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得法和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月22日】我是南方大法弟子,今年64岁,1997年9月有缘得大法。得法前,我是个身患多种疾病的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特别是血管硬化症使我不能干活,不能下楼梯;也不能坐,不能看电视和书,只能躺着和在房子里走动。如坐下看电视或者看书,脑袋就像要爆裂、眼睛像要凸出来一样,连握手都不行。有一次,朋友来探我,走时与我握手告别,就这样一握,手和脸就肿起来了。药物对我已经失去了作用。我整天心悸、失眠,在死亡线上苦苦地挣扎,在惶惶不可终日中艰难地打发日子。

1997年9月份的一天,有人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说我看不了书,不想看。他说,这本书很好的,是教人做好人的,您就试试吧。我想,那好,我就试试吧。我翻开书来看,看着看着,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在坐着看书的。我一口气看了三页,感觉心和头部都很舒服。第二天又接着看,也不感到辛苦。就这样,一连看了几天,每天看的页数越来越多,心和头部也越来越舒服。几天后,我试着下楼去走走,也可以,试着干一些轻活,也可以干。生活可以自理了!真是太神奇了!我看书看着看着有时发现字是彩色的,心想这不是一般的书,是天书啊!接着我又想,看书身体都会好,可能炼功会更好,就想去炼功。我打听到了炼功点,离我家约有一公里半路,第一天我是来回坐车,第二天是去时坐车,回来时慢慢走回来,第三天是来回走路。这样,我的一身病在几天内一天比一天好,心情也越来越舒畅,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我一有空就背法,走路、在汽车上都背。有一次,我走在马路边上,一辆自行车快速向我迎面冲来,把我的左手撞成了90度角,那人也没停下来,我也没骂他,只是一边走一边背法:“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15分钟后走到家,发现手臂能伸直了。

大法被迫害后,我开始想,每个人的修炼状态不一样,我就在家修吧。可有一天,我看到报纸登出的消息,好多大法弟子在2001年元旦那天到天安门证实法,被警察重重包围起来。当时又是在北京发生沙尘暴的恶劣天气下进入天安门广场的。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想,大法弟子为了维护法,证实法,放下了个人生死,我的命是大法救回来的,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还害怕什么?我要放下生死,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北京证实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虽然做不了什么事,但我可以起到一个粒子的作用。于是,我在2001年的大年正月初一,用巧妙的方法,成功地甩开了盯梢,单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火车到达北京城时,天已黑了,我对北京很生疏,真不知去哪儿找旅店?正犹豫间,突然有一辆三轮车开到我的面前来,问我是不是想住旅店?我说是。他就载着我找旅店。开始找了两家,店主都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炼没炼法轮功和住旅店有什么关系,我没告诉他们,他们就不给我住。到了第三家,他们没问我炼功的事,我就住了下来。我一人到北京,不了解北京的情况,第二天我就先到天安门广场游览一下,观察情况。我看见天安门广场上警察和警车很多,但还是有很多大法弟子去证实法,所以抓了很多大法弟子,我没有怕。第三天我又去天安门广场,在入口处,警察要我出示身份证,我马上从身上取出“法轮佛法”的横幅,两手一下子把横幅打开。警察看到后就使劲卡我的脖子,卡得我喘不过气来。卡我的人还想卡下去时,我说了一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就收手了。他们把我抓起来用警车拉到天安门看守所,他们听出了我的南方口音后,接着又拉我到地方驻京办。那里关着一个大法弟子,她告诉我要发正念。我当时还不懂得什么叫发正念,她就说,要“心慈意猛”,口里念着,不用说出声来。第二天她就走了。我就按她说的方法做。每天都有好多便衣警察来审我,一批又一批的。开始他们都很凶,瞪眉突眼的,粗暴地谩骂。我不怕他们,向他们发正念,慢慢地他们就不凶了。他们问我是哪里人,我不讲。他们就问我来北京干什么,我就告诉他们我是来上访的,法轮功是好的,我是来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的。我还把自己炼功前后身体的变化情况告诉他们。这样过了几天,有一天来了一个人,开始也是很凶恶的,破口大骂。他一边骂,我一边向他发正念。他骂着骂着,突然他又讲,对你另外处理,同意你上访。我想不管他的用意怎么样,给我证实法的机会我就要好好利用。所以,为了证实大法,我放下了个人的安危,把我要讲的话都写了出来。我想,我已经把情况如实写出来了,我证实法的目的达到了。他们知道了我的具体地址后,就立即通知当地派出所来接我了。

到了本地看守所,我在仓里和其他同修一起,一边用亲身经历向看守人员和犯人讲真相,一边发正念,改变了仓里的环境。本来管我们仓的那个管教是很邪恶的,曾用脚踢死过人,又用枷锁锁过在仓里炼功的大法弟子。她每次巡逻对仓里的人都是破口大骂,特别是对大法弟子更加邪恶。我们一起对她发正念,这个管教的态度马上就好起来了,不骂人了。有一次另一个管教发现了我炼功,就把我的名字登记起来。这个管教在巡逻时就对我说,你要炼功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炼,不要给人家发现。又有一次,她在说法轮功的时候刚想发火,我便向她发正念,当即她的话题就转向了别的。仓里的人都觉得奇怪,而我心里很明白是怎么回事。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利用国家机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普通的执行者也是不明真相的受害者,也仇视大法和大法弟子,并参与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被清除了,人就变得理智了,就容易接受事实真相了。师尊在《理性》中教导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只要他转变观念,不仇视大法,不参与迫害大法,就可以得到救度。

两个月后它们把我送到了劳教所,判我劳教两年。当时由于学法不够扎实,没有真正在法上认识法,被邪悟者迷惑。回到家后,经过学法,及与大法弟子之间的切磋,我认识到自己的作为破坏了大法。我马上写声明宣布在劳教所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东西作废,继续修炼。在这段时间里,我除了向熟人朋友讲真相或发真相资料外,曾多次遇到过公安、司法的人,他们向我了解我的情况,我想这是向他们讲清真相的好机会。我用慈悲善念对待他们,以平和的心态向他们讲真相。我一边慈悲地微笑着讲真相,一边发正念。讲着讲着,最后他们说,我们之间沟通一下也是好的,还说谢谢我。我觉得我这样做不但可以圆融大法,同时也扩大了我们心的容量,从而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