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的正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1月23日】我县有这样一位同修,正法以来他总是把大法条幅挂在最繁华的区域:县委、轻工市场、百货大楼、广场、影剧院,二年多来,他挂出的大法条幅大约五、六百个。他把大法真相做到县政府、派出所室内及警车里。下文是他的口述。

今年我53岁,97年11月8日得法。98年5月份《XX日报》上登了一篇攻击大法的文章。我悟到这是对大法修炼者的考验,因而我唯有一念“我一定要一修到底。如果大法需要我贡献力量的时候,我就挺身而出,无所畏惧。”那时我就把自己交给了大法,为了大法,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在大法中我没有索取的余地,惟有付出。

从讲真相开始我就琢磨,要把大法条幅挂到最醒目人多的地方,让更多的人看到,让更多的人受益。

102国道的一个桥洞,是进关车辆必经之路,每天有上千辆车从这里通过。桥洞高度大约7米。我时常把两个条幅接在一起挂到桥洞的顶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条幅有时在桥洞上能飘扬一天。

县城的百货大楼门前是热闹的夜市,每天有上千人在这里消遣。为了救度这里众多的众生,我经常把写有“真善忍”“法轮功好”的条幅两个接在一起,挂在百货大楼的三楼上。

在“世界法轮大法日”,“省法轮大法日”的前夕,我来到轻工市场的正门,借着升旗绳,把“热烈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热烈庆祝XX[省]法轮大法日”的大型条幅送到旗杆的顶端,黄底红字的条幅和彩旗一样高高飘扬。为了醒目我把条幅选挂在红色彩旗的旗杆上,挂上去的条幅在彩旗中一挂就是半个月。一次,我又来轻工市场正门挂条幅。有一对恋人在旗杆附近。我脑海里马上闪出一念:“你俩得走,不能妨碍我正法。”等我到旗杆近前,这俩青年真的走了。我顺利地把写有“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接在一起的长条幅用升旗绳送了上去,比彩旗还鲜艳的条幅迎风飘扬。

夏季县城的中心大街,灯火辉煌,满街是人,着实繁华。我想这条大街是正法的最好地方,把这条大街变成洪扬大法的大街。一次,我一宿出去两次,每次30个条幅,街上的行人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但我不害怕,我当时正念极强:我是正神,我在做最神圣的事,我救度的是众生,邪魔烂鬼是到不了我跟前的。县委门前的路灯上、广场的路灯上、街边的树上、商场的路灯上、音乐城的路灯上、新华书店的路灯上、文化馆的路灯上、少年宫的路灯上、剧场的路灯上,全挂上了大法条幅。写有红色大字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创始人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真善忍好”“法轮功好”的60多个条幅飘满了整个大街。我每次出去正法,从不做空道,转着圈做。一次,我挂完了条幅,路过我所在的派出所,这里围了很多人,原来是打架的来评理,招来了众多的围观人,我也过来,兜里还有几张真相不干胶。我进了派出所的屋里,把三张真相贴在了走廊和接待室的墙壁上。还一次,我去农贸市场购货,回来路过市场大门,这天是县城的集日,全县各地赶集的人群熙熙攘攘,我拥挤在人海里,见门外停着一辆警车。我走到车前一打量,车里没人,我将一张真相顺着打开的车窗贴在车里的第一排靠椅上。

2001年5月13日,这是师父传法九周年纪念日。这一夜我没有合眼,挂条幅、写真相出去三次。第一次,我和妻子(她也是大法弟子)挂出去10个条幅;第二次,我自己又挂出去17个条幅;第三次,我带着彩色粉笔来到县政府。县政府围墙前座落许多花池子。花池砌成斜坡型,平平的抹着水泥面,这是用笔正法的最好板面。我用红色粉笔在上面写道:“天上人间同贺,法轮佛法洪传九周年”共写了11个地方。

2001年9月30日,这天我卖菜回来的很晚。九点才吃晚饭,睡了一会,10点我醒了。我想明天是国庆节,应该让县城的居民们抬头就看见大法条幅,了解大法真相,将来得福报。想到这里我从床上爬起来,缝做条幅。我的一双大手缝做针线活实在吃力,好不容易缝完一个。这时妻子也醒了,她也帮我缝。15个条幅缝完后已是半夜12点半。我出去挂。我把“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最长的这个条幅挂在了影剧院的四楼上。十几个条幅顺利挂完后,回到家里已是后半夜两点半。凌晨4点我又照常去发菜,白天又继续卖菜,神奇的是我没有感到疲倦。

在正法中我感受到了许多的神奇。我每次出去正法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我都很顺利,没遇到任何危险。我靠的是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我还有许多不足之处,以后加倍努力完成好助师正法这一光荣使命。

最后以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一段讲法做为结尾:“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