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气荡阴霾——发生在马三家集中营内的正邪较量(一)


【明慧网2003年1月22日】一九九九年十月,我被非法判劳教,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九九年的十二月,被送到一所,和普教们关在一起,这是一个由抢劫、盗窃、吸毒、诈骗、卖淫等犯人组成的特殊群体。刚接触我们法轮功时,由于受邪恶谎言的蒙骗,她们对我们非常恶毒,在恶警的指使下,对我们举手便打,张口就骂,还经常地羞侮我们,利用我们的善良,骗我们的钱,被恶警指派的“包夹人员”对我们也是寸步不离地监控。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功友们不断地对她们讲清真相,启悟她们的善念,把《转法轮》给她们看。我们的正念正行,我们的无私、宽容和善良深深地影响着她们,逐渐的她们也在变化,也都认清了邪恶的谎言。有的开始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对我们的态度也开始转变。我们和“包夹”成了好朋友。我们读法的时候她们不再阻止我们,甚至有的开始给我们放哨。

二零零零年,教养院为逼我们放弃修炼,成立了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分队,还从二所调过来一批犹大,让我们与犹大们住在一起。当我们和那些劳教犯人分开的时候,她们抱着我们痛哭,不愿与我们分开。

到分队后,一次,犹大们把我们聚在一个屋里,凶狠地打我们。正好这时,我原来所在的劳教犯人的分队里,正做一批活,我被借到劳教犯人的分队去干这道工序。这天到车间后,我心情非常不好,回想着这些犹大,在修炼的路上,我们曾携手同行过,患难中我们也曾风雨同舟。可此时此刻,她们竟能残忍地对我们施暴,我何止是肉体的疼痛,我的心在流泪,在滴血。我为自己曾经的功友被邪恶给洗脑成这样凶狠的打手而难过。这时我身边的一个劳教犯人看出了我的异样,问我怎么了,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我就把早晨挨打的事告诉了她。她听后非常气愤,立刻把她们的头喊过来,说:“老大,咱家法轮功挨打了。她们都多老实,个个心眼多好,咱都舍不得打了,竟然让她们打去了。咱们得给她们点颜色看看,要不她们下回还敢欺侮咱家法轮功。”(她们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称为“咱家法轮功”,而对犹大非常敌意,看不起。)我不愿她们因为我们而被处分,她们虽有正念,但毕竟不会采取和平方式解决问题的,我就阻止她们,她们就对我说:“你学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可不管,她打你我们就打她。看她下回还敢打你不。”她们个个高大有力,我根本阻止不了,有两个骂骂咧咧就过去了。她们指着犹大们大骂,还叫着号,犹大们吓坏了。回来后她们告诉我说:“她们跟你们有能耐,今天她们吱声就打她,下回再打你就告诉我们。这是什么世道啊,连我这专欺负人的都不忍再打你们这些真善忍的法轮功了。她们却能下了手。”

中午吃饭的时候,那个老大本来从不自己去打饭,都是别人给她捎回,这天中午却特意去打饭(因为在车间里她是头头,得维持车间秩序,她没去找犹大们。)遇见我们分队的犹大就骂,而且警告她们说:“谁再敢欺负咱家法轮功,看我怎么收拾她。”

犹大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定是我让这些劳教犯人这样做的,便指桑骂槐,谩骂我,但并没敢打我,而且不敢提我的名。看着这一个个在教养院的洗脑迫害下而扭曲的灵魂,我只是为她们感到深深地遗憾。(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