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来神往


【明慧网2003年1月30日】2002年9月下旬一天晚上,一阵疯狂的敲门声,我们知道住处被恶警发现了,这时屋里算我在内有两名男同修和两名女同修。这一刻我们心里一翻,随后想到,一个神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要沉着冷静,正念正行。我们开始坐下来发正念,我们的心从慌乱中平静下来。在正念中我们看到了邪恶是那样的渺小,我们神的身体是那样的高大,瞬间我们的功能打出,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化为灰烬。在这段时间里恶警们由砸门变为撬门,但门就象金刚铁铸的一般,就是打不开。这时他们退了下去,暂时又恢复了平静。

两男同修从门镜看到他们离开了,知道师父让我们离开这危险地方的机会来了。这时我们心里都很平静,心想邪恶不配迫害我们,我们走师父安排的正法的道路。其实邪恶什么都不是。我们边发正念边请师尊加持。出门后我们四人向楼上走去。到了楼上通道口,两男同修爬上去,打开通道口,准备离去。我们两女同修觉得四个人同时从通道离开耽误时间。我们两女同修决定从正门堂堂正正地出去。于是我和另一女同修挎着胳膊向楼下走去。这时楼道里的恶警察已经全部到楼下院内去了。我们两人出了单元门,心里平静地一边说一边笑,从两个呆呆的警察眼皮底下走了过去。这时院里站满了着装的恶警和便衣。

后来听另两男同修讲,他们从楼上通道口出去后,发现恶警就在另一通道口的楼道里呆着呢。他们好象在作汇报说:“万无一失,这个屋里住了一个小分队呢!我两个队长牵头抓他们,全部把他们包围了,万无一失。”于是两位男同修就又回到了我们住的单元,也顺利地离开了,这前后的时间最长也就不超过十分钟。后来恶警将房门打开,看到屋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很吃惊,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下,我们四人凭着正念闯出了邪恶的封锁,给邪恶以沉重的打击。

事隔一周,我想到住所还有大法书和师尊的法像,这些不能落到恶警手里。我决定去取这些东西。我一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这时我心如止水,什么都没想,一心想大法书籍及师父法像不能落到邪恶手里。我走进了住所大院,看见两辆白色面包车(恶警蹲坑的地方),这时我头脑中只有一念,什么危险都没有,更没有人能阻挡了我的正念正行。我来到住所打开房门,屋里已被翻得乱七八糟,书和法像都没有了。我想一定是两男同修来了。我还发现茶缸里有一点喝剩的茶水,地上有两个小食品袋,我当时根本没有想到是恶警住在这里又吃又喝,以为我来晚了,没碰着他们。我装了几件随身穿的衣服,就离开了。

又过了几天,天气突然转冷,我和另一女同修穿得很单薄。我想应该再去住所取衣服,大法弟子怎么可以没有衣服穿呢?于是我又去了住所。院内依然停着两辆面包车,还有一个年轻男子在擦车。我一心不乱地发正念,连想一想什么的空闲都没有。我轻轻地打开房门:地铺变样了,明显地有人睡过,其他什么都与上次一样。我想可能两男同修无处可去,在这里临时过了一夜。我把乱扔的东西装点好,很规整地放在床铺下,然后我想给同修留几句话:“我平安无事,请放心!”只是当时没找到笔,只好作罢。我背好一大袋衣服,刚打开房门走出去,就听到楼下上来几个人,是嘈杂的男人声。我迅速地走上了楼,等那几个人走进了我们的住处,我便迅速地从楼上下来,离开了住所,就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事后才知道,邪恶警察在那里蹲了两个月,等到房子到期了他们才离开。不知道他们看到大法弟子三次神来神往,从他们眼皮底下平安离去是什么想法。

[注:请大法同修以法为师,正念正行,修炼是严肃的,勿单纯效仿别人修炼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外在形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