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助师的使命与炼功效应


【明慧网2003年1月30日】我于2000年元月进京护法,被邪恶非法劳教两年。在2002年2月凭借对师父,对宇宙真理的正信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魔窟后。我有幸结识一些大法弟子,其中有许多大学生和新功友,救度众生的事他们确实做得有声有色。但由于这些同修99年7.20前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较少,加上学法不够静心,三年多又奔忙于大法工作,有意无意地偏废了炼功。有些还不知不觉地在找借口,从而可能影响到他们自己作为正法弟子的整体提高与升华。我心里为这些同修着急,所以提笔将自己修炼中悟到与实践的点滴写出,希望能起到促进作用。

其一,学法修心,不负使命。

潜心学法,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向内实修,并在艰苦的修炼中去掉自己在常人中生成的各种心,使自己达到不同境界所要求的标准,使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甚至每个细胞都溶于真、善、忍宇宙特性中,同时紧跟正法进程,在同化法,圆融法,证实法,维护法中正心、正人,为助师正大穹奠定坚实的基础。唯此,才能不负历史的使命并完成师父委以的重任:“历史的将来,你们纯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证。”(《致纽约法会的贺词》),“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在未来不同历史时期宇宙中如果出现破坏大法或生命有不同的表现时大法将如何正法、使一切圆融不破是非常重要的。”(《什么是功能》)——对于以上师尊赋予我们正法弟子的殷切期望,我们定要做得更好。

其二,严谨炼功,演化本体:

师父将法轮下给每个大法弟子,使我们能在注重修心基础上按照宇宙的演化原理修炼,迅速纠正人体的一切不正确状态,使人体这个小宇宙尽快归为初始状态。师父在2002年加拿大法会时就明示:“那么对于修炼的人来讲,人为什么能离体,为什么能够飞离起来呢?就是因为你们与地球有关的表面物质粒子组成的身体物质发生了变化,和这个环境中的粒子断绝了联系,你们就没有它的粘结力,没有它的制约牵扯力,那么就可以起空。那么你修到哪一个境界中呢,你在微观的生命构成的那一部分就和那一境界是联系的;你再往更高修呢,你就跟更高联系着,就断绝了以下的所有层次的联系。”(《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所以每个大法弟子所在的每一境界的标准必须得扎扎实实地达到,这是极其重要的、是极其关键的。

其三:悟道与炼功不懈,正法效应显神威。

“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受命于世间天上,责无旁贷!毋庸讳言要完成这一伟大而光荣的历史重负,必须炼就一身浩然正气,钢筋铁骨,那么就要求每个大法弟子在抓紧悟道修心的同时必须严格遵循《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的功理功法去做,学法精进,炼功不懈。在心性提高,层次提高的前提下则可迅速在强大功力的加持下使功能成形,从而随心所用地发挥出能制约于任何空间、威力无比的佛法神通,最终达到宇宙保卫者除恶镇邪、助师正法的最佳效应。

对此,师父在《什么是功能》曾给我们开示:“对于修炼人来讲,修得层次越高能力越大,是因为突破宇宙的层次越多,生命对物质的负重越少、越轻,本能(功能)越强,解脱出来的能力越多、越全面。我在法中讲过,大法修炼功能出得最全面是因为大法弟子将会修到更高层次中去,突破层次越高对物质的解脱越多,也就充分体现出本能(功能)来。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分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

综上所述,正法时期的修炼无比珍贵、殊胜,无比壮丽和伟大,而且处处体现了大法的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以及大法所具有的严肃、严谨、严密性。同时,我在几年身体力行的修炼中,更深刻地体悟到:法轮佛法对于每个真修者而言都是公平的,大法修炼没有轻重厚薄,没有后门可开,没有权势,没有官当,就是修炼!要想修多高,要想达到多高的境界,全凭修者的真心,自己的悟性、忍性及吃苦能力多大,就能修多高。

97年幸得大法后,我从未放弃过将自己置身于师父给我们开创的集体学法与炼功的大环境中锤炼自我。每日早上4点30、晚7点30时,坚持早晚炼功,日复一日,披星戴月,无论是严寒酷暑,冰霜雨雪,哪怕下到工厂、农村等偏远地区去弘法,从不懈怠。2000年元月进京护法,给信访局递送给江、朱的“劝谏书”后,毅然走向天安门前炼功证实大法,当时被恶警拳脚相加,受伤后、抬上警车,仍毫无惧怕跳下车继续炼功向围观的北京市民及外国游人展示大法的坚不可摧及美好。在押往贵州驻京办事处后仍与同修坚持学法炼功,并向办事处工作人员及公安干警弘法。在押解回原籍途中仍未放过向乘客弘法并背法炼功。在拘留所三个月期间,因坚持学法,炼功,弘法当即被邪恶戴上重刑犯才用的脚镣手扣,但我仍不配合邪恶,于是又换上给死刑犯专用的巴扣(此巴扣中间为一厚铁板,戴上几分钟,双手大动脉被顶死,手马上红肿青紫,心跳加速)此时邪恶仍不放过,并逼我到四合院看“春节联欢”。后因上访及上书国家主席、总理而被非法判劳教二年,在监狱横遭邪恶两年灭绝人性的肉体与精神的摧残。无论邪恶使尽何等招术,我不但决不做有损师父有损大法的事,而且还做被转化同修的反转化工作,使邪恶胆寒,引来邪恶的重拳打击。在遭受百般的魔难中,体重由原来的149斤降到70余斤,尽管这样,仍未被邪恶吓垮压倒,有机会就坚持炼功背法。在2000年5月,我们还在师父生日及世界法轮大法日组织了一次集体炼功,当时遭到恶警五花大绑,暴虐重罚。(在劳教所许多时候找不到机会炼功,就背一遍《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的功法、功理及法轮大法八大特点,同样能达到神奇功效。)2002年2月是神奇的大法使我堂堂正正地闯出魔窟后又马不停蹄为大法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近一年又遭邪魔干扰,想破坏我随师正法精进的步伐(全身长疥,每日浑身犹如针刺般辣痛奇痒,而且身上连续长大脓疱,不断流着浓血)。但无论邪恶如何折腾仍动摇不了我背法及早晚坚持炼功的金刚之志,同时,按师父要求努力做好三件事。

我认为只有一丝不苟地履行自己义不容辞的助师正法的天职与夙愿,才不负师恩浩荡与慈悲苦度。

个人体悟,仅供参考,一切以法为师。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