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1月7日】2002年12月23日深夜,我从网上得知同修宋旭(我并不认识)在郑州市第一看守所为抵制迫害已绝食40余天的消息,一时间我久久不能平静。我决定告诉同事这件事情: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江氏集团是如何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但是第二天就是平安夜了,同事们早已经在一家饭店里订了位子,准备在那天欢聚一下。我不肯定如果在那天告诉他们此事会不会产生不良反应(都是人心,没有正念)。24日整整一天,我都闷闷不乐,但因为工作忙,大家也都没在意,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都发现了,不停的问我为什么不开心,开始我仍有些顾虑,担心告诉他们这么残酷的事情会影响他们原本很好的心情,但后来在他们的追问下,我先后告诉了四位同事:

(1)同事Z

在这之前我曾多次对Z讲过真相,她对大法有一个非常正确的认识,以至后来当我告诉她自己就是一个大法弟子时,她震惊但又非常严肃的说:“你放心,我用生命向你承诺,我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的,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其实我并没有要求她不要对别人泄露我的身份)。在相处的日子里,她一直把我当作她的好朋友、好姐妹。

平安夜,当我告诉她宋旭受迫害的事情之后,她很难过地说:“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你也别太难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第三天,我将宋旭的故事装在软盘里给她看。看完后,她非常难过,不停地说:“怎么会这样呢?这太残酷了!不敢想象!”

前天,我又发短消息告诉她:“至今天为止,我的朋友绝食已经超过50天了,它们仍不放他。”

很快,她给我回过来一条消息:“在心里为他祝福吧!祈愿他平安度过难关!要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同事Y

我以前曾经给Y讲过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的事,但他没太强烈的感触,觉得是离自己很遥远的事。但是那天当我流着泪告诉他:说我有一个朋友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逮捕,至当天已经绝食40多天的时候,他非常震惊,连连问我:“这是真的吗?这真的就发生在你的身边?!”

我流泪点点头。他看着我,很久说不出一句话,我感到这件事对他的震撼是巨大的。过了好久,他才想出一句话来:“你也别太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多向前看,前面是光明的!”

看到我依然很难过的样子,他真诚的说:“咱俩合唱一首歌吧,把所有的不开心都忘掉。”

我答应了他的邀请,虽然后来我一直忙于给其他同事讲真相,没有机会实现这个诺言,但我非常感谢他对大法弟子的善意。也相信通过这件事情他会看清江泽民一伙的邪恶嘴脸!

(3)加籍同事E

E是一位彻底西化的加籍青年,也是一个基督徒,那天碰巧坐在我的旁边。我问他是否了解法轮功,他说:“我知道的,我去温哥华办签证的时候看到他们在领馆旁边,发材料、光盘,打着很大的横幅。他们天天在那里,风雨无阻,说实在的,他们那种坚韧真是让人佩服。不过中领馆太差劲了,他们如果看到有人接光盘,他们就不给办签证。”

又聊了几句,我便给他讲法轮功在中国受到的迫害,我讲了宋旭的故事,同时又讲了另一位功友全家的遭遇,我说:“我有一位朋友,我管他叫叔叔,从8月底被抓,到现在四个多月了,它们一直不放他。叔叔的爱人——姨因为炼法轮功被开除了公职,他们的孩子还在上学,我不知道他们怎样生活。……姨来北京依法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逮捕,警察强迫她们在下雪的日子里,仅穿着内衣裤,然后从头到脚浇十几桶冷水,站在雪地里冻十几个小时,并把她打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还搬着梯子去他们家抄家……”

这时我看到E非常凝重的用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然后问我:“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

我说:“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想请你在方便的时候,将这一切告诉你的朋友,让他们都知道在中国,江泽民集团是怎样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如果你担心会因此给你带来不便,你可以将他们的EMAIL地址告诉我,我直接给他们发邮件。”

“没什么不方便的。”看得出他对江泽民政府的残忍非常气愤。

不过后来我还是坚持由我来发邮件,我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不能将任何具有潜在不安全因素的事情交给别人做。不过因为我英语不好,又拿不到英文资料,所以也许会需要他的帮忙。(他的朋友大多不懂中文的)

他说:“这都是小事情,你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告诉我好了,我一定会帮助你。”

晚上聚会结束后,我们一同打车回家(我和他同方向,所以共打一辆车),在车上他又说:“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帮助尽管说好了,包括发邮件了、翻译了……等等。”
我说:“谢谢!但不知道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他说:“没关系的,这也是我的信念。”

后来他又多次提到能否给我一些帮助。

(4)经理

一晚上经理数十次地对我讲要高兴起来,应该象他们一样唱唱歌、开开心心的,并多次问我为什么看上去不开心。开始我不确定应不应该给他讲。后来他再次问到我的时候,我说:“我之所以不开心是因为昨天晚上我知道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使我万分难过。”

“什么事情?”他关切的问。

我说:“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听,因为这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我担心现在告诉你会破坏你今晚的好心情。”

他说:“没关系,你讲。”
“你真的愿意听吗?”
“真的愿意听。”他很肯定地又点了点头。

于是我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告诉他:“我有一个朋友被郑州警察抓了起来,到今天为止,他已经绝食绝水40多天了,它们仍没有放他。”我又掉起了眼泪。

他非常震惊:“为什么呢?”
“只因为他炼法轮功。”

接下来我流着泪又告诉了他发生在我周围的一些同修惨遭迫害的事,其中包括我自己。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告诉他我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这时我听到他讲:“……以后还要考虑到怎么样来保护你了。……你也要学会保护你自己。”

事隔两天,我们一同出去办事,他对我讲:“从一个朋友的角度来讲,首先作为个人信仰,我们是绝对尊重的,但是你也要注意你的安全。

“我们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是一个留学生),绝不会它(指江XX政府)说什么就信什么。而且我的同学,你也知道,不就是炼法轮功被活活打死了吗?我们自己心里都明白。我有一个同学就是警察,关于迫害法轮功的事也听他讲过。现在确实非常残酷……佛教当年不也是被迫害的很严重吗?也是过了那么多年才反过来的。”

他一向是一个讲话比较委婉的人,但那天他能这样讲,其实已经非常明确的表明了在他心目中法轮大法是正的,而且他确信有一天环境会正过来的!

(5)其他同事

由于时间因素,那天我没有给另外两位同事讲真相,但他们对大法的正见却是早就有的。记得有天同事H告诉我说他父亲重病,我便乘机告诉他有许多身患绝症的人通过炼法轮功康复了,他可以让他父亲炼法轮功。谁知他听后,马上告诉我,说他父亲原来就是炼法轮功的,后来7.20开始镇压以后,他的兄弟姐妹害怕,强迫老人放弃了。我说:“真是太遗憾了,你们不应该这样的。”他说:“当时我不知道,我在国外,去年才回来。不过老爷子打心眼儿里知道法轮大法好,平常如果听到谁讲大法不好,他会气的不行。我们家人也知道法轮功好……”不用多说,我已明白他对大法的态度了。江XX集团真是可悲,他们虽然能够使一些人在压力下放弃大法修炼,但却不能改变人们心里对大法的正见!

同事S,有一段时间我表现的不好,他和我谈话,说自己早就猜出我是法轮功学员了,同时批评了我最近的不好表现,说:“我们信仰的东西在我们心目中都是最美好的(讲这句话时,他的手虔诚的在胸前捧着,仿佛手中捧着一个无比珍贵的东西),那我们应该全力去维护他,让别人从我们的表现中看到我们信仰的美好……,你不能老犯错误啊!”后来他很委婉的向我传达了他的妻子及他妻子的姐妹还有他自己的兄弟中有很多人炼法轮功的信息,并答应我有时间可以见见他们。

后记: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心情依然非常沉重,我们的好同修宋旭依然被关在郑州市第一看守所内,而且还在绝食绝水,我想再次向海外同修呼吁:拿起你们的话筒,用你们能够想到的一切方法来帮助宋旭吧,让他早日获得自由!

河南省公安厅:总机,0371-5991155接市二处;两个处长,一男一女,都姓李。
610办公室:0371-5902233,0371-5904038
市公安局的总机:0371-6222023
金水区公安分局:0371-6256038
河南省委总机:0371-590262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