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功友、中科院博士王斌


【明慧网2003年1月25日】亲爱的朋友,我要把一段真实的经历告诉你们。我要让所有善良的人们都知道他。

2000年的春节期间,我回国探亲,认识了王斌,那时他在科学院读博士。

记忆中我们只见过三次面。我回到美国后,我们有过一段电话电邮的往来。由于后来的事发生得太快,我们失去了联系,我便再没有了他的消息。不久前,从一位老朋友那儿得知,王斌现被关押在劳教所。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

记得刚刚从国内回来时,时时惦念着国内的朋友们。那一次回国的经历,让我深深体会的是,对于在海外的人来讲,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国内大法弟子所面对的这场迫害的严峻。每一关,每一难,都坚实的记录着每一个修炼人对自我执著的不断放弃,记录着他们所担负起的责任,和对大法法理的见证。

这儿有一封我一直珍藏的信:

“…读了你的信,感到你挺担忧我现在的处境的。你放心吧,有师在,有法在,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我想都没想到会这么早出来。

“可是,你不知道迈出那一步,对我来说是何等重要。这一次出去,真是一次生死的考验。一头是大法在遭受恶毒的诋毁,作为弟子,我该做些什么?一头是自己的声名利禄,亲情友情……

“一个同修说:‘我们去做件好事。’并将那面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横幅展现在我面前。我的眼眶都湿润了,好久没有见到这面横幅了。宇宙大法造就了一切,却在被人这么诋毁,他应该有一个公正的位置。

“因为我,可能要受牵连的亲人在脑海中闪过,我自己的学业,老师,所里的工作……为此我可能会失去一切。我还想到了你,还想跟你说几句话。

“展览就要结束了,晚一天去都不可能。宿舍的大门就要紧锁,时间已不允许。我说,给我十分钟考虑吧。大法造就了一切,我怎么能够苟且。于是决心与他一起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横幅高高举起。告诉众人,我们不同意当权者的观点,大法这么好,我们愿意用生命护法……

“生死考验再走过来后,我有了一种玄妙的体会,还剩下一些执著,也一定会修下去的。修炼的时间可能不会很长了。

“我想不遗余力的精进吧。”

2000年的夏天,时不时接到他的来信,传来一些他身边发生的事。那时国内的情形非常紧张,不断的有他身边的人被抓,被判刑,被劳教,还有被打死的。在那种严峻的环境下,他沉稳地完成了所有实验工作,让同学们也感到钦佩。

师父的经文出来后,事情有了很多变化,很多地方被非法劳教的学员,开始陆续的放了。在押学员的家属也开始找有关部门交涉。王斌也和其他的学员去劳教所要求释放那些被非法劳教的功友。

6月份一次他被抓放回后,给我讲了这样的一段经历:“几天前,我们和正被非法关押的学员亲属去派出所及分局要人。虽然,一些警察魔性很大,可是我们心态正,心齐,善意地向他们及他们的领导反映情况,他们推脱的时候,我们就静心等候。我们在入口的厅里,集体学法,个别学员在炼功。有警察几次过来,态度粗暴地干扰,抢经文。我们跟他讲道理,后来其他的警察过来把他劝走了。并对我们说:你们继续修炼你们的吧。那些被非法关押的学员也在里面集体学法炼功。他们对里面的学员有所动作的时候,我们和他们的亲属便对里面高声说:人民警察不许打人,打人违法。我们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场。整个过程我们外面的学员没有被抓走一个。里面有几位学员被当天释放。”

7月中,接到他的来信,才知他又被抓了。“我又被放出来了。19日晚12点多即20日凌晨,我刚入睡,便被身穿制服开专车而来的4名公安态度恶劣地从床上抓走。当晚一同被抓的还有小张。被关押了40多个小时后,于昨晚释放。那里没地方睡觉,我们熬了两晚。出来后才知道所里的人又为我们捏了一把汗,我们俩差点被拘留了。他们找的理由是我们曾经给外地学员提供住宿。我们这儿的派出所分到了两个拘留指标,据说后来抓了清华的功友。”

王斌被抓放回后,抓紧时间准备论文,希望能按预期毕业。

不久,又不断传来有功友被抓,被拘留,被劳教的消息。我们的一位朋友也被关进了监狱,那位朋友的妈妈在迫害的压力下不幸去世。

学校也迫于压力,让王斌休学回家一段时间。他已经成功的完成了所有毕业所需的工作,本来很快就可以毕业,并有很好的出国机会。可是校方一直不允许他复学。那时,我们都劝他尽快到国外来,他也得到了一个访问学者的机会。可后来听说,当权者炮制了新规定,不许炼功人出国。他拿不到护照。

那段时间,情形变得更加恶化,有大批的学员被劳教,强行洗脑。外面人也遭到被送劳教的威胁。他和朋友们商量,不能等着接受这种迫害,要想办法离开。不久,他回到了家乡,一边和周围的人讲着真相,一边准备着自己的事情。我只知道他非常的忙,处境也变得复杂,有时处在危险中。我们的联系也变得困难了许多。他的消息越来越少。

年底,他终于回到学校完成了学业,毕了业。不久,得知他离开了北京。

天安门自焚事件后,给国内的学员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周围的人从不理解,到产生仇恨。新一轮的强行洗脑也随之又一次地开始了。王斌他们在一些学员中开始了广泛的交流,认为讲清真相更加刻不容缓。

那时他有些事情需要海外学员帮忙,由于很难体会他们的处境,需要的知识我知道的太少,没能提供及时的帮助。现在想来,两年前国内的学员们就在艰难的环境中做着我们今天在做的事,广泛地,深入地讲清真相。

不知道何时,他又被关进了劳教所……

写到这里,我的心在痛。亲爱的朋友们啊,修炼“真善忍”的人遭受迫害,百姓无辜被谎言蒙骗,三年多了,这荒唐的丑剧还在上演。我一定得做些什么,也必须要做,责无旁贷,因为我知道真相。

让我们一起来大声疾呼:释放王斌!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