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月6日】“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反映到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具体实例,就是我家里不炼功的人已很少生病,我也渐渐习以为常了。但细想一下,这种态度是不对的。对于我们炼功人来说这可能算不上什么高深的法理,在常人中也是一个“幸运”就挡住了,但这是法在人间的一种体现,我们有责任把它记录下来,作为一种新的文化真实地展现给世人及留给未来。

下面就是发生在我们家里的一个“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事例。

前年夏天,我丈夫(德国西人)突然间大大小小得了五种病,三个月内几乎每天都要去见医生,一时间忙得不可开交。那时,我已经修炼了两年,能够处理好修炼人与常人之间的关系了,不管常人中发生了什么,都能做到坦然不动。反映到我丈夫身上,就是他也不象其他常人那样急得坐立不安。还有一点要介绍的是,德国的医生大都非常认真、负责,有什么病都要从头到脚查上一番。所以这三个月里都是医生在化验、透视和分析病情,并未开始着手治疗,而每种病最后都是莫名其妙地不翼而飞了,有的甚至连药还没来得及开。

先是腰痛,一查是腰椎间盘损伤,在决定是否手术之前,医生先打了几针消炎针,再拍片子透视。查到最后,医生一反当初那种严肃紧迫的态度,说情况根本不严重,如果手术反而会碰伤神经、引起瘫痪。可是当初确诊时,说都到了非动手术不可的地步了。

后来血压高的病又不早不晚地在一次体检中被发现了。我们也没当回事,可是大夫又是验血,又是化验,不知不觉过了两个月,再量血压,正常得连大夫都感到惊讶,自己悄悄地撤回了治疗计划。

甲状腺肿大是十多年前就发现了的,可是这些日子,丈夫感觉每次吞咽东西都有肿胀的感觉,赶紧找专科大夫看看。专科大夫主张手术摘除甲状腺。后来又找全德国最好的专科大夫,从头又开始检查起来,拍片照相忙得不亦乐乎,最大的担心是怕发生癌变。这次因为路程更加遥远,所以就愈显忙碌。经过几个月的全面检查后,大夫建议说,病情相当稳定,属于良性(不容易发生癌变的那种),如果治疗反而刺激它容易发生病变,病情还没到非要手术不可的程度。丈夫只感觉“幸运”,把当初吞咽困难、非动手术不能解决的状况竟忘得一干二净。

本来就忙得不可开交,不久又加上了牙疼,一检查是牙根烂了,要治疗一段时间。没想到第二次去,大夫一边清理牙根一边问:“疼吧?”“不疼。”丈夫答道。“应该疼啊!”大夫很奇怪。不久,丈夫的牙就全好了。

最值得一提的是我丈夫被扁虱叮咬的事。一次散步回来,女儿发现胳膊上有一个小虫子叮着拿不下来,全家人连忙赶到皮肤科大夫那儿检查,证明是被扁虱咬了。这是一种传播疾病的吸血虫,叮咬后扁虱的粪便和分泌物会产生对神经有害的毒素,能引起呼吸困难,脉搏加速,甚至危害生命,有慢性和急性两种,在德国这是一种令人谈虎色变的传染和寄生性疾病。大夫给女儿采过血样后,丈夫出于担心,也让大夫顺便给自己抽血检查。一星期后,大夫说,女儿安然无恙,而丈夫不但新近被叮咬,以前也曾被叮咬过,病情颇为棘手。大夫已经制定了长达半年之久的治疗方案,也建议我丈夫积极配合,准备打持久战。前三个月差不多都在一次又一次的抽血和验血中度过。老大夫经验丰富,沉着稳重,在终于准备实施治疗方案之前,为防止万一,最后又抽了一次血,以检查病情发展的情况。一个星期之后,丈夫如临大敌,早早就穿戴整齐,到大夫那里准备接受治疗。可没多久,就见他笑嘻嘻地又回来了,并且大声宣布大夫的话:“要不然就是有神在帮忙,要不然就是发生了奇迹,反正您身体里的病毒全部消失了。亲爱的先生,我这个皮肤科大夫已经帮不上您什么忙了,您可以安心地回家了。”

就在我写到这里时,我丈夫突然脸色苍白,手捂着胸部,两手微微发抖,大叫不舒服,并告诉我要做好给急救医生打电话的准备。我知道是有魔干扰,就跑到另一间屋子里发正念,清除干扰的败物。几分钟后,我准备打电话,丈夫的病已经过去了,虽然心脏跳得还有点快,脸色已经红润起来,认真地看起杂志来了。这是写这篇文章中的插曲。

在这三个月里,我们不断接到亲戚朋友关切、焦急的问候。看到我们不着急,他们都焦急地告诉我们,病情有多么严重,对生命有多大的危害,还有的说一个同事就是因为扁虱的病毒伤害到脑神经而导致了死亡。还有一个好朋友一年后还向我询问,我丈夫腰部手术是否成功,我费了好大劲,才想起来曾经有过这么一次准备手术的事,顺便向她洪法,效果也很好。

在我修炼的这几年里,丈夫不但身体日渐强壮,其它变化也很大。在我身边他总有一种舒服的感觉,看我越来越想不起强调我自己,他很着急,所以在他家人面前,或者是在陌生人面前,总是护着我,争着、吵着也要让我把话说完,尽管我们修炼人在常人面前没有什么吃亏的概念。还有他无论干什么都希望我能在场,不能一直在场哪怕能看上一眼他也高兴。我也理解丈夫的心。所以每天都抽出一些时间跟他聊一会儿天,或者就是跟他坐一会儿。因此,尽管国内镇压法轮功不断升级,丈夫也热情支持我修炼。当然这些是他自己现在还说不清楚的。这其中的道理师父在《转法轮》里写得非常清楚,因为:“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做‘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第120页)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一直在矛盾中:这么浅显的理,有没有必要把它写出来。通过刚才的小插曲,又想到这是师父给我的一次证实大法的机会,就定下心来把它写完。大法对我们负责,我们也应该对大法负责;大法在圆融着我们,我们也应该圆融大法,一件细小的事,浅白的理,也应认真对待,从而向世人展现大法的正确、真实和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