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丁立红的妻子:我要向世人申诉这天大的冤屈


【明慧网2003年1月27日】2002年12月我丈夫丁立红在山西省被有关公安部门的犯罪警察迫害致死,这噩耗令我悲痛万分,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一个政治流氓发动的浩劫残害的支离破碎,制造出子孙三代的人间悲剧,一个生命被草菅,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啊,这仅仅是因为他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我只有借此向世人申诉这天大的冤屈。

丁立红,男,36岁,石家庄市铁路机务段火车司机。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由于阑尾手术后使他的身体虚弱,修炼后一下好了,身体变得健壮,并放下了所有不良嗜好,在单位里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大法中修出的无私无我和纯善使他无论对家人、同事还是同修都非常热忱友好,人际关系和谐。在家里我们同修大法、夫妻之间以礼相待,再加上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和公公、婆婆,五口之家和睦幸福,生活中充满了阳光。

99年7.20政治流氓在中国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好人的镇压,使无数因坚持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受到残酷迫害。我们两个也因证实大法屡次被罚款、抄家、关押。而丁立红更是饱受折磨,2001年夏天丁立红在大街上被非法抓捕,他以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抓捕和对他的迫害,在他绝食25天后又被送到看守所一星期左右,他继续绝食才放了他,此时的他已经骨瘦如柴,皮包着骨头,原本健壮的身体被迫害到这种地步。我和丈夫从此漂泊在外,流离失所,过着有家难回的日子,活泼可爱的儿子顿失父母的关爱,两位老人失去了儿子、儿媳的孝敬,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家庭被逼迫到这种地步。

2002年春节期间,四处漂泊的丁立红心系着养育过他的父母,值此春节之际只想看看父母,以报平安。但出人意料的是,石家庄市公安局竟然欺骗我公公、婆婆,又唆使他的工作单位石家庄铁路机务段,借丁立红探望父母之机,共同将他绑架进了河北省会洗脑中心,使丁立红再一次遭到摧残和迫害。他在河北省会洗脑中心被毫无人性的残酷折磨两个半月。在那里对他实施长达25天的不许睡觉的精神残害,面对非人的迫害,他绝食以示抗议,可暴徒们利用所谓的“对生命负责的人道灌食”对他实施更残酷的迫害,它们用很粗很硬的管子用力插进他的胃里,使他痛苦不堪,它们毫无人性地就是把这样的“人道灌食”当成了残害人的手段。(详见明慧网2002年5月10日发表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的野蛮折磨无法动摇我的正信》)两个半月对他的折磨丝毫未能改变他对大法的正信。

2002年11月初他去山西一大法弟子住地,被埋伏在那里的恶警非法抓捕,之后一直被秘密关押,公安部门对外及家属封锁一切消息,我们无法得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直到2002年12月份我的公公、婆婆突然被通知到山西认领他的尸体。我们无法想像他在山西又一次经受了怎样的酷刑折磨及残酷迫害,但我知道,他昨天还是活生生的一个健康的人,今天却变成了一盒骨灰;公婆失去了仅有的儿子,年仅10岁的儿子失去了亲爱的父亲,我失去了丈夫,我们感到天塌了一样,陷入万分悲痛之中,所有了解丁立红的人也都非常痛心。

在这个世界上信仰“真、善、忍”无罪,应当受到崇敬,然而在中国,在一个政治流氓的操纵下,信仰“真、善、忍”的人群却遭受着空前的残酷迫害,在这场镇压好人的劫难中,遭受痛苦的家庭和亲人成千上万,无数的好人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派出所、洗脑班等等非人的地方,正在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无数家庭和亲人遭到株连惨遭魔难。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在这场对好人的虐杀中,仅仅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致死的大法修炼者(已确认证实的)已有554名,而我的丈夫丁立红就是被迫害致死的第554例。

然而,丁立红仅仅是千千万万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中的一员,他的死无疑是被这个政治流氓操作下虐杀的,想一想那553名无辜被虐杀的生命,想一想那些被抓后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详的大法弟子,切肤之痛令我痛彻心肺,难道这场浩劫还不应该结束吗?

这么多好人被迫害,邪恶之徒至今仍在逍遥法外。我们强烈呼吁国际法庭和国际人权机构,能为丁立红及所有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予以立案,讨回公道,并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还大法弟子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

我呼吁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共同制止这场浩劫,让邪恶之徒受到应有的惩罚,使善良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