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归正了我人生的航船


【明慧网2003年1月7日】没学法前,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妇女,为追求现实利益而忙忙碌碌地生活着。

八十年代初,天象所致,全国出现了气功热,我在同事及朋友的诱导下,走进了气功,而且练了许多的功法,还供一些东西,又皈依,平时有一种好奇心,爱听人算命,险些误入歧途。

"悠悠万世缘,大法一线牵"(《神路难》)。99年初,我在经商中,有一位素不相识的顾客向我洪法,并帮我请来一本《转法轮》。当天下班后,利用晚上时间开始第一次看《转法轮》,书中的每个字都紧紧地牵着我的心,越看越爱看,读书至深夜,两个晚上读完了全书。整个头脑的思维全进入书中,好像这本书是专为我写的。心里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写这样的书,他揭示了千古之迷,把天机都讲了出来,这不是一般人写的,这不是一般的书,他点醒了我这个迷中之人。我不但明白自己的一切,更明白了这是博大精深的宇宙法理,我的头脑开始清醒了,清醒到失去了睡意,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严肃认真地回想了自己所走的路,太可怕了,太可悲了。书中第一讲第一页就是为我而写:"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炼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得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转法轮》)老师啊,您怎么这么了解我呢?句句话说在我心上,我的眼睛湿润了。经过两个月的反复学法,决心已下:修炼法轮大法,走即身成佛的回归之路。我把家里供的东西、各种气功书彻底清除,做到不二法门。

清除的当天晚上(99年4月3日)六点钟,我开始第一次炼法轮功功法,两腿双盘,双手结印(当时其他动作一律不会)。我刚坐了几分钟,在小腹丹田处,突然感到有一种强大的力,呼地一下转起来,一种圆圆的、约有一元硬币大,由于力量很大,又没有准备,全身抖动了一下,吓了一跳,我马上明白了: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坐了半个多小时后,慢慢睁开眼睛,正想寻思一下,左眼余光看到身体左侧有一长串白色旋转物,形状象电风扇的风叶,直径约8cm,象一串风车一样飞快旋转。当我细看时,却不见了。师父在《转法轮》中第123页写道:"我告诉你,读我的书,看我的录像,或听我的录音去学法学功,真正把自己视为炼功人,也同样会得到该得到的这些东西。"

99年4月16日,我参加了集体炼功,在炼功中,感到身体病处有法轮在转,病不翼而飞。可是不久之后便发生了荒唐的7.20镇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铺天盖地的欺世谎言,我坚信大法不动摇,这么好的法理,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的人,为什么要被抓起来,而且那么多修炼者被害死,众生被欺骗、善恶不分,我心里急呀!

我开始讲真相,把心里话讲出去。先在家里讲真相,小家、大家、亲属家全讲到,每家都发真相材料,让他们看《转法轮》,让亲人了解书中到底是怎样写的,现在从8岁的孙子到76岁的老父亲都从心底发出一句话:法轮大法好!其中有两人已成为大法修炼者。

我在经商中讲真相,每天接触大量顾客,做到不放过一个顾客,三句话不离“法轮功”,送给他们真相材料,有时当场给他们读《转法轮》第七讲关于杀生的问题,使顾客恍然大悟。对几位特殊的有缘人,我就送给他们《转法轮》使他们成为大法的修炼者。

白天走出去。我经常背起材料兜子就走,一次就发出去几百份材料,挨家挨户送,路边的自行车筐不放过,往车筐里放,我还把真相材料发给商业户。

晚上走出去。天黑后同样背起材料兜子走出去,拿着手电筒照明,发过材料的楼一幢又一幢,发过材料的平房一片又一片,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我以神的心态去讲真相,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怕心,有法在,有师在,谁也动不了我。天地之大任我行,大白天就在游人密集的广场、公园,把大红字的粘条贴了一溜,公用电话亭也贴上。晚上拿着手电照明,在楼房里挨门发资料,心里坦然,举止大方,真正的神是不怕邪恶的。要问我发了多少份材料,走了多少家,我真是说不出来。

只要我做正了,只要我真正放下执着,师父随时都在我身边。看着师父法像,我特别想念师父,想念的心情难以言表。

我在此谢师恩、谢法轮大法,归正了我人生的航船,使我走上了即身成佛的回归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