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不法警察指使叛徒毒打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1月31日】2001年2月18日,我与大法弟子段佩臣(2000年10月被非法延期半年,是团河劳教所第一个被延期的大法弟子)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受到残酷折磨,迫害是在恶警的指使下进行的。这样野蛮的迫害说明江罗邪恶集团所谓“教育、转化、挽救”的宣传完全是一种欺世谎言,说明了“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

2月18日,二大队副大队长倪振雄把我们从西楼的四、六大队接到二大队,我分在一班,段佩臣在四班。一到班里,犹大们就开始围着讲自欺欺人的东西。我不动心,犹大黄文胜就在一旁说准备收拾我。下午我在人监视下去厕所,看到段佩臣被两个人架着去厕所,他已无法走路,脸上还有伤。回班时,我看到倪振雄在值班,就摆脱监视,走过去向他反映情况。我说:我看到段佩臣被打了,你应该负责任。倪说:你去调查,肯定不是打的,一定是他自己摔的。我说:我俩是你接来二大队的,来时好好的,半天就打成这样,而且他们已威胁要打我,如果我今天被打,你作为警察要负责任。

回到班里,犹大韩俊青对我说:你有胆量,敢找队长。本来想今天对付段佩臣,明天再对付你,既然你往上撞,今天就一块来。你“转化”不“转化”?我表示 “不”。谷凶狠的打我耳光,我平静的看着班里其他的人,对他们说:你们看看这就是邪恶。谷说:我就是邪恶!还有比这更邪恶的哪。说着左右开弓的更凶狠的打起来。他打累了,看看不起作用,就说,你不是说段佩臣是被打的吗,我告诉你,就是打的,是我带人打的!你想看看他吗?我说看。我和他们到了四班,我看到段佩臣躺在床上,非常痛苦,我问,你怎么样?他没有回答,表情特别痛苦。我看到他的脸上是伤,一个眼圈被打肿,双脚是紫黑色肿胀的非常厉害,更让人吃惊的是,脚跟上有两个黑洞,一看就是用针扎然后捻的。当时的情景一个正常人看都看不下去,这些人竟能下此毒手,简直没有了人性!我说你好好休息吧,以后我再来看你。

他们把我带到图书室。谷说,怎么样,你也想试试。我不搭理他,他就又开始狠毒的打我耳光,一边打一边恶狠狠地说我叫你知道什么是伟大。我正视着他。他见吓不倒我,就更疯狂的脱下鞋,用鞋抽我的脸。我依然静静的看着室内的每一个人,象是对他们说,你们就这么无动于衷吗?看到这些人,在邪恶的劳教所的高压与欺骗下竟变成了如此麻木,我感到非常痛心。这就是它们所谓的“转化”,多么邪恶的劳教所。谷见我那么平静,泄了气,感到没有意思了。

我又被带到了六班,这里是他们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因为这是团河劳教所东楼二层阴面最靠西的一个班,离门较远,干坏事不易被发现。六班恶人集中,十几人中只有三人没有参与打人。当时屋里站了很多人,他们开始准备东西迫害我,绳子、上下铺之间的小铁梯子等。我微笑着对围观的人说,你们都同意他们这样迫害我吗?没有人敢说话。(几个月后,我遇到了六班没参与打人的三人中的一个,他说,我认识你,你被迫害时问我们,我当时想说不同意,但我怕他们也打我,没敢说。)谷非常猖狂,说我可以带你去所有的班,不会有一个人不同意打你。我说,我跟你去。他不敢带我去。他们把我的腰带解下来,把我的手捆起来,又用绳子把我的两脚捆起来,把上身摁下去和两腿平行再把捆起来的手、脚捆在一起,最后把人和小铁梯子绑在一起,将铁梯子往床底下一推,人就被塞到床底下,只露出头和双脚。犹大郭建新等人把我的鞋和袜子脱下来,用我的鞋拼命狠抽我的双脚,一人打累了再换一个人打。我听到他们有人说,我打的太累了,没劲了换人吧。我默默忍受着,一声不吭。最后,我当天新穿一双布鞋的塑料底都被他们打裂了。他们听我不出声音,怕我死了,把我拽了出来。

我被人架着拖回了班里。躺了一阵儿,我肚子疼要上厕所,脚肿得穿不了鞋,趿拉着拖鞋由两个人架着去的。回来后,他们见死不了,又继续迫害。他们让我飞着(大陆监狱中常用的一种折磨人的动作),我不配合,几个人摁着做。我挺起身,大声喊,叫警察。因为我们是一班,离楼道门最近,值班警察离门也就是几米,我大声喊他完全应听到,除非他当时脱岗。值班小哨就在门口,他们看到发生了什么,因为知道是警察安排的,他们不敢管。犹大们用十公分宽的透明胶带死死的缠住我的嘴,不让我出声。(透明胶带是违禁品,劳教局来人调查他们收起来,再不敢用了。)我又和刚才一样被捆起手脚,塞到床底下。只是这次缠了胶带他们怕我窒息死担负法律责任,过会儿就扒扒我的眼皮,而且使劲用脚踩我的腰和腿。这样折磨一直到凌晨。

这就是我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的一次被迫害的经过,我希望此案例为国际社会调查中国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提供证据。这次遭迫害的不只是我与段佩臣两人,与此同时大法弟子陈刚(18日我见到他时脸上有伤,是前几天打的,事后的讨论会上他发言坚决反对打人。此后他被停止接见,说他有亲人在国外,怕亲属把此事曝光。)、张久海(在劳教局调查时说了被打的真实情况,被送到臭名昭著的劳教人员调遣处加重迫害。他本来30多岁,当时我见他以为40多岁,2002年7月在外面见他象20多岁,可见劳教所迫害之残酷。)、魏如潭(应该2000年12月到期,多次延期,至今未放)等也在二大队受到同样的迫害,被打最严重的一个大法弟子被送到了医院(我不知道姓名,后来,劳教局调查打人的事就是因为他)。因为当时邪恶猖狂,所以见到的人很多,我和段佩臣被迫害的情况,二大队一班、四班和六班的人都可以作证。一、两天后,二大队组织了一次很多人参加的会,专门讨论打人对不对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不应该讨论的,打人在哪儿都不对,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只有中国的劳教所才发生这可悲又可笑的事)。可见当时的迫害不是偶然事件,是二大队的犹大们操作的,而背后是警察操纵的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的集体迫害。

值得注意的是,我的迫害完全是不应该发生的。1、我是被非法劳教的。我因为在单位给同事发真相传单被劳教,传单内容是真实的。(当时有警察否定传单中北京学员梅玉兰被迫害致死一事,我在团河与梅玉兰丈夫李万庆住在一起证实此事是真实的。)2、我被迫害时没有破坏所规所纪的问题,连一点借口都没有。3、我的被迫害是对我正当反映情况的报复行为,事实证明我反映的情况是真实的,我的行为对劳教所、对警察、对受迫害的人都是负责任的。4、在迫害前,我已向警察明确提出,倪不但不采取预防措施而且促使迫害的发生。我的被迫害、折磨,团河劳教所应承担全部责任。江罗邪恶集团,各级610组织等更是罪责难逃。

此事责任人:

韩俊青、郭建新(两人都是房山区人)等,犹大,打人凶手。

倪振雄,二大队副大队长,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事前韩俊青对他说,不用你管,交给我们了。作为警察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也知道后果。而且在我明确提出问题时,他支持其发生。

蒋文来,二大队大队长,幕后指使人,劳教局来人调查,极力掩盖真相。

庄许洪,团河劳教所副所长,幕后指使人,劳教局来人调查,极力掩盖真相。劳教局一处长来调查打人事件说,我调查三天什么都没查出来,我怎么向局长交代。(调查的目的是如何一起对付外界,“转化率”等是他们给的任务,劳教所发生什么他们完全清楚。他们是一伙的,当然“查不出来”。)

2月18日值班警察,我连续被迫害,换了四次地方 ,持续几个小时,他不是脱岗就是知道是安排的而默许。

2月18日值班小哨,看到打人不报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