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陈德文、王化臣两位同修

【明慧网2003年1月25日】得知陈德文被葫芦岛教养院迫害致死,王化臣被葫芦岛连山区派出所酷刑逼死,我的心好沉、好痛……

陈德文是1999年10月底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当时环境很恶劣,恶警经常利用犯人毒打、辱骂、体罚我们,变着花样折磨我们。我们默默地承受着,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给警察和犯人充份的时间了解我们。

在2000年初几个大法弟子一起被下到葫芦岛教养院的严管队,在那里我见到了陈德文,这已经是老陈第二次被严管了。老陈坚决不接受体罚,拒绝邪恶的要求。恶警拿他没办法,只好把他拖到另一间屋坐窄板凳去了。我们几个则每天被毒打、体罚十几个小时,直到有一天我昏死过去。老陈坐的窄板凳只有三指宽,坐的时间越长越难受,后来他的脚和腿都肿了。老陈和我们在厕所或走廊遇见时,总是互相鼓励。告诉新被绑架进来的学员这里的情况,不要被邪恶表面的声势吓住,大家是一个整体。一个多月后老陈和另一个学员高文志被加期一年。后来我们又一起绝食反迫害,证实大法。就这样我们作为一个整体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由于我们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严格要求自己,处处替他人着想,与人为善。同时坚定维护大法,证实着法,使很多人从正面认识了大法,结下了意义深广的法缘。绝大多数犯人都觉得大法弟子好,愿意和我们交朋友,有几个犯人表示出去后一定炼法轮功。也有的警察暗地里为我们鸣不平和提供支持。大部份警察是知道法轮功好的,只不过是被政治流氓集团所操纵着麻木地干着坏事,但也有少数人性全无、正念无存的败类。老陈是在绝食抗议对法轮功和其创始人的造谣、诬蔑和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时,被迫害致死的。葫芦岛教养院恶警犯下重罪。

我和王化臣是在99年7.20以后在市中心公园交流时认识的,他戴一副眼镜,很斯文。谈话中可以看出他有着很好的修炼基础。当时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邪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明慧的资料也很少。我们把明慧的资料复印下来传看,和北京正法回来的弟子一起开法会,大家互相切磋,介绍各地的情况,探讨该怎么办。最后都认识到应该走出来证实大法,有的决定去北京证实法,有的主动承担起本地的大法资料和联系。

99年9月份我和一位同修去上访,在北京遇到了王化臣等人,随后我们一行六人到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的人民来访接待站上访。这已经是王化臣第四次来北京上访了。在一条幽深的小巷子里,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好不起眼的两扇铁门里,就是堂堂的“两办”供人民上访的接待站。而且这条巷子里也布满了各地政府的住京人员,目的就是阻止人民尤其是法轮功学员上访。(即使这样,后来也不行了,来上访就抓走。)我们冲破重重阻力才得以进去上访,而接待员根本不认真接待我们,一个接待员还打了王化臣。之后接待员扣了我们的身份证,并通知驻京办事处把我们抓走。这天正好是中秋佳节,月圆之夜我们被用手铐铐了一夜。第二天我们被遣送回葫芦岛市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和王化臣有了更多的接触,从谈话中可以知道他有着很好的修炼基础。他98年得法,很精进,已经把《转法轮》背下来了。这非常难得,尤其是在拘留所里。他经常给大家背法,有时讲一些自己和功友修炼中的神奇故事,以及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情况。在拘留所我们一起绝食反迫害,之后我们就被分开了。我被送到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从此我再也没有见到王化臣。

2002年突然得知王化臣被葫芦岛市连山区派出所用酷刑逼死,我的心好痛……

短短的三年间,我身边已有四位功友被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夺去了生命,而且这场迫害还在延续,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的消息传出。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这样不计后果的疯狂迫害已经导致天怒人怨,其下场将是可耻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