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利用海外电台讲真相的同修提一点建议


【明慧网2003年1月31日】面对今天邪恶毒害下的众多可怜的世人,面对那么多信神底线很低的众生,我们大法弟子也确实开动了各方面脑筋与办法去救度这些深受毒害的和欺骗的迷中世人。在救度世人上我们采用的直接、间接及其他方式来唤醒这些人的良知,我们整体上做的确实很好,这也得到了师父的肯定,我们都真正的投入了进来,真正做到了用心来揭露迫害与谎言。

同修们在很多领域开创了伟大的壮举,不仅真正的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同时也真正的唤醒了很多迷中众生并且使他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与大法弟子的伟大和了不起。

我们有一部分同修在利用海外电台做着讲真相的工作,确实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同时在这方面还存在着一定的不足与需要注意和改进的地方。

在利用海外电台讲真相中有许多同修讲出的内容有理有据,语气铿锵有力刚柔并用并且语言清晰、干脆、连贯、标准,同时话中带着那股源于法的那种正的力量与善的感召,使人听了振奋,有劲儿,这种力量能够直接打入听众的心中并且能够改变人心。

有的同修能够在热线上利用好那有限的几分钟,充分得当的把常人所能接受的文化、历史、学术等领域的知识高度的概括与浓缩,同时把法很完美的穿插结合进来讲出真相,这样的真相既能使人明白,同时又能启发带动世人朝着正确的方向思维,也使得世人看到了法的精深与博大,也看到了大法弟子的了不起,有水平,有远见。

有的同修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心态很纯、很正同时不抱任何人心来讲,讲出的话确实很打动人,有法的力量在。我以前有那么几天状态不太好,不怎么纯正,可当我听到同修那纯正的发言后我顿时浑身是劲儿,每个细胞都振奋了起来,使我一下子冲破了那不纯正的状态。同时也看到自己与同修的差距,看到了在讲清真相上与同修那种灵活得体运用常人知识与法的完美结合,较强的论理性方面的差距。

在电台上讲真相的同修中还有一小部分不足的,我个人的感觉是:讲话不清晰(用地方的方言讲)语言重复,讲话时心态不纯,话题单调而枯燥,有些话不考虑听众的接受能力讲的过高(含修炼的术语,正法口诀或常人很不容易理解的名词如对师父的尊称,主佛等词汇)生搬硬套,使得不了解我们的人或有逆反心理的人误认为我们对师父的赞美和尊称是在搞个人崇拜,产生那种所谓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狭隘与不屑一顾的观念。从而使得我们的慈悲变的一钱不值,还误认为我们在拉拢听众呢等错误观念。

我们积极参与电台讲真相的心是可贵的,我们讲真相的目的是使人真正的明白过来,了解这一切的本来面目从而救度他,如果我们不顾实效的去所谓的象完成任务似的,应付差使似的去投入讲真相这不但起不到讲清真相的作用,同时我们还会造成一定的人为的损失与常人对我们的不理解,不屑一顾。

以前曾经有同修偏激的认为:我人这边只管做,至于真正起作用的那是师父的事,我资料也发了,工作也做了,你得不得度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不在乎常人的态度,不顾常人的想法,我就一味只顾我人这边去做。

这话听起来看似有道理,但仔细体会一下便不对了,这里起到度人作用的确实是法的威力,我们是应该做而不求但我们也不能不讲善呀!不能不讲慈悲呀!也不能不深入细致的了解体谅那些底线很低的世人的现实呀!我们不对症下药去救度他而是单方作业式的盲目、机械的不讲效果,不管不顾的去投入去做,到头来人、材、力费了不少反倒没起到救度世人的实效,这不值得思考吗?当然值得改进,是吧?

所以我们无论是在利用电台讲真相还是其他形式的讲真相上我们应该在纯正慈悲的心态下多考虑一下那些底线很低的世人的接受能力和容易接受真相的角度,有的放矢的把真相讲清体现出大法的美好、纯正、伟大来。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粗浅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