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体会:从反转化问题谈坚定心


【明慧网2003年1月24日】正法至今日,我们大多数人可能都不会再思考这个“转化”、“反转化”的问题,而全力去加强正念、讲清真相。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特殊的问题。历史上,旧势力安排了少数人以这种形式来破坏性的所谓“考验”大法;其实质就是旧势力带着不平衡的心理来迫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师父早已在法中讲明了这个问题,并且不但不承认它们的安排,还告诉我们应该否定、铲除一切旧的安排。可是为什么在实践中,甚至到法理已讲明了的这一、两年来,被迫害进劳教所、劳改营或洗脑班的学员中,仍然会有少部份人甚至是那些以前表现不错的也被所谓的转化呢?很多大法弟子一般都会认为这是旧势力安排的结果,这种人(特别是那些以前表现还不错的)就是这样安排来破坏法的,就是用他们的这种表现来考验大法弟子们对法的坚定。(我在2001年被关进劳教所前就是这种认识)。也有的大法弟子以为这些学员心性上有漏,存在各种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当与那些重新清醒过来的大法弟子交流这个问题时,他们往往会认为是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强,情重了,放不下执著,或者承受力不够等等。

我一直认可这些认识,对这个问题并没有进一步思考,直到2002年下半年劳教所中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转化”高潮。而这一次从观察到的一切表现上看应是残余的旧势力在明知即将被灭尽的情况下,不但操控邪恶生命同时自己也直接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所谓“转化”迫害,也就是旧势力垂死挣扎的最后反噬。所以虽然劳教所中的大法弟子已经看到了师父后来写的经文,知道了这些法理,但是仍然有不少学员把握不住;这其中包括一些以前经受不少考验都表现不错的,也有以前经过这种转化教训的等各种类型的学员。可以这么说,在那种从里到外各层空间都非常邪恶的环境中,我们大法弟子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破除这种转化迫害,也就是说大法弟子们对这个问题一直都是相当重视的;可是,为什么还会有人表现得这样、那样呢?

于是我开始冷静的思考,理清思绪,进一步更深入的分析这个问题。随着在正法实修中自己对大法、对正法,对自己的认识的不断升华,我一方面悟到了越来越多、越全面的法理,另一方面我更深深证悟到大道至简和大法圆融的法理。当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我回顾自己的正法修炼道路,总结自己对大法的认识和体会时,我发现自己的思想认识越来越简单越来越清醒;随着我不断向内深入分析自己的思维,发现只有一个字:信。因此针对包括这个问题在内的正法修炼,我个人以为根本上是要坚定,从最根本上,在内心最深处的绝对坚定;关键是要坚信,从内到外、从小到大、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完全坚信。

当我坚定的认清这一点时,我又回过头重新考虑以前对这个问题的种种认识,我以为以前的这些认识虽然也不错,但有一个角度和深度的问题。师父说:“可是呢,我们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个理,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这里包括正反两方面,都是这样。”(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那么站在正法的角度上看,我们能不能破除这种邪恶迫害关键还是在自己,历史上旧的安排是否仍起作用也是通过学员自身来实现。那么我们只要正念强、能把握住自己就一定能够破除邪恶。

这时再思考一下另外的几种认识,虽也是在向内找,但我以为深度不够并未挖到根子上,“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精进要旨《为谁而修》);对此我个人认为,心性有没有漏、正念强不强、承受力大不大都只是修炼层次的体现,关键还是坚定:心性有没有漏,旧势力都不配考验,更何况修炼中的大法弟子谁又能说已经修得无漏呢?所以绝不能让执著心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正念强不强,前提必须是对法绝对的坚定对师父绝对的坚信。而所谓的承受力,我个人以为那完全是一种个人修炼的基点,正法中不是我们被考验、要承受,而是我们要破除强加给我们的一切所谓考验,是我们在圆融自身的同时去救度众生;实践中,我认识到只要自己心中不怕,只要真能放得下生死,那么凭着坚定的正念和坚决抵制迫害的正行就一定能减少甚至避免迫害,至少能闯过来。

但是谈到坚定心,可能很多大法弟子都会认为自己已经很坚定,或者有许多人会思考到底要怎样才够坚定呢?在过去的三年多里,我与许多大法弟子都交流过这一点:就是怎样才能够坚定?当然,从法理上讲,大家都知道要学法,只有法才能使人越来越坚定。可是,我相信在实修中仍然有许多大法弟子会时常思索这一点,特别是思考怎样才能修到那种可坦然面对任何魔难而心不动的金刚不破的坚定(我以前就是这样,但不是执著于个人状态)。事实上在我的经历中我发现一方面不少大法弟子的确还不够坚定、或者还不很清楚如何坚定;另一方面也正因为大法弟子达不到这种程度,邪恶的迫害才会得逞,才会有人被转化。当然明慧网上以前也有交流如何学法的好文章,所以对学好法这个话题此处不再重复,我下面将重点交流实修中如何坚定自己和在劳教所这种邪恶环境中破除邪恶转化的个人体会。

怎样修到金刚不破的坚定?很久以来,特别是在进入正法修炼之前,我一直都在思索,却苦于无法突破。因为我是属于那种封闭着修的,在我修炼过程中,除了最初得法时身体感觉变好了,我几乎没有任何感性体会,就算在梦中也没见过什么超常的东西;甚至于在理性升华上,我也没有一般学员在学法时那种赫然开朗明白了法理的体会,所以我以前经常考虑自己是否在提高,是否更坚定了;但是我仍然不知道答案。一直到九九年以后,特别是我真正走入正法之中时,我才悟到了关键。因为我发现当我真正不再考虑自己个人,无论是常人中的自我、还是修炼境界中的自我时,一切都在自然变化:我的心慢慢变得愈来愈简单、愈来愈清醒,同时也越来越坚定。

在99年之前,甚至99年以后一段时间中,我都能觉察到企图动摇自己对法坚定的思想业力的存在。我知道这种思想业力的干扰是几乎每个大法弟子都会碰到的。从得法认识法的开始,我就十分清楚大法就是真理;每当这种思想业力干扰我时,我内心非常清醒我坚信大法,并且尽力排除那些业力干扰。但是,这种对坚定与否的业力干扰依然存在。不过在开始时,我对此并不担心。可是,在九九年那种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时,我也开始担心,因为我不知自己到底有多坚定,不知自己是否坚定到足以面对未来可能的任何状况。于是我在法中寻找答案,因为我相信大法一定会给我答案。因为从法理上讲,坚定自己与加强主意识、排除思想业的干扰有着直接关系,很自然的,我在学『主意识要强』这一节之后,在『心一定要正』中注意到了“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它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而现在你就那么不稳,要是现在给你出现这个磨难,你根本就不悟了,根本就不能修了。方方面面都可能出现磨难的。”

这一段话,我悟到这应该就是大法指导自己如何坚定的法理。从那时开始我就坚定的按照师父的这段话去做,去磨炼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和坚定之心。每当有任何一种企图动摇自己对大法坚定的思想业力出现时(特别是在九九年那段时间,这种干扰明显变强),我一方面竭尽全力去排除消灭它们,另一方面我不断并且更加加强自己的这种意识:大法是宇宙大法,我绝对坚定大法,坚信师父(当时还没有讲明正念的法理,我只是尽我一切力量去加强这种坚定的意识)。慢慢的,我发现这种企图动摇正信的业力干扰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弱,到了大概2001年时几乎再也没有这种思想业力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还发现了一点,就是我与同修交流时,很少有人愿意在这方面深谈;为什么呢?在我看来(因为我曾经也是这种状态)不是说每个人在这方面都很好了,恰恰相反,很可能是那种我们最难放弃的保护自己的私心障碍住了这方面的交流,都害怕让人发现自己还有不坚定的思想(其实这种不坚定的思想、包括怕让人知道自己不坚定的思想本身恰恰不是真正的自己,并且往往隐藏的很深),都不愿暴露这种根子上的问题。而这种心却恰恰不是真的自我;这也正是在我的境界状态中所看到所谓“转化”问题的根源。因为旧势力现在已到了垂死的疯狂,我看到企图毁灭大法弟子成了它们这时的唯一目的,只要同修们存在这种根子上的问题,一旦落入它们的邪恶迫害中,它们就会千方百计的搞转化,就算这个人今天转化、明天清醒,它们也会认为差不多完成了它们的目的。所以少数认为我今天顶不住明天发个声明再弥补的同修一定要清醒——只有解决根子上的问题,从根本上坚定大法,才能破除邪恶,才谈得上去正法、去铲除旧势力;否则的话,这种错误认识的本身就成了安排最后拼死反扑的高层旧势力得以偷生的基础。

等到我因为心性有漏放松自己结果被迫害进劳教所时,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对自己坚信的业力干扰了。但是在那种从里到外从深层到表面都非常邪恶的环境中,我又开始担心自己的坚定,因为虽然已几乎没有这种思想业力,但是我担心因为还有执著心而达不到金刚不破的坚定,我很清楚虽然不一定有魔难但自己必须达到坦然面对一切的境界才能真正走好以后的正法道路。而此时我认为自己还有这么多执著,我对自己没有绝对的信心。于是我又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不过同样的问题,同样是前文提到的那段原文,我却证悟出了不同的内涵:

在我以前的认识中,我认为自己的坚定是源于自己对大法法理不同层次的认识,认识得越多、越高,应该就越坚定。而现在我悟到了真正的坚定是源于生命同化于大法的本性,这种坚定没有任何原因不用任何理由,就是生命的本性反应,就是生命的本能;而对法理的认识只不过是同化于大法的本性的体现(当然也是坚定的基础,但却不一定是根本)。我悟到了在我以前的认识中坚定与层次直接相关,那么在这种认识中自我的层次、对法理的认识程度决定了坚定程度,其实这种认识本身就含了一个“私”,就执著于修炼中的自我,也就是不同层次中的自我;可是不管哪一层次都不是先天境界的自我,都还不是将要在大法中圆满、返本归真的自我;所以从这个角度看,用认识到的法理去支持、加强的坚定是难以达到金刚不破,因为修炼中的任何层次都不是圆满,都有不同的层次制约(当然,在修炼的初期往往是先明白法理,而后更坚定),而只有同化于大法的本性才能直接体现出大法,才是真的金刚不动(也就是我所悟到的出自本性的坚定是无需任何法理原由、没有任何层次限制的,就是生命的本能)。现在我悟到了坚定大法坚信师父就是同化于大法的本性,就是先天自我的本能,这种坚定是无需任何法理原由。只要守住自己的本性加强自己的意识,无比加强自己对大法无条件的坚定,就一定能达到金刚不破。而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我发现被转化的大多数、不管他是哪种情况其实质上的动摇都是源自于对法理的疑惑不明。

所以我会经常,特别是可能面临什么关难或在魔难中时,或者思想上出现各种干扰时,我都会静下心不带任何保护自己的心理,清醒的审视自己坚定的心,看看自己的坚定是不是圆融无漏?刚开始时,我发现自己的坚定中有时夹杂着这样那样对法理的不明,每当我找到时,首先我会挖出这种疑惑背后隐藏的执著,去掉它;同时我更会象以前铲除思想业力一样去消灭这种疑惑,因为我知道对大法的坚定是绝无条件毫无保留的,那种种不明,只不过是不同层次中执著、干扰的表现。当我坚持这么做时,大约正好在这次转化高潮开始前,终于我平静的看到自己内心最深处对大法金钢不动圆融无漏的坚定,我知道,不管前面的道路会面临什么,不管我自身还有什么执著没去掉(这并不是说不去努力的修去执著),什么都动摇不了自己的坚定,都动不了自己的心。

当我经过回顾自己的修炼道路,冷静思考理清思绪后,我认识到破除邪恶转化迫害的关键在于根本上的坚定。其实《转法轮》“人家也跟我说:你叫他们修得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点难,人与人之间就那点事呀,还有很多心还不能去呢!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旧势力就是以此为由而安排这一切,现在更是带着毁灭的心理以此为突破口来迫害大法弟子。而这时劳教所中已有不少人被所谓的转化,当然大多数人并不是真的邪悟,只是他们在精神肉体的双重压力下,由于对法理有认识不清的地方,一时产生了迷感,结果在思维不清的情形下而被迫转化。

由于不少大法弟子都存在本文开始讨论的问题,所以当面临这种迫害时,出现了各种问题,甚至产生了一些担心忧虑。于是为了解决这种根子上的问题,我与本分队的大法弟子们进行了多次交流。在交流中我不但指出了我认识到的问题根本,谈到了所证悟到的坚定大法的法理,阐明了我所认识到的破除转化迫害的关键:不在于现在怎样能把法理认识的全面无漏、没有疑惑,不在于现在怎样能一下子把心修得圆融无漏、没有执著(这是一个实修提高的过程、并非一日之功),关键是根子上要绝对坚定、无条件无保留的坚信;不管思想中存在任何不明疑惑,都要绝对、更加的坚定,要认清那一切决非自己;同时我也交流了对抵制转化迫害的具体策略:就是完全不配合、不与它们进行任何交谈;同时加强发正念铲除邪恶。其实无论邪恶使用什么伎俩,体罚、不让睡觉、长时间谈话等,都是企图把学员的思维打乱,从而在主意识不够清醒的情况下,通过学员对法理的疑惑来动摇根本上对大法的坚定。并且它们一般都会先挑选目标、再转化,其实它们也就是找学员的漏洞。我们不与之交谈,一方面不给邪恶找漏洞来迫害自己的机会;同时更有利于保持精力加强正念。而加强发正念就能够清除其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旧势力,破除邪恶安排,从而减少、灭尽邪恶迫害。

经过这种交流之后,大家的认识更加清醒;在随后一个多月邪恶的转化攻坚中,我们分队的大法弟子要么没被挑选为目标、要么就成为它们转化不了的硬骨头(但遗憾的是其他分队的大法弟子、特别是新进来的弟子,许多却没能把握住;因为那种环境中,交流是相当困难的,事实上它们一发现我们分队的大法弟子都变得转化不了时,它们立刻就把我调到了隔离班)。

出来之后,我知道自己正法任务的重点又不同了,但是我个人悟到无论我们要完成任何正法使命、正法工作,无论我们可能面临任何环境,特别是大陆的大法弟子,一定要解决自己根子上的问题,要修好自己的根本。我真心希望自己所谈出的个人体会对我们同修(特别是大陆的大法弟子)真正修出金刚不动的坚定心能够有所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