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洗脑班的经历再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1月28日】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在世上我们学员所遭受的各种魔难考验,也恰恰是这个旧势力所安排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又说:“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得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那么做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何在正法之势来到之前,彻底破除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下面我就结合自己在洗脑班遭迫害的亲身经历,再谈谈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问题。

中共十六大前夕,邪恶表现极其猖狂,一些本来停办洗脑班的地区也再次开班,到处疯狂在抓捕大法弟子,我也被邪恶再次绑架到洗脑班。这次洗脑班与以往不同的是:其欺骗与邪恶程度都大大超过了过去。邪恶开始以极其伪善的面目出现,在达不到目的时,便以极其残暴的手段告终。它们为了达到所谓的百分百的转化率,甚至不惜采取一切最恶毒、最卑鄙、最下流、最残忍的手段,强迫大法弟子在转化书、悔过书和决裂书上签字。虽然每期洗脑班说是一个月,但按照它们的说法,凡是进了洗脑班的学员,不“转化”就休想出班。除非是精神病或死亡,而且每人每月需交达几千元的生活费。

我刚一进班,那些“帮教”人员便装出一副无微不至关怀的样子,称兄道弟,端茶送饭,嘘寒问暖,同吃同住。我心里明白,邪恶把我抓进洗脑班的唯一目的就是尽快让我“转化”。它们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象变了个人一样”地对待大法弟子,它们这一切表演只不过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妄图通过这种所谓“以情感人”的方式来迷惑大法弟子,放松大法弟子的正念。因此,我绝不能消极承受,为了主动抵制邪恶对我的无理关押,我便开始绝食抗议,同时指出非法拘禁大法弟子是犯罪行为,必须立即无条件放我回家。但邪恶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对我的所谓“转化”,它们为我专门成立了一个“帮教”小组,并煞费苦心地设计了一套“转化”方案,每天一边对我强行灌食,一边指使十几名叛徒和“帮教”轮流对我进行恐吓、威逼、利诱、谩骂,甚至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罚站、曝晒、殴打等。在洗脑班里,有些同修也知道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放下生死,坚定正念。但由于承受不了邪恶长时间从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最后不得不违心地被迫在“决裂书”上签字。当时,我不管它们是花言巧语,口蜜腹剑,还是破口大骂、穷凶极恶。始终保持平静的心态,冷静的头脑,用理智对待一切,不受邪恶干扰,真正做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并用强大的正念清除背后操纵邪恶之徒的一切邪恶因素。结果,它们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反而一个个被我驳得瞠目结舌,哑口无言。甚至害怕那些邪悟和“帮教”反被我转化。

一招不行,又换一招。它们又把我单独关进一个贴有恶毒攻击大法和师父标语的房间。又是连续几天几夜强迫我反复观看那些诽谤大法的录相,并把喇叭的音量打到最大。当时仿佛整个房间都在颤抖,到处充满了邪恶。如果没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的人,很快就会被这种邪恶恐怖的环境所吓倒。其间,它们仍旧对我进行野蛮地灌食,灌不进去就拳打脚踢,我浑身上下几乎每个地方都被它们打过。那些叛徒和“帮教”看到我痛苦挣扎的样子,不但没有丝毫的恻隐之心,反而幸灾乐祸,助纣为虐。象当年犹太人对待耶稣那样,对我百般地进行嘲笑、讽刺、挖苦、谩骂和凌辱。尽管如此,邪恶也没能让我屈服。

邪恶之徒见使用上述方法对我依然无效,便气极败坏,恼羞成怒。在我长达三个星期基本没有进食和遍体鳞伤的情况下,丧心病狂地将我双手反绑,再用一根绳子吊起来,双膝跪地。据说这种酷刑对一般人只需三、四个小时就难以承受,而邪恶之徒却灭绝人性地将我反吊了近四十个小时。其间我几乎休克,暴徒仍不罢休,继续将绳子往上升,还惨无人道地用抹布塞嘴,用蚊香,烟头熏鼻子,用冷水浇头,用牙签对着身体伤口和敏感部位狠命地刺扎……

在我肉身疼痛难忍,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也曾一度准备向邪恶妥协,但想到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说的“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想到自己为了今天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曾历尽千辛万苦,甚至可能掉过头,怎么能在这正法的最后关键时刻背叛大法,背叛师父呢?!自己承受的这点痛苦与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天大的罪业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师父不传大法,不为我们承担一切,我们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还说过:“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里不稳,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当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这个情况。”既然邪恶再次把我抓进来,进行残酷地折磨,不是师父保护不了我,也不是师父不保护我,肯定是自己还有有漏的地方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如果承受不住邪恶的考验,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就不能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消去自己最后业力和执著的同时,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自己的最高位置,就有可能掉下来,甚至前功尽弃。“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他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历史上没有过,也算是难得。”(《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于是,我便把邪恶对我迫害当做我用正念清除邪恶的好机会,并请师父为我加持,请所有的正神帮助。同时警告旧势力:你们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否则,你们对我的迫害只会加速你们的灭亡!

尽管我不停地发正念,虽然身上的疼痛也有所减轻,但依然无法承受,一时间感到不得不向邪恶低头。这样才把我放下来。但当邪恶得寸进尺,要我与大法和师父决裂时,我断然否决,于是邪恶就又重新把我吊了起来。当时,如果用人的观念来看,好象是因为我长期没有进食,身体极度虚弱和吊得时间太长造成的。但从大法的角度来看,我当时意识到实际上是自己潜意识中还有怕心,正念不纯,没有真正起到正念的作用,没有真正做到放下生死,放下自我造成的。旧势力企图通过进一步加重迫害来摧毁我的意志,动摇我的正念,好让我顺从它们的安排,达到它们想要做的一切。我想修炼是严肃的,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维护大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即使是自己的肉身真的被邪恶迫害致死,也决不能给大法抹黑,给师父抹黑,不能让自己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生死非是说大话”和“难中炼金体”的深刻内涵。

因此,我决定横下一条心,抱着“生无所求,死不惜留”的正念,一边尽量保持主意识的清醒,反复背诵《威德》、《助法》、《正念正行》和《神路难》等经文,一边继续默念正法口诀,用我神的一面清除另外空间操纵邪恶之徒的所有邪恶的旧势力和邪恶生命。当我的思想观念发生根本性转变的时候,就发现我身上的疼痛也由越来越重,变得越来越轻,直到最后恶人主动为我松绑,放弃对我达四十个小时的残酷折磨。

在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邪恶之徒继续采用软硬兼施的办法,千方百计,耍尽了各种花招,企图让我放弃修炼,但我始终坚定正念,不畏生死,金刚不动,继续坚持绝食,绝水。每天整点除按大法规定时间定点发正念之外,还直接针对迫害我的首恶发正念,其余时间便反复背诵所有会背的师父的讲法、经文和《洪吟》,并对照大法,仔细查找自己有漏的地方和被邪恶加重迫害的原因,以便汲取教训,完全彻底地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减少损失,及时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就在我真正从法上提高上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发正念时,杂念比以前少多了,心也基本上能静下来了,真的感觉好像师父在为我加持,所有的佛道神和天龙八部护法帮我除恶一样,并在睡梦中发现自己非常艰难地钻出了铁丝网。不久再发正念时,就发现在另外空间操纵洗脑班的首恶迫害我的邪恶生命已经被我用正念除掉了。

此后仅过了两个星期,我就堂堂正正地闯出了魔窟。

回家后,经过反复学法,对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以下是我的三点体会,如有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1. 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以法为师。因为在邪恶和迫害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师父都在讲法中告诉了我们,只要法学得好,学得扎实,就能时时刻刻用大法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否则,旧势力就会按照它们在历史上的安排,抓住大法弟子有漏之心进行迫害。如果在残酷的折磨中,学法学得好也照样能在法中及时找到自己被加重迫害的原因,从而用坚定的正念破除邪恶的迫害。

2. 无论遭受多大的魔难都要坚定正念。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只要没有圆满之前都还会有常人心在,同样在没正完法之前旧势力都会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没去掉的观念、业力进行迫害。特别是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时候,最容易产生各种常人的想法,如果不能用正念对待就会被邪恶加重迫害。因此,不管邪恶使用什么招术,也不管自己承受多大的痛苦,只要我们放下生死,正念正行,始终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就能真正做到金刚不破,坚不可摧。

3. 无论正法形势如何都要“精进不停”。只要邪恶没有全部除尽,只要在法正人间之前,我们都要自始至终,一如既往、坚持不懈地按照大法的要求,更加深入细致地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一切。既不能消极等待,也不能急躁盲动,更不能悲观失望,产生动摇,因为“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二○○三年元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