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校方对得起“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吗?


【明慧网2003年1月27日】日前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清华大学里炼法轮功的部份师生遭到迫害的情况,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判刑,有的被捕后下落不明。在每个名字后面有个人简介,读完后不禁感慨万千。因为我发现他们在被警察抓捕之前都无一例外的受到了清华校方的迫害。

单从里面提到的在校学生说,他们无疑是清华的精英。大多数是博士、硕士,免试推荐博士生的就有4人,几乎都是各种奖学金的获得者,很多是学生干部。

他们是优秀的,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清华的校方也是深知这一点的,不然也不会授予他们奖学金,不会让他们免试读博士。然而也正是清华校方在他们在校期间以“不从思想上脱离”为由不给他们入学注册、不给毕业证、强迫他们休学、将他们开除、甚至直接出面把他们绑架拘禁洗脑。而更为滑稽的是,清华校方不同意开书面的休学证明,理由是怕对外公布真相,显然他们也深知此种行为不端,见不得人。

这让我联想起2002年2月间,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的清华学生拿硫酸泼熊的事来。当时泼熊的学生也是成绩优秀,也被免试推荐研究生,虽然其品行遭到大众的强烈谴责,影响了清华的声誉,但后来清华校方本着“挽救一名人才”的态度,并未将其推出校门,只给以留校查看的处份。

笔者无意对硫酸泼熊事件及当事人做任何评论,只是想就清华校方这两种处理结果的不同谈谈看法。

硫酸泼熊明显是一种攻击性的危害行为,是有具体的行动了,据称清华校方根据《清华大学学生违纪处份条例》第六条第14款的规定,并参照《清华大学学生违纪处份管理细则条例》第十八条及第十四条第2款,做出的处理决定。而不放弃信仰仅仅是一种思想活动,那么清华校方又是根据哪个条例的哪条哪款以“不从思想上脱离”为罪名做出休学开除等决定的呢?以思想定罪,恐怕是一大发明吧。再者,一个人的思想是你说变就能变的吗?无非是想让这些学生违心的说谎罢了。

也许很多人可以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只要这些信仰法轮功的学生说句圆滑的话,表个态,就会风平浪静,前途顺达。然而他们宁可失去学业、失去前途、甚至面临牢狱之灾也不说假话,仍能明确坚持信仰,这种高贵的品格、不屈的傲骨更是难能可贵!自古以来,评价人才首推道德,要德才兼备,而这些高德高才的学生不正是我们国家民族急需的栋梁吗?做学问他们必然能坚持真理,做工作他们必然能坚守原则,做人他们必然能恪守道义,这是真人才!那么清华校方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为什么就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呢?

其实答案很简单,处理泼熊事件,无论怎样处理都不会危及自身,处理的好了还能为自己赚得名声。而在法轮功问题上,不顺从上命可就要丢乌纱帽了。听说同是清华出身的610办公室头目李岚清曾亲自坐镇清华监督迫害事宜,可见如果没有这种危及自身利益的前提,清华的领导们在处理问题上也不会如此令人不齿。

清华立校80余年,以其严谨的学风和突出的成就备受瞩目,以“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为校训,也涌现出朱自清、闻一多等高风亮节之士,如果众先辈泉下有知,恐怕要为今日的清华掩面而泣了。试想,在强权面前没有坚守道义良知的勇气,望风即倒,趋炎附势,如何去维持清华的精神,何来“自强”与“厚德”?如何去培养真正的人才?没有一种精神、一种骨气,又怎谈得上“建设世界一流的大学”?

这些信仰法轮功的师生身边的同学老师自然是深知他们的人品和学识的,对于校方的处理即使表面不说,心里也会嘀咕,这种打击良善,扶助邪气的歪风,对于清华的学风、校风又会有何种影响呢?这么多的硕士、博士被强令停止学业,又会给他们所从事的课题研究带来什么影响呢?可以说清华在这件事情上做的实在是太不漂亮,对自己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在江泽民为首的几个弄权小人的淫威下,清华竟沦为迫害忠良的打手和帮凶,给清华的历史上添上了浓浓的耻辱的一笔。有的学生在学校里就被校方强行绑架送到警察办的洗脑班,不转化就直接劳教。有的学生不愿顺从迫害已经离校出走了,这本来给清华提供了解脱出来的机会,可清华校方竟然千方百计的到处找,甚至给其家打电话,骗说什么回来没有事,继续学业,拿个毕业证书什么的,或者回校收拾一下东西等等,但是一旦找到后就派人派车把人家送到警察手里。这么做,我们就不得不质疑领导们的个人品德了。其实在这件事情上,作为校方,即使没有那么足的道德勇气去抵制,也完全可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得更像样点,是最大限度的维护善良还是最大限度的打击善良是可以选择的。在干坏事上这么积极干什么,何必呢?

此事不仅是清华之大不幸,也是我们国家民族之大不幸。清华只是中国知识界在这场镇压中的一个缩影,知识分子越来越圆滑和市侩,这是我们民族的悲哀,当人们的骨头越来越软的时候,我们这个民族离衰亡不远矣!不过可喜的是,从这些信仰法轮功的师生身上,我们体会到一种久违的精神,这也许就是我们民族未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