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快书:幽默两则


【明慧网2003年1月24日】

(一)

老教授,上北京,
一心想看那天安门前把旗升。
清晨来到广场上,
日头晃眼搭个凉棚。
(双手搭凉棚,仰望。)
突然间窜出一个武警:
“老头儿,你胆子不小啊,
大早儿上这儿来炼功!”
“什么炼功?炼什么功?”
“跟我走吧,老头儿,
别跟我猪鼻子里面插大葱──装象啦!”
(冲远处喊)
“哎,我抓住一个法轮功
(自语)哼,看谁还说我不机灵。”
“我不是法轮功,我怕晃眼,
用手搭个凉棚。”
“你还当我这么好蒙,
谁不知道,你炼的是
法轮功第二套功法──站桩功。
走吧,老头儿!”

(二)

风和日丽天气爽,
张大爷取钱上银行。
办完事,往家走,
两个大汉把路挡:
“有事要和您商量,
(小声)是自己把钱掏出来,
还是我们动手抢?”
“嗬,这光天化日就敢抢?
我就不信,
来人啊,有人抢劫啦!”
(等片刻)
“来人啊,有人抢劫啦!”
这两个大汉乐了:
“大爷,别累着,
要不是回回得手有经验,
谁敢在这儿瞎晃荡?”
他们一个抓住张大爷的包儿,
另一个“刷”把小刀亮:
“要钱还是要命?”
张大爷一看要玩命,
灵机一动大声嚷: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话音刚落,“噌!”不知从哪儿
窜出六个警察,
吓得强盗把手放,
抱头鼠窜魂魄丧。
这正是:
“警察派的啥用场,
你说荒唐不荒唐。
强盗打劫没人理,
迫害好人团团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