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优秀学生龚成喜在团河劳教所的证法历程

【明慧网2003年1月3日】2002年12月19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后又因坚决抵制邪恶而被累计延长劳教期一年(累计被非法关押两年)的大法弟子龚成喜成功冲破邪恶包围,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团河劳教所。他毫不妥协,正念正行,打破了旧势力安排。邪恶势力极度胆寒,对他说:你现在可影响到北京市的荣誉啦。全劳教所知其名者无不交口称赞,为其正信正行感到喜悦。

龚成喜,24岁,中国政法大学四年级在校生,班长,校演讲协会主席,硬笔书法一等奖获得者,品学兼优,口碑极佳。身陷囹圄后遭严重迫害,始终坚贞不渝,运用多种方式开创环境,证实大法,令诸多犹大清醒,许多刑事劳教人员纷纷留下通讯地址,表示出去后一定找他学炼大法。在多次绝食抗议迫害中,龚所表现出来的刚毅与祥和甚至使许多狱医、警察都深受震撼,佩服不已。此番成功冲破邪恶封锁,已在劳教局引起轩然大波。

2000年,龚成喜因到天安门护法曾被送回甘肃老家,走时全班同学都流着泪为这位好班长送行。

2001年3月1日被绑架到团河,多次绝食抗议邪恶迫害,两次被送入集训队达半年时间,被捆绑几个月时间,受尽侮辱和折磨。由于捆绑在铁床上时间过长,后臀溃烂,长时间留有印迹。多次被送到“攻坚楼”迫害,始终坚贞不屈。

在恶警对他软硬兼施无效后,龚成喜被认为是“死硬分子,很难改变”,恶警怕他影响别人,于是将他送到七大队(吸毒、涉毒类劳教大队)。在七大队的日子里,龚成喜以大慈悲和极强的正念,每天花大量时间和全部精力在洪法、正法、讲清真相上。为了救度众生,他每天只睡3、4个小时,他回忆大量明慧网的文章,有时他写上诉状。从三月到十月他做了大量好事,周围没有人不敬佩和感谢他。他用自己的一切,用纯正、无畏、坦荡和时时处处为别人考虑来感染别人,用一言一行让所有的涉毒类劳教人员佩服,有口皆碑。这些都是他当初在集训队时到期不放又被延期十个月后的表现。然而到了延期也结束时,恶警却仍不想放他。

2002年10月19日夜里7点,龚成喜被带到队部,被告知要被家属和学校接走。龚成喜回来与各班人一一道别,到晚上8点,护卫队和新来的干警多人,进入东楼。8点多时,楼下忽然传来“放开我”的喊声,大家朝楼下看,杜所长和教育科科长姜海权、护卫队的“摩托王”以及一些干警十余人反绑龚成喜的双手,用布勒住嘴,四人抬着,两人捂着嘴,快步走在前面。楼上一人喊“喜子!”他要回头看,又被捂住嘴快步向前。恶警大喊:“全别趴窗户,回去!”大家目睹了这一幕流氓绑架式的过程,既为龚成喜担心,又无比气愤。

大法弟子多次找队长询问,得到的说法互相矛盾。这真是无法无天的丑行!连走过场的笔录、告知及理由都没有,只有欺骗和暴力。大队长不让看,它们怕曝光。后得知,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龚成喜又被延期两个月,从19日夜绑到集训队,龚成喜一直绝食表示抗议。由于长时间折磨,他不能走路、说话,心脏受到严重影响。他曾明确指责恶警“无法无天”。局管理处张某找其谈话,所长李爱民还从调遣处找来现在参加工作的龚成喜的原来大学同学来劝诱。每天他被绑在床上,家人音信不知。被延两个月是五大队恶警岳伟华给其做的诬陷材料。由于集训队心虚,怕出事,加上龚成喜的正念压倒邪恶,集训队答应龚成喜可以不住监舍住值班室,不吃劳教饭,由队长到外面买;不穿劳教人员衣服穿自己的,可以和别人聊天……。从而开创了团河劳教所史无前例的“自由人”环境。

在这种堂堂正正、大义凛然的纯正的力量面前,邪恶束手无策,不再嚣张。十二月十九日,龚成喜在经历了重重苦难的迫害后,堂堂正正走出团河。不管邪恶还想什么花招,但是在一个大法弟子的正念面前,那都是可笑的伎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