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大法弟子丁立红


【明慧网2003年1月30日】大法弟子丁立红原是石家庄机务段的一名火车司机,他曾多次进京证实大法,数次被非法关押、罚款,被停发工资半年,后又被下放车间干杂活,打扫卫生。2001年10月被迫离开单位,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直至被邪恶迫害致死。

自邪恶势力疯狂迫害大法以来,丁立红以一个大法修炼者特有的坚忍和金刚不动,一步步走了过来。多少次面对关难,坦然放下生死,无私无畏,对大法坚定的正念令邪恶胆寒。记得99年有一次上访回来,单位和家人向他施压,逼迫他放弃修炼,面对突如其来的压力,他不为所动,拒不写“保证书”,没有向他们做一丝让步。闯过了这一关,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家里对他反而比以前更好了,单位也让他回去继续上班。他悟到:不管压力有多大,只要坚定了修炼的这一念,谁也动不了你;相反,你如果退一步,魔就会进一步。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魔就没招儿,因为宇宙的法理在制约一切。有一回单位官员叫丁立红去谈话。刚一进门,他就感到气氛非常紧张,单位的头头脑脑坐了一屋子。突然有人问:“丁立红,你们几个可真行哎。又是上北京,又是印传单,又是给联合国写信,单位可叫你们折腾够了!你看看到年底了什么先进也没评上,上边还整天喊着让整改。(你们)再这样下去,这儿可是生产单位,没时间跟你们耗,对付你们我们可有的是办法。”小丁没有被这阵势吓住,不惊不慌,说:“各位领导,咱们首先得明确一点,单位的荣誉、利益受到损失不是我们的错,这全是江氏集团搞株连政策造成的,我们做好人,又不犯法,并没有做错。请问在座的各位,你们谁敢说你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别人好?我敢说我比你们做得都好,我从来没有考虑自己的荣誉得失,完全是为了别人,为了大法。再说,我们跟单位只是存在工作关系,在你们的领导下把工作干好,法律上也没有给你们权力可以随便命令自己的职工放弃信仰,如果超越了你们的权限可要负法律责任的。”简简单单几句话透出几分威严,大法弟子也不是随便好欺负的。问话者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其他人或左顾右盼或低头不语。通过这件事小丁悟到:一个大法修炼者做得正不正,直接关系到大法的形象,不管困难有多大,坚定修炼决不可动摇,决不能因为自己哪怕一丁点儿没做好而给大法抹黑。

曾听一个常人赞叹道:现在人谁不为自己,丁立红真是了不起,刀架在脖子上也敢为法轮功说真话,我很佩服他。2000年5月13日,小丁只身一人前往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广场上邪恶密布,他却心静如水,好像周围的一切与他毫不相干。后来他听警察讲,有一个拿照相机的女人见他炼功,便喊叫:“这儿有个‘法轮功’,快来管一管!”结果来了一帮便衣倒把她打了一顿,而没有动小丁一指头。这次他被非法关押于一处地下室,七、八名警察轮番上阵,想套出他的姓名地址。他充份利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他们巧妙周旋,十几个小时的交锋下来,警察什么也没有得到,相反却非常折服小丁的口才。2000年7月20日,小丁又高高兴兴地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上,他从容地抽出一条横幅,双手举过头顶,边走边喊,发出了心底的呼声:“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法轮大法好!……”喊声划破长空,穿越九天之外,直达宇宙之极。横幅所过之处,发出道道金光,冲破层层迷雾,扫荡重重阴霾,他心中只有为大法付出的那份喜悦,坦荡走过了大半个广场,竟无人阻拦。正是:生命辉煌,众生景仰,觉者光芒,赫赫威德。

2001年8月丁立红被槐底刑警中队非法抓捕,关在铁笼子里20多天。他抵制警察的一切无理要求,在审讯记录上都是“不语”二字,为抵制迫害,他开始绝食。后来他说:“在绝食过程中,当想的是自己时,每一分钟都是痛苦的;当想到大法,想到自己是金刚不破的大法粒子时,顿感坚不可摧,绝食也就不觉得难,也就突破了这一层。”有一次母亲来看他,当着母亲的面,他向满屋子的警察讲真相。母亲不让他讲,并说对大法不敬的话,他严词制止,并说:“你完全知道你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大法就是我的生命,你不愿意听,你可以不听,这一屋子的人都还想听呢!”警察们都向他翘起了大拇指:不愧是真正的大法修炼者。他们听得更认真了,不时地还问几个他们关心的问题。大法弟子的言行感染着周围的一切,真像李老师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啊!后来,邪恶见他不屈服,将他关进市第二看守所,分在一个最邪恶的号里。在那里,他照样抵制迫害,正念正行,赢得了管教和犯人们的尊敬,连最恶的犯人也没敢动他一下。一个多月后,丁立红堂堂正正地闯出了看守所。

2002年大年初二,丁立红再次遭到绑架,直接被单位送到了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在那里他遭到了残酷的折磨,前后累计一个月不准睡觉,一帮叛徒整天围着他灌输谎言,对他身体进行侮辱性的伤害,如扒眼皮、弹眼球、揪耳朵、灌白酒等。他说,面对这些伤害,有时也会动人心,感到愤怒、气恨,这时邪恶更会嚣张,激你还手。这样的痛苦真是太难忍受了。当想到自己是大法融炼的生命,是最幸福快乐的,怎么会被这些小丑们带动呢?逐渐地心平稳了,看见谁,都是乐呵呵的,每到这时他们却下不去手了。在迫害最严重的那段时间里,师父慈悲,给他打开了宿命通功能。当想看看邪恶还有什么招儿使时,就会看到它们怎么研究、布置,心想也不过如此,觉得非常可笑,也就更有信心闯过难关。在邪恶的场里,考验真是千变万化。有一次恶警问他:“你知道是谁把你送来的吗?是你的父母亲手把你交给我们,让我们‘转化’你的。”小丁说:“我的父亲不修炼,听信了谎言的宣传,出于对我的情,认为‘转化’了对我好,他们是好心做了坏事,我不怨恨他们。”邪恶手段都用过了,都无法动摇丁立红坚修大法的心。后来邪恶之徒见无计可施,索性不再管他了。他悟到再不能被动承受下去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他正念很足,连闯数关,最后飞身越过3、4米的高墙,跳下后还未站稳,便有出租车嘎然停在眼前,就这样经过二个半月的非法关押,小丁又重新汇入了正法洪流。这真是:邪恶烂招使尽,怎移觉者意志;高墙铁网,神奇脱险,令邪恶悚然,使常人惊叹。

丁立红不但自己法学得好、做得正,他还非常关心其他同修的修炼情况,经常与他们切磋交流,同修们都很愿意跟他交谈。小丁头脑清楚,思路开阔,与他交流有一种愉悦的感受。无论大事小事,同修们找到他,他都无私地给予帮助,深得同修们的信任和尊敬。小丁每天都很忙,担负着重要的大法工作,在本地区的正法洪法方面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对待走过弯路、掉过队的学员,他总是找机会帮助他们尽快地赶上来。在洗脑中心的那段时间,小丁曾流着眼泪与那些误入歧途者谈自己的感受,谈对法的认识,帮助他们破解邪悟的自欺欺人的谎言,重新唤起他们的正念。就是这样一位好同修,还时刻记挂着外地学员的情况。2002年十月底,他听说山西那边的学员处境危险,不顾自己的安危,第二天便赶赴太原。没想到,从此失去了他的音信。直到十二月底,才得知他遇害的消息。痛哉!立红。邪恶张狂,夺汝人身。待法正人间,沧桑尽,四海平,重聚首,叙别离,谢师恩,归神位,笑看世间流水落花春夏复。

在黎明前的最后一刻,小丁走了。悲痛之余,我们应该更加勇猛精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彻底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走好最后的一步,这也是对我们的好同修的最大慰藉。

“大法徒,抹去泪,撒旦魔,全崩溃。讲真相,发正念,揭谎言,清烂鬼。”(《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