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感怀


【明慧网2003年1月22日】

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
你会觉得
这世间曾经如此的可笑
做好人,别人会劝你偷偷地做
还有可能
被送进监牢

汇集了所有的手段
汇集了所有的宣传
那些手无寸铁,只想做好人的人
承受着滔天的大难
镣铐加上身,棍棒高压电
延祸及亲朋,身家一线悬
所有这一切
却只缘于一个小丑的妒忌
邪恶的表演

曾记否指鹿为马的荒谬
如今在演绎着新的谎言
莫须有的罪名
狂舞遍天
然而
扬言三个月镇压的信仰
如今已事过三年
很多人惊奇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念
使这些人如此坚忍而安乐
为这些人
带来翻天覆地的身心巨变

有人劝这些人停止善良的呼喊
说什么会给他们带来负担与麻烦
他们
不知
冷漠
才是人类最真实的苦难
有权即是理
纵恶为求全
人们
从未
如此
混淆过
善与恶的界限
悲夫
也叹!

我们每天忙于感慨
时光的流逝
和世事的艰难
即唯独没注意到
那件万古以来最惊天动地的事
正发生在你我的身边
慨然故人的突逝
心惊我辈的明天
不舍西归日,两手空空然
心系名与利,情更丝丝连
百苦源自情,抛却即是仙
万古登天途,寥寥几人见
此身原是客,莫贪一晌欢

世间几人笑,世间几人痴
善心苦救度,漫漫几人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