有与他联系。

虽然与虞超只有几面之缘,但是他的博学多识与对大法的坚信和精进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自从1999年7月江XX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国内无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残酷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社会中的一员,分布在社会的各个阶层:工人、农民、学生、国家干部、企业家、高级知识分子──国家的栋梁之才,他们都是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更高尚的人,在各自的阶层为国家和社会尽心尽力。

在此,我呼吁各界有识之士、海外清华校友和所有善良的人们能站出来谴责江氏集团的暴行,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为这场持续了三年的人间悲剧划上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