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正法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2003年10月13日】以下为2003年美南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之一。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得法几年,正法修炼也过去四年了,但真正懂得证实法还是近二年的事。邪恶镇压的初期,以为证实法就是多出去参加集体活动;后来认识到,做一些大法的工作就是在证实法;经常以忙为借口不学法,不炼功,心性也是一跌再跌。有一次,当着邻居的面,和先生有矛盾没有守住心性,与他争吵,那位邻居是个很明事理的人,她直言对我说:“你想想你和修炼之前有没有大的区别,不然就不要修了,要修就好好修。”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借她的嘴点化我,内心惭愧不已。那天晚上,我流着泪好好地思考这个问题,到底怎样做才是真正地证实大法呢?我自己到底修得怎么样?得法几年了,我到底变化了多少?如果我自己都没有身体力行地去实践大法,又谈何证实法呢?

一、听师父的话,坚持学法实修

师父要我们做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理性》)。对照一下,自己好象一样儿也没做到。我自己都没有体现出大法的美好,那怎么去证实他呢?也不知道根本上错在哪里,同时又因自己修得不好而泄气。有一天晚上,正痛心地苦思冥想,我修炼中的好友来电话,我把自己的苦闷全部告诉了她,她很平静而坚定地对我说:“不要怕,知道错了这不就是提高吗?我告诉你,一定要坚持学法炼功,不一定多,但一定要坚持。这是我的亲身体会。再有就是一定要建立向内找的机制,过不好关也不要丧失信心,过后找到自己的不足,下次不要再犯。”从那时开始,我才真正地懂得要在法上提高,法上升华。

尽管明明白白知道了要学法,但有时读《转法轮》还是不能集中精力,要么犯困。于是我就读师父的各地讲法,有时把师父的话抄在本子上,那些话好象就是对我说的。出门时带着,在车上如不能学法,就把本子拿出来,反复地看。然而读一段时间的各地讲法,发现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苦口婆心地告诫弟子去学《转法轮》。师父在瑞士讲法中说:“我经常讲一句话,我说我把所有能够使你们修炼提高,在修炼中能得到的东西都压进这部法里面去了。你们虽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够真正理解我说的话有多大的份量。你只要去修,你什么都会得到。但是你们知道吗?你们所得到的那里容入了我多少东西在里边?(掌声)当然我不想讲我自己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这个当师父的做这件事情,你们也得珍惜呀!你们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错过机缘。”(《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通过读这些讲法,我的主意识越来越清楚了读《转法轮》的重要性。

在这个过程中,师父也让我看到其他同修通过学法发生的变化。在一次集体活动中,我遇一位年轻女同修,她得法比我晚得多,但我突然发现她与我上次见她大不一样,她象一个纯真活泼的孩子,同时又事事为别人着想,那个样子真令人羡慕。在交流中,她平静地向我讲了她改变的过程:“我原来也不重视学法,直到与一个人的心性关过了半年也没过好,才严肃地问自己:‘你到底还想不想修?要修,你相不相信师父的话?师父说要多学法,自己做到了没有?’从那天起就规定自己每天读三讲,开始象完成任务一样,学不完不能睡觉。很快,就尝到了学法的甜头,现在学法已经成了我必须要做的事,就象吃饭睡觉一样。”这位同修的经历以及她那溶于法中的宁静与快乐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了我心里。后来我也开始了每天三讲,我用一个记事本记着每天学法多少,自己每天的心态如何。坚持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我体验到了如何用正念冲破困魔的干扰,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坚定:我要学法!读出声来,集中精力快速读,都能打消那些干扰因素。我在记事本上写道:今天能分清那些不好的东西不是自己,用正念排除它。另一天又写道:从早起开始到下班路上,基本读完两讲半。明白了许多原来没看到的法理,心性易守,感到佛法的伟大无边,做事井井有条。然而一个月后因工作忙没能坚持下来,但已形成了每天读《转法轮》的习惯,最少也要争取读一讲。我能明显地感到,一学不好法,方方面面的干扰就上来,工作,家庭,此起彼伏。不过我终于知道如何去做了,那就是放下一切,静下心来学法。

二、圆容好常人这层法

正法修炼很长一段时间,我只从一个角度来认识法,就是坚定,当然那个时候的理解还是停留在表面上,而没有真正地坚定实修,甚至是极端的。比如我认为先生一个人工作足够生活了,我的时间就多用在大法工作上,但总是不对劲儿。后来生了女儿,母亲也从国内来探亲,她和先生都用师父的一句话来说我:“师父说了,‘人人都要有一份工作,而且还要干好工作。’开始还和他们争,说他们为什么只看到师父的一句话呢。后来才明白这句话就是对我说的,是师父借他们的嘴点给我的。这时我才看到了法的另一面,那就是圆容,圆容好常人这层法同样是证实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于是开始找工作上班,后来又买房子。当时有的同修不理解,说:“都到什么时候了,还买房子?”我心里明白,这是我应该走的路。就这样我开始走入了常人社会。

在工作的环境中,我真的遇到许多不知道大法真象的中国人。他们有的说:“你是第一个我认识的炼法轮功的人。”有的和我成了好朋友,如相邻实验室的一个女孩现在已经开始听师父讲法了,她愿和我在一起,也愿把心事都告诉我。有一天她对我说,昨天孩子淘气,一下急了,就要打孩子,手都举起来了,突然脑子里想起了什么,觉得不该发火,又把手放下来,事后为自己没有守住心性而难过了半天。我听了很感动,因为那天她才听了两盘讲法,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经老板同意,我利用部分上班时间去学英文课,本不想去,觉得已经够忙了。但刚才提到的那位女孩也去,先生也鼓励我去。我想那一定是我应该去了。于是我果断地去注册了英文课,我被分到学生最多的高级班。走进课堂,就见到二位中国姑娘,其中一位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突然说:“你太象我妈妈了,她年轻时和你一模一样。”我一下就明白了我为什么来这里了。上课时我就坐在这二位姑娘中间,很快我们就熟悉起来,她们看到我每天都精力充沛,乐呵呵的样子,很受感染。有一天,其中一位不爱讲话的女孩对我说:“我回家告诉我老公,说我班里有位同学炼法轮功,她每天只睡4、5个小时,有二个孩子,上完课还要回去工作,她还在业时间写文章。我老公听了,都想试着去炼法轮功了。”她又真诚地对我说:“如果我不是亲眼见到你,真不敢相信法轮功会这么好。”

师父在经文《大法是圆容的》中说:“在常人社会中干好工作,本身不只是为了修炼或表现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维护大法给常人社会开创的法理。”

师父还说:“在社会的各个行业中都可以修炼,也都有有缘人等待得法。”我在实践中证实了师父讲的这段法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