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是必然的


【明慧网2003年1月27日】【得法的经过】

在大法中,每个人的得法过程好像都是很顺理地、自然发生的,实际上是非常完美地、妥善地安排好了的。我的得法经过也不例外,似乎是很自然地,跟着个感觉的理,走着走着就得法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却发现他是个没有勉强的,而很完美自然的安排好了的过程。

虽然从小就在宗教界开办的幼稚园上学,读初中时还每个周末都跟着天主教的修女学习教义。后来因为大学里读的是自然科学,以为唯物的无神论才是真理。因此,成为一个无神论者,什么事物都用唯物的无神论观点看,那时,对所有宗教有关神迹类的东西,未曾亲眼见过的都不肯承认。

为了身体健康、为了好奇、为了让自己的针灸医术提高,还有其他许多的原因,在一些杂书中读到了,学气功、宗教修道等等都可以满足我这所有的要求。曾经学过好多种气功,也学佛、学道的,在这其中,知道了许多唯物的观点都有些问题,稍稍放弃了一些唯物观。回想起来,原来这本就是为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而做准备的。

进入大法之门,听师父讲法,那么多常人闻所未闻的、见所未见的,绝对不敢置信的东西,在一个学习所谓「现代科学」的无神论者来说,更是不可能相信的。所以,学气功、学宗教的、学修道的,这些基础都是后来为了学习大法的准备工作。

在学习其他气功的期间,听到了「法轮功」这个名词,就有了向往的心。听说大法可以让学习者快速地长高功,这种功法到哪去找啊?

【过去的经历】

考取大学,在那个时代,那个地区是非常难得的事。我竟然考取了,还是最好的大学之一,在邻里之间,造成的轰动可想而知。

常常,人就是不满足的,考上了台湾最好学校之一的师大,应该是极为兴奋的,当然我不例外。兴奋之后开始有不满足的想法了。为什么?那个时代,职业的选择性少,上了师大,就等于签了个一辈子当教师、一辈子当个穷教员的约,命运难改了嘛。贪婪的心,让我有自己打算、自己安排以后生活的出路的想法。

当时的想法就是,我还满上进的呢,我算是很努力的唉。毕业后,被分发到偏远的小镇当个高中老师,正好可以多用点功,后来真的让我考得更高的学历。有了更好的本事,脱离了教书的行业,用别的技术赚更多的钱。

真的,多用功一些,多努力一些改善生活品质,当然被常人认为是很上进的、是很有出息的。可满脑子想赚更多钱的思想,那就不对劲了。在当时却以为那是付出了努力,求上进、多赚钱、多获得些名声是光宗耀祖的。后来,真的让我当了个科学研究人员,比当教师好得多了,可精神却苦闷得不得了。经常都处在同事们的互相的争夺中,为了追求名利,不知道每天要损失多少神经细胞,其实就是要干不少的坏事吧,同时又要多注意一些苗头,又要想办法踩在别人的头上向上爬,多么地难啊。我想,我的本性不是这样的。因此就只有被别人踩在头上的份,更是苦闷。

偶然的机会,参加了个针灸研习班的课程,因为自己是学习神经科学的,在针灸学的理论与临床上,都学得比别的同学好;又对中国古文化,易经八卦的变化有比较多的偏好,领悟课程的内容比同学们的进步快。之后就因为兴趣而进入了有关气的医学研究当中,也踏入了中医医学的研究领域中。

因为进步得快,针灸医学的、中医学的理论与实践都比较能掌握得好一些,可以自己做临床诊疗也可以教课;许多的讲堂,许多学校的中医有关的社团都请我给他们开课,也有些报章杂志邀我写稿或做访问,这真的让我沾沾自喜,这下功可成、名有望,可以扬眉吐气,可以大把大把的钞票赚进口袋里了,有时就常显示出不可一世的态度了,趾高气昂的,不知道得罪多少人。

学习了大法,在大法修炼中,对我们的要求是做个好人,做个超常的好人,做个用「真、善、忍」为衡量标准的好人。随着看淡了常人中的欲望和执著,我的气质被彻底地改变了。

【正法时期利用各种工具讲清真相】

原本是个人修炼的,怎想得到,风云突变,大法的情势突然有了大的转变,大法进程推到了「正法时期」。

自1999的4.25后,大法在中国大陆的处境非常严峻。学员们顶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铺天盖地的、各种造谣中伤的、镇压迫害的、无比巨大的压力,不但不为谣言所惑,却大多数能站出来,还各处去讲清真相。在邪恶的压力之下,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更能坚定地卫护大法。可见这个大法的伟大内涵,才有许多人会那么心如磐石地、坚定不移地卫护他。当时的想法,在大陆受苦受难的学员们这样的捍卫大法,我们虽然不能参与,也得为他们做些什么,可就不知道该怎么行动,真是苦恼、难过。

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充分发挥出自己的积极性与大法弟子的作用。」做事是自己的这颗心啊。对法有利的,无论事之大小都可以做。

师父教给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究竟如何用智慧讲真相呢?

为了广泛地向世界各地华人讲真相,学员们付出的努力,让我感动。他们到处派发和制作文宣材料,也制作各种媒体,像做广播的、写文章的、做电视拍摄与剪辑的,许多学员都从新手开始,一点点地摸索,后来几乎都成了专业人员。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真令人感动。讲清真相可用的工具非常之多,文宣以外,透过网路、电话、电视、杂志或报纸等媒体,都可以用来讲真相。

我的工作时间和大多数同修不同,别人休息我上班,参加任何一个小组的团队工作,都有实质的困难,不能大家伙儿一齐派发资料、在旅游景点向大陆来的观光客讲真相、也不可能拿摄影机拍影片,所有团队工作都不能参与;还有,上班的时间长,又没有独立的电话系统。利用网路和电话讲真相等等,也不是我有限的时间能掌握而能胜任的,感到很苦恼,想要走出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还真是不容易啊。有时想,如果有机会,我们大面积地向群众弘法是否可行?

师父曾说:「也不允许象我这种形式传功,不准采取我这样的大报告的形式来讲法,你讲不了法。」(《转法轮》)过去,对法的理解不够,以为对大面积民众演讲弘法就是类似大报告方式讲法,有一种顾虑的执著心,认为这样做不合于法的要求,一直蹉跎着不敢去做。在反复学法中悟到,其实广大范围弘法也是讲真相的一个重要环节、大范围面对民众的弘法工作也是可以弟子来做的啊。我不就是个可以担任做这个事的人选吗?

【被安排在末法时期来正法的】

大学里就是学习教书的,平时又有丰富的教学经验,临到大范围的讲课场所也不大有害怕的心,表达能力也还不错。参加了几次台湾各处的教师研习营的弘法,尚不辱使命,从常人最喜欢听的健康维护、保养身体、然后,自己做个好人、做个健康的好人、做个以「真、善、忍」为衡量标准的好人,而且也教学生做个好人,能事事都做到「真、善、忍」标准等方面着手。听了这类的演讲后,许多的中学教师们的观念正过来了。因此也了解到自己可以发挥的、可以做的事情还满多的,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路」。后来师父发表了《路》,「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就是让我们不要总在等着由辅导站或某些别人给我们安排好了的才去做,而是要发掘自己的「路」。

2001年北美学员的努力,找到了可以播出大法节目的教育频道,为了快速制作以教学为内容的节目,先找我们这些有教学经验的学员,紧急录制教学节目带。有幸我们一同拍摄的学员多能配合我的时间及需求,大家通力地一起合作着,开辟了一个叫「认识中医」的节目,幸不辱使命,这些节目从来没有开过空窗,而且制作出的节目还愈来愈精致。

我每周为了节目内容的充实而搜尽枯肠,只好大量翻阅古书。以前师父不要我们读包括《黄帝内经》在内的等修炼的书籍:「至于说什么《黄帝内经》、《性命圭旨》或者是《道藏》之类的也一样,虽然没有那么些不好的东西,但是里边也带有各种层次的信息存在。它本身就是修炼方法,一看也给你加进去,干扰你。」「给你的功里加进去,虽然不是不好的东西,突然给你加进去一点别的东西,你说你怎么炼?不也出问题吗?咱们电视机里边这个电子元件,要是给你多加一个其它元件,你说这个电视机会什么样?马上就坏了,就是这个道理。」(《转法轮》)当时只知道为了不要我们的修炼受到干扰。也只是以为那书中就只有中医的治病理论。可为了做给常人有看头的节目,勉强拿起久已搁置了的《黄帝内经》来读,却发现原来《黄帝内经》不是只讲医病的,它的医理也都基础于「修炼」,尤其着重心性的修炼。在给常人看的节目中讲一讲《内经》修炼的内容,再稍带加入一些大法修炼的内涵,就只是希望常人因为爱看这个节目而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潜移默化地知道修炼心性的重要性;我理解到,我们做的电视节目尽管加入了《黄帝内经》的内容,目的是由书中的道理启发人善念,证实大法。

大法是圆融的,有自北美回来探亲、原本不认识的常人告诉我说,我们播放的这个中医节目颇受欢迎的。这一下让我更能体悟到大法的伟大,造就了我们,也因为常人收看了我们的节目,而改变了某些变异了的思想观念。

因为多读了些古医书,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增加了更多的医理的理解与认识。常人的许多种病也不再是以前那个狭隘的认知了,而且有更新的、更深入的体悟,治病和以往不同了,对病情的视野也扩大了。师父说过,「那么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他们将成为新人类在各方面学问的开拓者。可是佛法不是为了叫你成为开拓者而给你的智慧,因为你是个修炼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修炼者而后是专家。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证实》)师父藉着要我们实际地参与着做一些工作而让我们进步,让我们更上层楼,就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有这颗要弘扬大法的心,就替我们开启了智慧,让我们能成为一位专家。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都是大法开创的,我们有幸修炼大法而开启了更大的智慧,了解了常人千思万虑也难理解的东西,将来新纪元的专家也都是大法造就而成的。

有了这样的认知,在弘法方面,我变得比较主动了,在诊所诊疗时,如果有在某些社团或一些宗教团体有影响力的客户,他们总有一些健康上面的困扰或有要求更健康的,我逐渐能够主动要求,希望这些客户为我安排到社区、到社团或到他们所属的团体,做有关健康或人生等话题的演讲,最终目的就是把大法的美好介绍给有缘人,顺便也把大法受迫害的事实讲给民众听。而且跟他们说明,道德的回升、执著与欲望的看淡是健康的最佳保证。有时就因此而让一些新闻媒体知道了,也会安排一些访问,更达到向常人自动介绍大法的目的。

我在常人中曾获得一些临床工作的经验,让我能够在临床看诊时向客户弘法,也可以在课堂上向学生们弘法,也可以在大的讲堂或礼堂上向广大民众弘法,甚至也可以在电视节目里向观众弘法。如果没有这些所谓「可信度高」的「名气」,没有这些经验,要做到大面积弘法也是有颇高难度的。

师父为了「……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转法轮》)这种慈悲无比的作为,开启了我们的智慧。而且在不知多么久远之前就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对我而言,我的学业是安排好了的、工作事业是安排好了的、工作中负有一些虚名也是安排好了的,修炼是安排好了的,弘法也是安排好了的,看似无序的,而实际上是非常有序的。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重新给你安排的。」(《转法轮》)真的,师父每一句话都是有的放矢的,每一句话都是可以兑现的。

如果每位弟子都可以在自己的专业上发挥「法粒子」的最大效果,找自己的路,又有师父法身的安排与助力,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那么,走起来就可能更顺利而且又更有效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