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庥的「中科院院士」头衔应慎用


【明慧网2003年1月7日】日前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提到何祚庥时,冠以“中科院院士”头衔,我觉得有可能误导读者。

首先,何虽自称物理学家,但他连三流物理学家都称不上。以他的学术水平,连美国一个三流大学的终身教授都拿不到。如果何祚庥对这个评价不以为然,请他把自己的学术论文(中文也可以)拿出来让我们读一下,看是否有值得一提的任何物理学理论。

至于“中科院”,连江泽民无德无才的儿子都能成为“中科院”的副院长,何祚庥的院士的水平想必好不到那里去。如果何祚庥对这个结论不同意,请他把自己评院士的学术资格告诉大家。

我写这些并不是人身攻击,我也不想追究何祚庥过去的一些可笑的理论和打棍子的行为,毕竟在过去那个荒唐的时代,很多人都做过想起来很羞愧的事情。但是直到今天,何祚庥仍然打着“中科院院士”的幌子在为独裁政权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那么,我们必须让读者知道,他这个“中科院院士”到底有多少“含金量”,到底是个大师级的科学家,还是个只有点科普知识的政治打手。

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日前有一篇文章“圣诞前夕有感”,他说:

“我不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更不想宣扬宗教。但当我今早知道国内的圣诞节不是假日,很有点反感。我知道国内的政权是不喜欢宗教的,多带几本圣经进口是大罪。我不鼓吹宗教,但认为有些人,好比我自己的父母,宗教信仰是重要的。对这些人,宗教起码是一种寄托,是思想的一个安息所。你不信,不应该禁止他人信;你不到教堂崇拜,不应该认为他人那样做是没有意思的。数之不尽的大智大慧的人,数之不尽的博学之士,数之不尽的顶级科学家,久不久都到教堂去崇拜一下,很虔诚的。”

我对张教授不了解,但他的想法至少是一个有良知的学者的想法。何祚庥明知道大陆独裁政权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多么残忍,而三年来的事实也证明法轮功是极为和平的信仰,即使遭受野蛮迫害也没有任何极端的行为,但何仍然为独裁政权的迫害辩护,其人格和他的学术水平一样低劣。

何祚庥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曾故做幽默地说他相信牛顿力学,以讽刺法轮功学员不懂科学,难道他不知道牛顿在后半生一直在研究宗教?难道他不知道牛顿一直是宗教的信徒?而且修炼法轮功的人里有很多科学界人士,如台大一个大学就有好几位教授是法轮功修炼者。大纪元时报去年曾采访目前任教于芝加哥大学的吴伟标博士。吴博士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他在攻读博士的四年时间里,发表了近十篇论文,这在大陆留美学生中出类拔萃。法轮功的明慧网上也有“科学探索”的栏目讨论科学。相信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学识比何祚庥要强得多。

关键是以目前科学已有的知识来评判精神信仰是很荒谬的事情,而把科学作为迫害一个和平的信仰的棍子更是很邪恶的事情。当年迦利略、布鲁诺受到宗教裁判所的迫害和残杀,而何祚庥等人今天的所为和宗教裁判所有什么区别?他到底是维护科学尊严还是在践踏科学精神?在几十年前那个政治压倒一切的时代,何祚庥根据共产主义的一些所谓的思想提出些可笑的理论或向别人打棍子可以得到一些荣耀。在今天,他又拉起科学的虎皮,对一个和平的精神信仰大肆攻击,既得到了“维护科学”的名头,又获得了独裁政权的赏识。假如他生在宗教裁判所的时代,他一定是一个打着宗教名义讨伐“异端”的“斗士”。这种永远站在强势一边,毫无风险地表现自己的“正直”,其实是更下作的卑劣。

其实如果真的关心中国科学的发展,我觉得一个思想自由的环境才是根本。在社会上,允许一些人提出与众不同的思想。在学校里,鼓励学生提一些古怪的问题,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想别人所不敢想。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来,大陆一直是急功近利,办少年班,把一些小孩子搞到大学里去拔苗助长。办数学竞赛和集训班,拿了很多奖牌,其实科学研究最重要的素质是提出问题,而不是解决别人已经定义好了的问题。我遇到很多当年数学竞赛的高手,思想上太死板,没有什么想象力。我自己其实也受这个影响,因为我本人也是数学竞赛赛出来。大陆留美从二十年前就开始,现在在大学教书的也不在少数,但大师级的人物出了几个?倒是香港、台湾弹丸之地出了些人才,当然这都是上一代的事了。有人说时间没到,但其实大师的成果都是年轻时出来的呀。你看看当年量子力学的奠基人,他们很多人达到顶峰时还都是翩翩美少年!我们再看一看中国古代的所谓封建社会,那时也是独裁,可是还有唐诗、宋词、有红楼梦,出了很多我们现在仍然崇拜的大宗师。即使在国民党当政时期,也出了鲁迅、胡适这类人物。那么大陆这几十年出了什么?现在三个代表倒是吹得天翻地覆,对全国人民强行灌输,让各级官员背诵,其实都是什么下三滥的货色?我们再看看欧洲的小国,出了多少大师?连大陆人看不起的小日本在物理、数学上都出了一些大人物。我们中国“地大物博”没有什么大师,难道中国人智力低下?绝不是。一个不容忍异见的环境是不容易产生大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